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TV康斯坦丁&TV路西法】诚恳的骗子3(路康)

      康斯坦丁摇摇晃晃地拖着腿,来到了那个所谓的“心理疏导中心”。虽然这时候已经早就过了工作时间,并且他身无分文,浑身泥泞肮脏、血迹斑斑,但“好心肠的”中心负责人依旧对他打开了大门。

      带着臭烘烘的衬衫、疼痛的肢体和绝望的心情,这个落魄的男人瘫倒在其中一块瑜伽垫上,一动不动,像是在休息,又或者是在祈祷一切的不幸都会就此停止。负责人递给他一杯水,但他没有喝,只是又一次举起了口袋里的空酒瓶,期望里面还剩下那么一两滴。可无论倒置着等待了多久,留在男人嘴唇上的只有干涩和血腥的气息。

      他的嘴角被人打列了一道口子,可这只是其中最轻的伤痕。他在毒贩聚集的黑暗巷子里被一群人围攻,狠揍了一顿,抢走了他的钱包。随即,又因为钱包里没有几个子儿,他们又对他展开了轮番的攻击,直到他吐出血来。他的肋骨呼吸时都会疼痛,可能断了几根,他的一条腿完全无法站直,而另一条则疼得快要感觉不到它了。

      『这样的日子,还不如死了。』他说,看了一眼不远处用虔诚的姿势跪在垫子上哭的女人。

      『人生就是一种磨练。』那个心理医生开口,向着两人。『你们已经经历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你们不应该拘泥于眼前,而是要努力地从其中走出来,让它们随风而去。』他的嗓音低沉而充满蛊惑。

      女人开始念起了祈祷词,但康斯坦丁却没有丝毫的聆听之意。

      『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哼?我破产了!妻子抛弃了我!我无家可归,身上仅有的二十美元也被抢了。我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除了酒,浑身都是伤,快死了,可因为断保,我连医院都去不了!』他冲心理医生大吼。

      『有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世界那么不公平,那些富豪背地里干着恶魔的勾当,却能享受天堂般的日子。而我们这些普通人,却只有这些!』他往地上吐了一口血痰,『你跟我说实话。你看过的像我这样的人,有多少是能够最终翻身成为那样的富豪的?』

      『几乎没有……』心理医生停顿了一会儿,缓缓地说。

      『那你除了说谎外,还有什么资本能让人积极地活下去呢?』康斯坦丁恶狠狠地把手里捏的酒瓶朝对方脚下丢了过去。意外地,破碎的瓶子流出了隐藏在犄角旮旯里的一滩水。他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最后一支烟,点上了。

      心理医生站了起来,弯腰凑近这个粗暴无礼的男人。然后,他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扯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那你就去死吧!』

      『很容易的,抬抬手你就能做到。』西装革履的“善人”往前踏了一步,那高档的皮鞋踩在了酒瓶碎片和那滩水渍上。他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康斯坦丁感觉自己的视线无法离开那些碎玻璃,而绝望,真正的绝望从心底蔓延开来,一发不可收拾。那些令他痛苦的记忆变成了幻觉,不断回放在眼前,而那些因他眼见着死去的朋友正在不远处笑着对他挥手。他咬了咬牙,嘲笑自己,那些被他坑了的家伙们绝对不会那么友善。

      接着,他素未蒙面的母亲出现了。她手里拿着一支花朵,递向他。

      康斯坦丁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把花接了过来。那一瞬间,花朵变成了锋利的玻璃。但母亲仍在微笑。

      『Come on!』那个脸部已经变得青黑,不再似人形的医生催促说。

      捏着玻璃的手颤抖着挪过,康斯坦丁的手腕上便出现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从里面淌了出来,低落在面前的地毯上。用手一抹,就形成了一弯血色的弧线。

      然而,伤口还不够深,还不够他到达死亡的彼岸,不足以让那个引诱着失落的人们杀死自己的恶魔得到他的灵魂。

      『再深一点,用力!这里!』医生指了指他的脖子。

      拿着玻璃的手又一次举了起来,但一会儿又放下了。

      焦急的恶魔终于按捺不住,更加靠近了过来,他打算握着康斯坦丁的手,替他作出决定。

      在恶魔的手指接触到他的猎物的那一刻,康斯坦丁突然露出了笑意。他的嘴角弯曲着,原本紧紧抿着的嘴唇咧了开来,叼在唇间的烟掉了下去。火焰瞬间在瑜伽毯上燃起,变成一个跳动着的魔法阵。

      恶魔刮起风,想要从火焰瞬间摇曳的缺口中逃脱,却被一条血线捆绑住了脚踝。恶魔回过头,看到那个原本狼狈的男人此刻得意的笑着,而男人手上伤口里继续涌出的血,汇聚到地面,让那道束缚越来越强大。

      『火焰没办法烧死我!』完全露出原型的魔鬼冲着康斯坦丁吼叫,却又在下一瞬间意识到口中“无法伤害他的火焰”已经烧毁了他的一条小腿,那条他踩过瓶中液体的腿。

      『加了料的圣水。感觉如何?』猎物和猎人颠倒了个个儿。

      恶魔惨叫着化作了黑烟,消失在魔法阵里。

      但火焰没有跟随着熄灭,它眼看着越来越大。而重伤加失血的康斯坦丁已经没有力气去对付它了,他艰难地爬行着,想要离火远一点。

      『嗨!嗨!夫人!帮忙搭把手!』他叫喊着唤醒一边尚沉浸于催眠中的女人。但那女人一旦回过神来,立马失控地尖叫着逃走了,留下他一个人。

      『Fuck!』康斯坦丁咒骂着,『曼尼!曼尼!你在吗?下个雨呗?』他对着天的方向招了招手,又因为虚脱而彻底地瘫倒在地。

      火焰逼近了,而楼外也响起了警笛声。

 

      半个多小时前,拿着望远镜在不远的车里监视着这棟大楼的克萝伊,看到最近连续残虐自杀事件的相关人打开了凶案现场门,将一个落魄的流浪着请了进去,她的脑中便立刻拉响了警钟。然而,她尚且没有证据,能够证明那个心理医生唆使了患者的自杀,毕竟那些死去的人并不是他的正式病人,也找不到任何医疗记录。现实只有死于自杀的16具尸体,他们曾经都接触过那位医生,而其中有1位死于那个医生的诊所,仅此而已。上级甚至不愿意继续调查下去,原因是那些死者原本就属于心情压抑有自杀倾向的人群,最终他们通过自己手走向了死亡,这在这座繁华但充满了压力的城市中,不算异常。但克萝伊不愿意放弃,一种直觉告诉她,那个医生有问题。所以她在这里,持续地关注着。

      直到,她突然看见了目标窗户里似乎窜出了火苗。她一边通过电台请求消防支援,一边摇醒了刚到就无聊到睡着了的“民众咨询专家”。

      『路西法,快醒醒!里面着火了!』大嚷着,克萝伊已经先行跳出车向对街大楼的大门跑去。『LAPD!马上开门!』她用力地捶打着门扉,将睡眼惺忪的门卫喊了出来。

      但没等克萝伊出示警徽,那位突然兴奋的地狱主人已经早就溜过安保的身侧缝隙,冲向了着火的二楼去。

                                                      TBC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