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虐杀原型】分裂14(Mercer&Heller友情向)

        Heller保持着“What fuck?”的表情愣了好一会儿,仿佛需要些时间来消化这些诡异的信息。『所以你是变成了两条?』他最终问。

        Alex感到了头疼,尤其是在Heller说出“条”这个词时。『严格来说,分裂体可以不止是2,理论上只要有一定量的载体,就可以无限分裂。但只有拥有“脑”的部分躯体才真正拥有我的意识。』

        『那别的部分呢?』

        『它们会进化出自己的意识。虽然我以前很怀疑“病毒”会有自我意识,但如果人类、动物能够拥有自我意识,那么更小单位的病毒理论上也可以通过学习,进化出意识和自我。比如从被吸收的其他个体意识中学习和成长。』

        Heller总算是听懂了最关键的部分,『你的意思是说,病毒感染者在外伤肢体残缺的情况下,有头部的躯体会重新生长成原来的那个人,而其他部分则会被病毒所控制,而病毒会从它所接触到的所有记忆中学习和成长出自己的个性。就像是婴儿一样,它们会成长?』

        『是的。所以他们同样可以被塑造,就像是婴儿。』Alex点点头。

        『可是你,它,另一个你,只有强烈的想要播撒病毒,播撒他自己基因的念头。它想要毁灭整个世界。』Heller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他的思维发散出去,想象如果自己当初不小心断了胳膊或者腿,也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自己,那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又该要如何应对。

        『人类同样也有强烈的本能,进食、争夺和繁殖。不只是人类,所有生物都有如此的本能。大多的人类与之不同的是因为拥有理智。而理智不是天生的,一个婴儿如果没有受到任何教育而任其发展,最后就和森林里的猴子也没什么两样。』双手十指交叉着搁在膝头,Alex直视着Heller。

        Heller张了张嘴没发声。而Alex显然已经猜测到了他的茫然。

        『我是说你女儿。』Alex虽然不曾做过父亲,但却比Heller思考得更细致,也许是因为他是一个细心的学者,又可能因为他有一个妹妹。『机体死亡会造成对脑的不可逆损伤,“死亡状态”持续的时间越长,损伤越严重,而相应的记忆缺失,甚至是人格缺失也就越严重。儿童本身就尚未建立起完整的人格和自制能力,在记忆损伤后,这种人格退化就会越发严重,甚至可能与仅由病毒所控制机体无异。』

        『她很危险。』最后Alex这么说,无视了Heller对他的怒视。

        Heller不是傻瓜,也不是一个容易被感情彻底冲昏了头的家伙。他明白Alex的意思,也知道他是对的,只是作为Maya的父亲,他拒绝承认自己的女儿成为了一个移动核弹的事实。然而,他同样也知道,否认这一点除了自欺欺人以外,起不了任何作用,帮不了Maya,可能还会更糟。

        『那我该怎么办?怎样才能救她?』Heller握紧了拳头,『我不会接受任何会伤害到她的方法。』他坚定地说。

        『病毒会带有前宿主的基因,一个自我意识空白的宿主,只会变成一个扭曲的病毒意识与前宿主意识纠缠的混合体。』没有停顿,Alex依然无情地指出了现实,『在她弄清自己是谁之前,她只会变成另一个Elizabeth Greene。这就是你想要的保护吗?』

        『当然不!』Heller大叫起来。

        『那就接受现实。她需要深度治疗。仅仅是谈话和日常的关心是不够的。』Alex淡然地说,『人工冬眠和催眠兴许能帮上忙。』

 

                                          TBC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