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刺客信条】幽冥海 1(海森/爱德华)

开个新坑,就是上次我的那个加勒比海盗梗的脑洞。

CP是海森/爱德华,然后对康纳的亲子情这样。

============================

       海森合上眼睛,在疼痛和冰冷中逐渐沉下去。他以为这就是结束,他放弃了。

       最后一刻,在信念和家人面前,他选择了家人。虽然他还有不少没有能够实现的东西,但他觉得已经足够,他的人生早就充满了各种刺激和历险,不再需要更多来满足他压抑的疯狂内心了。

       圣殿骑士的大团长,就这样直挺挺地躺着,以一具合格的死尸的姿势,接受着别人的检查和摆布。一开始只是拿走了他珍贵的链坠(那对于已死的他来说毫无必要了),之后过了不久,又有人开始了全面的搜索,翻遍了他所有的口袋,甚至把他的披风和外套也扒了下来,并且不断地来回摆弄他的脖子和脸。

       海森渐渐地感到了不耐烦,为什么一个死人还要感受到这些?不是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地遁入虚无之中吗?而且,虽然他同情那些食不果腹的穷苦流浪汉,但那不等于他们可以把他扒个精光来换食物,即使他已经死了。

       愤怒像是被捂在地下的腐叶一样,慢慢发酵,然后燃起火苗。终于地,他死不瞑目地瞪大眼睛,并死死地抓住那只搭在他脖子上的手。如果不是康纳那个小混蛋,海森发誓一定要把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偷用袖剑捅个对穿。

       然而,令他震惊的是,他看到了一双碧蓝的眼睛。一时,海森不知道该惊讶于他竟然还能“看见”,还是惊讶于这颜色的深邃。他喜欢蓝色,大海的颜色,但并不是因为他爱海风或者宽阔的海水,而是爱着这颜色在的记忆中代表的暖意。他已经记不起父亲的样子,在他的回忆深处,父亲是蓝色的,也许还有金色。

       那一刻,海森决定暂时放过这个拥有美丽蓝色的家伙一会儿,直到他弄清他的企图,以及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能和长期的训练,让海森不假思索便躲开了对方的第一招攻击,并且翻滚着起身,向那个袭击者扑去。大约过了二十来招,屋子里为数不多的家具都在争斗中纷纷倒地,而海森总算是凭借拥有袖剑这把利器,把对方抵在了墙角里。『说!你是谁?想找什么?』比袭击者高了些许的海森拽住了对方的领口。

       金色乱蓬蓬的长发和长胡须,混乱但不肮脏,不像是普通的流浪者。而海森一眼就认出了他身上那件特殊的衣服款式,可以同时安置两把手枪的皮革枪套,腰带上原本的位置应该预留了两把长剑才是,还有双手前臂上的绝对不仅仅是单纯的护甲,那个滑槽里本应各有一柄利刃。

       那家伙是一名刺客,而且他如果还带着任何武器,海森恐怕难敌其手。

       海森以为他必然是来刺杀他或是获取圣殿骑士的情报的,但出乎意料地对方却说出了反问的句子,『这话应该我来问吧。是你突然出现在这里。我看你身上有血,就想查看一下你是否受重伤了。』那人似乎一点也不慌张,抬着头驳斥他。『呼嗯,这就是你们圣殿骑士对待好心人的态度?』刺客用手指拨开指向他的剑刃,『而且,什么时候你们也开始用袖剑了?』

       动了动手腕,海森将袖剑收了起来,然后重新观察眼前的人,以及四周的环境。这里似乎并不是一间普通的房屋,他甚至没有看到任何窗户和正常的门,一侧的墙壁看起来应该是个暗门,但奇怪的是那条缝似乎被严重的撬过,外表的涂料已经破旧不堪。

       『别看了,机关已经坏了,如果不是从外面打开,就你这袖剑,砍到坏也弄不开的。』被松开的刺客在一边抱着胸,说着风凉话。『还不如拆下来给我刮刮胡子。』

       海森看了一眼刺客的脸,看起来他的确是有好几年没有清理他的胡子了,而地上的角落里,堆着一些墙上撬落的灰尘,和一些看起来像被弄断的卷了忍的老旧刀剑。想了一会儿,海森把袖剑的刃拆了下来,扔给那刺客。他可不会蠢到去尝试用袖剑撬暗门。而在两人出去之前,他不认为那个刺客会先杀了他。被关在一个绝望的地方,两个人永远比独自一人要好,哪怕对方是自己的敌人。

