兔子小千

【TV康斯坦丁&TV路西法】诚恳的骗子2(路康)

       然而这一切仅仅是开端。那个落跑飞快又极度会隐藏的家伙,仿佛就像一盏黑暗中忽闪忽现的灯,让人以及不仅是人的所有智慧物都捉摸不透,掌握不住,而当彻底放弃追寻时,他又会时不时地出现,引诱起注意。

      在金发骗子消失后的第三天。路西法在大街上闲逛时看到了乌列,对,就是那个被他杀死的兄弟。路西法怀疑自己的脑子真的出了问题,毕竟之前他也看到过很多次那样的幻觉,而琳达也说过,他对于兄弟的死不能释怀可能导致了那些噩梦——见到自己反复杀死乌列的梦。

      可就在他前往寻找阿曼纳迪尔的时候,他发誓绝对听见了屋里母亲的高声怒骂,『那把匕首是假的!该死的!所以它并不能引起人类们的大战争,所以你们的父亲才毫无回音,他根本不在乎,因为那把落入人类手中的亚兹拉尔之剑是假的!而我的孩子乌列也根本没有死,他只是想要我们愧疚!』

      『什么?!』原本打算偷听的路西法路盲地冲了进去,对兄弟的感情以及乌列可能还活着的消息让他感到了震惊,前所未有的震惊。『你说乌列没死?这不可能。那是亚兹拉尔之剑!』

      『那是假冒的亚兹拉尔之剑,一个伪造的赝品!』万物之母恶狠狠地龇着牙,这让地狱之王也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不,那把剑不会有假。我拿着它的时候能感觉得到,当它刺入……乌列的荣光和气息真的全部消失了。还有那些拿到它的人,那些人类,也真实地被它影响,我亲眼看见那个人渣警探的反应,不会是赝品。』

      『不是一般的赝品。』万物之母通过人类的皮囊说,强调了“一般”这个词。『它一个高超的赝品,它带有一定的强大力量和愤怒之源,能够让乌列被封印而假死,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激起愤怒和杀戮之心,这足以骗倒天使、恶魔,甚至是我。』她的眼睛变得通红。

      『可是没有人能制造这样的赝品。除非是父亲创造了它。但如果是父亲所做,那就不是赝品。』路西法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不解。

      『不,还有一个人,一个该死的,应该在地狱中被一点点撕成碎片,然后在火焰上炙烤前年的骗子可以做到。他需要亚兹拉尔之剑防身,所以他用假的换了真的。一个渺小卑微,而且无耻至极的人类!』桌上的文件被纤细美丽的手指拧成一团,然后冒出一团火焰化作灰烬。

      『Really?一个人类能做到欺骗恶魔?这太可笑了!就像大象会飞一样。』路西法咧开嘴嘲讽地笑起来。然而周围其他人都没有任何笑容,包括跟来的麦兹。

      『大象会不会飞,我不确定。但是要说耍弄恶魔的骗子……』麦兹扭着腰靠在墙边,手里不断地抛接着她的刀,神情仿佛下一刻就要出招似地恨之入骨。『John Constantine肯定是所有人都会想到的名字。』

      『没错!John·竟然还没有下地狱·Constantine。』万物之母将手里的纸灰吹走,并拍了拍手,再次高傲地抬起头来。『看来这次是得让他非死不可了。』她转过头,望向窗外的天空,『你瞧瞧,这就是你们父亲爱着的人类,一群驱虫和垃圾。而Constantine就是其中最低下的那一只,但你们的父亲竟然还没有对他降下严惩,反而对你们,他可爱的孩子们如此严苛。』她的眼睛中闪动着泪光,看起来着实像一个为孩子悲伤的母亲。

      可路西法依旧躲开了她想要抚摸他脸的手。

      『哇哦,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还有什么你们没告诉我的吗?关于这个有趣的……』他带着格格不入的兴奋表情,环顾四周,『值得剖析的人类样本。』最后他转向麦兹询问,大约是看出她是唯一一个即使在气头上也会回答他的人。

      『骗子,人渣,同时与地狱三个企图与你争抢王位的难搞的家伙签下灵魂归属契约,而差点造成地狱战争的人。』穿着性感的女性恶魔反了个白眼说。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三流的魔法师。』

      『Bloody hell!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好会会他,并且专为他准备一些特别的招待。』路西法拔高了声调,激动得仿佛是一个看到了新玩具的三岁儿童。

      麦兹没说话,只是沉默地盯着她的前老板。

      『怎么了?为什么你看上去不怎么高兴?』地狱之主挥舞着手臂,『Come on!麦兹,愉快的惩罚时间!你最喜欢的!』

      『我想我已经说过了,这家伙已经骗了三个地狱巨头了。你也想加入其中吗?』从气鼓鼓的万物之母面前,抽走了她面前的一块口香糖,女恶魔用力地咀了起来。

      『Come on!你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路西法梗着脖子流露出不满的表情。

      『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再给这个原本一文不值的家伙增加身价了。三个魔王还不够吗?还要再增加一个地狱之主也未免太抬举他了。』麦兹说话的时候不断地摸着项链上的挂坠,似乎那样就能稍微消借她的恨意,『相信我,他很快就会玩死自己,然后在地狱里变得连渣都不剩的。』

      然而,抿着嘴的地狱之主显然不这么看。他不在乎对方是一文不值还是身价百倍,是欺诈世人制造战争的总统,还是偷抢骗杀的流浪汉,只要“有趣”就行了。『可是我还是想要认识一下,我们这位地狱的“海伦”。』他摊开双手,『多么令人好奇啊!他的长相怎么样?身材呢?』

      『1米68,200公斤,满脸油腻胡子拉扎,说话唾沫横飞,恶心极致的口气能传十米,声音就像公鸭,走路不断放屁。』麦兹低着头,像是连珠炮似地一口气说。

      『啊哈~』路西法歪过头笑起来,『你撒谎~』

      『好吧!1米8的瘦高个,像是麦穗一样的金发,海水一样蓝色的眼睛,相貌7分,笑容加2分,威尔士口音,听上去总是在调情。不过他那件恶心的风衣真是难看!』麦兹把口香糖吐出来,扔进废纸篓里。

      『喔噢~』地狱之主俏皮地笑起来,他围着麦兹转了一大圈,『You like him.』

      『在他彻底耍了我一把,并且偷走了我的收藏品之前。』麦兹补充说。

 

      于此同时地,那个被恶魔和堕天使们提到的男人,正在一张地毯上画着魔法阵,用即使干了之后依然易燃,且无色无嗅的材料。他撅着屁股努力地往前够,想要在既不弄脏手或弄花魔法阵,又可以偷懒不移动位置的状态下搞定一切。

      但就在最关键的时候,他好似不死地突然连续打了三个喷嚏,差一点就毁了他整个下午的工作。

      『噢——』他擤了擤鼻子,自言自语,『不知道又是哪个甜心在想我了。』

                                                       TBC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