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全系列】半AU 鬼来电1(1121主)

注意:半AU,鬼来电梗,对人物有新的设定,OOC预警,脑洞奇大。请注意回避!惊悚悬疑向

==================================


        作为一个自由摄影师,亨利大多数的日子其实是在家里宅着,然后在网络上到处寻找下一个作品的线索,而不是像其他旅行摄影师那样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路途上。虽然看起来他这样可能掌握不到最新的东西,也没有办法拍到从未有人发现过的美景,但他却能省下不少无妄的路费,也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

        亨利拍过不少商业软广告的片子,比如现在他住的公寓招租宣传单就是他的杰作。可他却将这种作品称为“垃圾”,将自己称作骗子。

        他最擅长的,不是发现平凡地方中的“美”,而是看见普通生活中的“危机”。没错,他是个天生的灵媒,却又极度地胆小。这就是他为什么常年藏匿在屋中的原因。而他愿意给这个公寓做广告也是看中了这里的“平静”,不是活着的邻居安静,这里的邻居简直吵透了,而是“灵”层面的安静。

        然而事实是,因为胆小而没有真正接触“灵媒”规则的他并不知道,一个上了岁月的地方,如果没有任何一个无害的灵发出的小骚动,那就意味着这里有着更可怕的东西。


        在入住第一年的最后一天,抱着笔记本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的亨利,被电话铃声所吵醒。

        宁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的尖锐铃音总是能让人心头一紧,而拎起听筒后的嗞啦杂音则足以令亨利冷汗直流。他在那堆嘈杂的声响中听出了他自己的声音,先是喘息和微弱的“No”,然后变成了声嘶力竭的大喊,仿佛是惊悚电影里的惯有场景。最终一切归于寂静,连杂音都没有了,等待了三秒后,电话切成了自动语音播报,『现在是9月20日下午18点15分。』

        亨利用颤抖的手把听筒放回去时,目光瞬间触及了机身后那根断掉的电话线,猛然想起三天前他发疯似地扯断了它的场景。惊慌地把视线移向了同一个柜子上摆放的电子时钟,而液晶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的是“09-13-2001 Fri PM 06:06:06”。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或者仅仅是发生了三四次的事了。而他还记得第一次接到这种诡异电话时的场景,那还是18年前,他才7岁。


        那时候,刚从学校回家的亨利目视着桌上不断叮呤作响的电话机,而母亲正在厨房中忙碌无暇顾及。掂起脚,亨利接起了电话,而他听到却不是想象中父亲的嗓音,也不是电话推销员或者有人打错了。听筒的另一端响起的是汽车碰撞的巨大声音,接着就是一声儿童的尖叫。『现在是11月3日下午21点07分』电话里机械女声如此说,但亨利看到的客厅时钟却指向4点04分。电话报时坏了吗?足足快5个小时。年幼的他不解地眨了眨眼睛,但身体里却忠实地泛起了一阵寒冷。

        当天晚上,刚粘到枕头的亨利便做了一个噩梦。他站在陌生的公路边,眼看着飞驰而过的汽车歪歪扭扭地撞上了一侧的护栏,车里的男人头上遍布鲜血,一动不动,而后座的女孩向他转过了脖子,露出同样粘着血的脸。亨利惊恐地大叫起来,那声音与下午他在电话中听到的毫无差异。


        第二次发生则在他17岁,那一年的初春,他得到了一只新手机。而让他终身难忘的那个电话就在第一周的周末打来。午饭后的亨利将时光几乎全部耗费在了图书馆,就在他聚精会神地陷入书中所描述的光怪陆离的世界时,他的手机在口袋里猛然振动起来。就像之前一样,他拿出电话走到门外,这段路程中,手机持续地剧烈摇晃着,表达着那个执着的拨打者的心情。

        站在阅览室门口,亨利凝视着依旧闪烁着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拧着眉,又等了一会儿,见对方仍然没有挂断,亨利才不太情愿地按下了通话键。

        『Hello?』他开口。

        下一刻,他听见电话中传来有人倒地的重击声,以及人类临终时恐惧和痛苦的呻吟。紧接着,他又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比7岁时更加地清晰,更加地确定。『Help!』电话另一端的他在高喊。

        亨利惊慌地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大步流星地赶回原座位去。呆坐了足足十分钟,才缓过神来。他又重新拿出了手机,翻看里面的通话记录。不出所料地,那通电话就如10年前一样来自一天之后。下意识地,他再次确认了一下当时的时间,是下午2点出头。

        而次日通话记录所显示的时间,他在课堂上莫名地打起了盹。他又做了噩梦,梦见自己站在看守所的肮脏厕所里,而眼前是一个摔倒在地,头部重伤且充满了惊恐的在押犯人。


        1个月后,诡异的电话便来了第三次。

        然而与前两次不同的是,一开始当他接起陌生来电时,对方和他说话了,仿佛只是一个普通人和一通普通的来电。『你好,亨利。』电话里不知名的男人操着他并不熟悉的嗓音说。

        『很抱歉……你是谁?』在询问前,亨利在脑海里搜索了好几次这个号码,和对方可能的身份。但他没什么会打电话给他的朋友,几乎没有。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自说自话地继续说着,『希望能快点再见到你。』

        然后那个陌生男人就没有再说话,电话里传来了剧烈咳嗽和滴答的液体滴落声,还隐约地伴着类似喉咙里泛出气泡的可怕声响。

        亨利就这样愣愣地听着,听见了警笛和吵杂的人声。这回,直到他挂断电话,也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

        他以为是有谁无聊进行的恶作剧,但这次通话的时间依旧来自未来的48小时之后。并且在电话预示的时间里,他再一次陷入梦魇,看见了狱中一个素未蒙面的金发男人微笑着割开了自己的咽喉。

                                              TBC


评论(5)

热度(31)

  1. 云敏之兔子小千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的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