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寂静岭全系列】半AU 鬼来电4(1121主)

        不安如同潮水一样溢满了整个屋子,而无法逃离的亨利只能通过门镜向外窥探。然而即使他看见了在门口徘徊的管理员,他依然无法让对方听见自己的叫喊。折腾了好一会儿,用钥匙还是无法打开302房门的桑德兰先生咕哝着走了,露出了背后的走道墙壁。一排的血红手印尖锐刺目地跃入亨利的视野里,一共血淋淋的16个。

        如同被冰锥击中,亨利颤巍巍地转过身,靠在捆满了锁链的门上,大口地喘息。他想起了辛西娅那低领上衣中露出的胸口上,那个用血写成的数字——“16/21”。突然间,一条过去的新闻从他的记忆中跃然而出,他想起了1991年的“沃特·沙利文案”。据报道,该案的受害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是尸体上被刻上了数字,前两位数字代表受害的顺序,而后两位则固定是21。所以当时警方推测,如果凶手没有及时被捕,很可能计划了一共要杀害21人。幸而当沃特·苏利文被逮捕时,受害的人数终于被停止在了10人。

        可现在,这个可怕的杀戮在沉寂多年之后,又以令人惊讶的方式继续出现了。而“16/21”这个数字更是让人联想颇多。

        亨利是一个聪明人,虽然他选择不进入大学,那是因为他极度讨厌写论文,繁复又无趣。他喜欢思考,喜欢阅读各种领域的书籍,从数学、科技技术到哲学,甚至是一些可以称之为“邪恶”的宗教神话。不过他不像那些无聊又沉眠于其中的人,他不会去做什么愚蠢的实践,只会将那些奇闻异录变成脑内的故事,偶尔地,他也会在网络上发布一些小说。

        所以,当亨利意识到辛西娅的死亡,与当年的“沃特·苏利文案”以及之后警方声称的模仿作案如此相似后,脑子便不自主地高速运转起来。

        1998年开始,他便收集有一些关于这位连环凶手的资料。不过对于杀人者的思维,并不是他感兴趣的部分。他好奇的是案子背后涉及的臭名昭著的邪教,和他们所犯下的骇人听闻的罪恶。跟随着曾经采访过一位儿子被该邪教绑架的母亲的记者约瑟夫·施莱伯,他来到了南灰原山庄公寓,并最终在这里寄住下来。在这位失踪记者曾经的住所中,他发现了不少的东西,有些他还没有来得及细看。

        一些可怕的猜测慢慢浮现出来。为什么是目标21个,为什么凶手沙利文会在狱中自杀,为什么即使警方不曾公开过案发现场的照片,模仿犯却会如此熟悉之前凶手的“笔迹”?那些数字被写下时的特征几乎一样,沙利文与他的模仿犯是否之前就熟识?又或者……

        亨利想起了21这个数字在记者约瑟夫所提到的宗教中的重要意义。

 

        约瑟夫曾经在他的笔记中深刻地分析了“沃特·沙利文案”凶手的特质,从他的出身、童年的经历、不如人愿的成长过程以及宗教在整个人生阶段对他的影响。他的结论更倾向于,凶手是一个不幸的被宗教洗脑的疯子,而不是检方所说的“一个有良好医学教育背景的变态杀人狂”。

        如果那个邪恶宗教神鬼乱力的传说中,有那么一点是真的呢?亨利忍不住想。如果那个宗教疯子真的是为了完成一个宗教仪式而杀人呢?如果人死亡之后灵魂还会留存呢?恶灵能够杀人吗?他感觉地铁站的遭遇让他的思维彻底改变了。

        亨利翻出了他塞在床底纸箱里所有前房主约瑟夫留下的东西,仔细阅读了那散落成一页页的记录,并如其中所述在床头柜与墙之间的角落中找到了一本红色封皮的册子。

        仰躺在床上,亨利看着散页中约瑟夫对凶手可能在进行一项叫做“21圣礼”的邪教祭祀的分析。

        “21圣礼是圣母派的祭礼,目的是让圣母降临。”凝视着这一行字,亨利想起了那个凶手的童年——出生即被抛弃,在孤儿院中饱受折磨的他在6岁时终于得以外出,几乎是每一周,他都会来到南灰原山庄的公寓,他母亲抛弃他的地方来寻找妈妈,却每次都遭到了周围人的唾弃。“从未得到过母爱的人,对于母亲抱有扭曲的执着。”约瑟夫如此形容凶手。

        一个可憎又可怜的人。亨利叹了一口气,翻开那本被约瑟夫称作“21圣礼的真实解释与解决方法”的《赤红大典》,开始接触这一连串诡异杀人事件背后的宗教意义和鬼魂杀人的可能性。

        圣母派将21圣礼祭献所召唤来的“东西”奉为圣母,但《赤红大典》却将它叫做恶魔。而亨利觉得,那必然是恶魔,用21条人命作为祭品换来的能会是什么纯洁善良的玩意儿吗?而更可怕的是,对于这21个祭品,还有着严格的要求,前10个代表罪人,而从12至21则必须分别代表“虚无、忧郁、暗黑、智慧的授予者、诱惑、起源、监视、混沌、母亲以及智慧之接受者”,至于第11个牺牲者则是执行祭祀的术士,那个凶手自己。

        “沃特·苏利文连环杀人案”终止时死亡了10个人,而苏利文紧接着在狱中杀死了自己。之后,模仿案的受害者,编号12的牺牲者是一个毫无志向的吸毒者;13号是一个儿子被杀的主妇;14号正是教会圣母派的主祭司,一个给别人带来黑暗的毁灭者;16号是个性开放的辛西娅。每一个都符合对于21圣礼祭品的描述。至于15号牺牲者,亨利几乎可以肯定,他就是失踪的302室前房客,记者约瑟夫,他洞察了这杀人案背后的真相,所以他是“智慧的授予者”。

        那么之后的人,会是谁呢?一瞬间,亨利想到了这个问题。

        焦躁和不安席卷了他的全身。他开始止不住地思考,周围哪些人会符合书中描述的特质,他想要提前警告那些人。

        他再度想要尝试出门,但更加可怕的事发生了,在他的门板上,有人用血红色的液体写下一句警告的话“不要走出屋子”,并且署名是“沃特”。

        那一刹那,亨利意识到,住在这302室的他早已经被恶鬼盯上。而他自己很可能就是这恶鬼为“母亲”所准备的21个牺牲品其中之一。

        恐惧令他失去了冷静,“我该怎么办?”他反复地问。

        而从他敲裂的墙壁涂料上“长”出的鬼魂脑袋对他说,『你应该去了解所有的真相,然后阻止他。用《赤红大典》中说的方法。』

                                         TBC

==============================

随便聊一下,也许有人觉得我为什么要在文中复述那么多原作里本身就存在的设定、内容和剧情,还要说这是半AU的故事呢?我要剧透一下,这些是很有必要提的内容,因为事实并不是叙述的如此。最后会有不同的展开,甚至翻转,到时候你们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写亨利看到的那些资料里的信息以及推理了。

总之,其实就是有的时候,一切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有时候,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复杂。小天使的好奇心和脑洞关不住,要出事。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