       『所以说你怎么进来的?我根本没听到暗门开的声音。』刺客开始就着破碎玻璃的反光处理他的胡子。『算了。你一定有带同伴来吧?至少发现你不见了后有人会来这里找你吧?』他连着问海森。

       海森摇了摇头。『我不觉得我们出得去。』他说,『也许你不记得了,但我很清楚。到这里之前,我死了。这里是死亡之屋,亡魂根本没可能逃脱。』

       『放屁!』刺客突然大吼,『这里是我家密室!就是你们这些该死的圣殿骑士指使人闯了进来,绑架了我的家人,我的孩子,要挟我,杀了我,还把我永远地关在这里。』

       海森愣愣地站在那里,承受着刺客的怒气。他的确是杀了不少刺客,但他绝对不会混蛋到伤害那些无辜的家人。

       剃光了胡须的刺客转过头瞪向他,而海森从刺客的脸上看到了与康纳,他的儿子一样的表情。他感到心痛,虽然他与刺客格格不入,信念冲突,但“不择手段”这一条似乎尚未包含在他的办事准则里。他想,也许回头得查查,是哪个杂碎用下三滥的方法败坏了圣殿骑士正义的名声。『并不是我下的令。我不知道这件事,关于伤害你的家人。』他开口解释。

       『我知道是谁。那些匪徒一定是雷金纳德·伯奇叫来的。我永远都会记得他那张背叛我的脸。总有一日,我从这里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拧下他的脑袋。』刺客狠狠地说。

       听到那个名字的一瞬间,海森突然意识到这个人可能在这里多久了。

       『他已经死了。』海森告诉刺客,他似乎能够体会到刺客的那种愤怒了,伯奇也曾经欺骗了他,并伤害了他的家人。

       『什么?!』刺客怒视着他,仿佛是在指责着,他妄图用谎言保住伯奇的性命。

       『他死了,确确实实地。我看着他死的,或者说是我杀了他,虽然严格来说算不上是亲手。』海森叹了一口气。也许是相似的悲痛,让他感觉更贴近了眼前这位陌生人,又或者是对方即使满怀愤恨,对他来说也依旧有那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他突然不想看到刺客那双碧蓝的眼睛了,那让他想到了父亲。

       他坐到角落里,逃避似地检视着被两人之前的打斗弄乱的房间。然后——他在柜子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枚纽扣,一枚他被带走那天穿着的衣服上同样的纽扣。

       天知道,他已经完全忘记了父母的长相,却还记得那套衣服。他杀了伯奇后找到了它,而上面正少了一颗扣子。一种诡异的奇思异想在海森的脑子里形成。而这异想天开的思路却能够略微解释之前无法解释的事,他的死亡,死后来到的地方,以及出现在他身边的这个陌生却有点熟悉的人。

       『你叫什么?』海森用力地握着那枚扣子问。

       对方意料中地露出“管你什么事!”的轻蔑的拒绝表情。

       然而海森没有放弃,他伸出手,诚恳且友好地,『我是海森·肯维。』

       刺客猛然地跳起来,将拳头猛砸向海森脸侧的墙,力量之大让一些墙灰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但拳头没有正中海森的脸。他本可以的,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海森根本躲不开。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刺客大吼。而他那显然动摇了的表情,将海森的遐想证实了那么一点。

       『我叫海森,海森·肯维。』海森重复了一次,并且直直地望入对方蓝色的眼睛里。

       『你是……海森……,你是……圣殿骑士……。该死的!』刺客快速地转过身去怒骂着。『该死的伯奇!』

       海森贴着墙站起身,视线里满是刺客脑后铺散开的金色,触手可得。他凝视着眼前的刺客,与记忆中截然不同的视角让他意识到,自己早已比那人高了。问题显然已经有了答案,他抬起手,将指尖插入那片金色的发丝之间。

                                                          TBC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