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全系列】半AU 鬼来电6(1121主)

        被染得殷红的指尖剧烈颤抖着,仿佛那就是能置他于死地的剧毒。亨利有一种相当糟糕的预感,这红色就是那个杀人凶手给他的死亡预告。随着好奇之心和调查的深入,他将成为21个祭品中的最后一个。

        是要停止一切,就像是门扉上红色的字告诫的那样,躲在屋子里,蒙上被子,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然后束手待毙吗?或者继续去挖掘过去,挖掘凶手的企图和目的,然后被惹怒的恶灵悄无声息地杀死在没有人会发现的异世界?总之,亨利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没有人会来救他了。

        『一样是死,我应该至少放手一搏。』他抓紧了一根捡来的撬棍,快速地深呼吸了几次。『就让我看看,是什么造就了这样一个死了还要继续行凶的疯子。』他对着洞口说,虔诚得像是在许愿。他现在开始相信,这个画着符文的洞,一定能够带他去往藏着真相的地方,又或者说,凶手想要展现给受害者的地方。

        随着攀爬,亨利越来越接近通道的另一段,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金属敲击声也“哐哐”地愈发响亮起来。通过那狭小的洞口,腐烂的腥臭甚至也随着风吹了进来,无限地让人想要退缩。亨利感觉到,自己尚未死亡却已经开始步向了地狱。

        环形的走廊、扇形的房间、联排的铁门和固定在地面的简陋床铺,以及除了霉菌、杂藤和污渍之外什么都没有的房间,这里的外表是固若金汤的城堡,而内在却是关押死囚的监狱。甚而每一层都有一间屋子的地面上留有一个巨大的用来抛尸的洞。天知道亨利为了到达底层而从抛尸口往下跳的时候,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恐怕这辈子之前他都没有如此抱着决绝的信念去做一件事。

        像是为了回报他的努力付出,他在这棟靠水力推动,各层可以自由旋转的环形水牢的中央控制室里,找到了管理人的自白书。这个教会雇佣的走狗冷酷地在这里看着孩子们死去,每日所做的只是将他们变得冰冷的幼小躯体从洞里抛下去,如同扔掉一块会发臭的垃圾。当愤怒从心中涌起的时候,亨利也切切实实地预见到了下一个会死的人。

        安德鲁·德萨尔沃也许真的是罪有应得,但绝不因为如此就可以随意地处以私刑。可面对一个发了疯的恶灵,亨利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他停下。可能只有依照赤红大典所说的,使用隆吉利斯之枪刺穿连接着沃特·苏利文不死关键的灵,然后再次杀他,才能停下一切,停下这召唤恶魔降世的邪恶仪式。而在此之前,他只能将安德鲁从牢笼中释放出来,并示意其赶紧离开。

        恐惧令安德鲁跪在地面上不断求饶,向着一个孩童。而亨利在森林的墓地里也见过这个孩子,他头发和眼睛的颜色让亨利立刻就想起了苏利文。

        『Wait!』亨利向他跑去,但那孩子又一次撒开小腿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回过头,他皱着眉告诫早已被吓破了胆的安德鲁,『你应该赶紧从洞离开,回家,然后把一切都说出来,为你曾经的所作所为赎罪。』但那个颤巍巍的胖子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又或者对于坦白罪行有所有犹豫,仅仅是看着他一声不吭,像是一种反抗,对于亨利告发他虐杀儿童的罪恶的顽固抵赖和示威。

        亨利彻底被激怒了,他转身就走,将安德鲁独自留在了水牢的通道里。而正因为如此,当亨利第二次再见他时,他已经变成了浮在肮脏水面上的一具尸体,就像他曾经处理过的无数尸体一样,散发出阵阵恶臭。

        捂着鼻子,亨利走了过去,查看尸体的情况。除了胸口被血液写下的18/21的数字外,安德鲁身上并没有其他外伤,他的皮肤苍白、肿胀,看起来更加胖了。压抑着作呕的反应,亨利对自己说着“还有下一个,下一个一定要救下来。”

        回到302的亨利守在了电话面前,他开始重新审视那些诡异电话所带来的可能。也许我能听到下一个牺牲者死亡的讯息,在它真实地发生之前,亨利如此思考着。他觉得如果电话真的能告诉他什么,那么他应该听一听,而不是白白地失去了拯救两个人的机会。

        但他整整等了一整天,直到绝望地仰躺在床上,他也没有听到任何电话铃的声音。只有那该死的电视机在发出电流的刺啦声,并且在雪花点的间隙中偶尔播放出几个像是南灰原山庄旅馆的画面。

        『果然是我想多了吗?』亨利自言自语着,失去动力一般地将头瞥到一边,毫无目的地扫视着床头墙上又增加的霉斑和裂痕。

        然后——他突然发现了另一个破洞。不似浴室里的那个,巨大得可以容纳一个人弯腰蹲着通过,还有奇怪的红色咒文缠绕,床脚边的这个洞很小,只有普通的乒乓球大。但从那里窥视,亨利能够看见隔壁303室房间内的装饰。

        303的租客是一个与亨利差不多年纪的,名叫艾琳的女孩。把眼睛靠近洞口,亨利能够看见艾琳在屋子里打扫的样子。她似乎在为出门聚会穿什么衣服烦恼,隔着墙能够听见她独自嘀咕的声音。这一刻,亨利从这屋子里出去的希望之火又重新燃了起来。

        『喂!不好意思打扰了!能听见我吗?』他冲着那个空洞大喊。

        过了没几秒,他看到艾琳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走近了过来。于是他继续用力地捶了捶墙,重复了一次。

        这一回,艾琳从那个洞反窥了过来。『怎么了?』她也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问。

        『我被关在屋子里了!请叫人来帮帮我!』亨利急切地说,像是抓住了岸边救命稻草的溺水者。

        『你被锁在房间里出不来了?』艾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诧异,『我正好要出门,这就去叫管理员桑德兰先生来。他有备用的钥匙。』

        『不,不!』亨利有点慌乱,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302里发生的事,如果实话实说,他怀疑艾琳会以为他是精神异常或者磕多了药的瘾君子。『锁,是锁坏了,钥匙也打不开,桑德兰先生之前也试过,不信你可以问他。麻烦你帮忙打911请消防队来好吗?』

        艾琳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亨利目视着她走向303卧室里的电话机,然后拿起话筒,转动拨盘。她重复了这个动作好几次,接着用一种无法置信的表情看了看手里的听筒。『坏了吗?』她说,『一点声音也没有。』她重重地挂上了听筒,转身向着亨利的方向大吼。『电话好像坏了。别着急,我这就出门替你求助。』没等亨利的感谢落下,她已经走出了小洞可以看见的范围。

        然而,亨利坐在门口等了足足一小时,也没有任何人来,甚至没有人从他的门口经过。是整个街区的电话总线路出问题了吗?可是就算是用走的,距离最近的消防驻扎点也最多不过20分钟的路程。难道是艾琳觉得麻烦放弃了?他开始不断地从门镜向外探视,仿佛是热锅上的蚂蚁。在他第8次从沙发上起身,打算察看门外的情况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敲门声。

        在努力地尝试能够看到更多侧面走廊的视角,而把脸颊和鼻子完全贴合在门板上后,亨利终于看到了303门前的情况。

        那里站着一个周身满是深褐色污渍的金发男人,一次次地敲打着艾琳家的门。即使303室里毫无反应,他都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和速度在敲门……

        苏利文在门外的走廊里——这场景鲜活得犹如地狱中的催命恶鬼,令亨利的脊柱像是被冰锥击中了一般。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