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全系列】半AU 鬼来电8(1121主)

        但亨利没有如愿。大约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另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可这回却不是艾琳,也不是任何其他人。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就像录音机里播放的那样略有点陌生,如果那声音没有说『听着,我就是你。』的话,或许亨利还会不太相信电话另一端是他自己这件事。

        『别相信……』另一个亨利这么说,但关于“相信什么”,由于信号时断时续,他没有听清。『不要再去调查任何事!』那个自己竟然这么说,『什么都不要做……然后……就会结束。』

        是等死的意思吗?亨利感到震惊。他不明白未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能让他自己后悔去抗争,去争取唯一的机会,而是宁愿束手待毙。

        『我绝不会放弃调查的。』他狠狠地挂断电话。他觉得这一定是恶灵的骗局,因为他的调查已经渐渐进入了核心,只要找到正确的方法和武器,他就可以凭借《赤红大典》的指引,成功地阻止恶灵。

        然而,那个“来自自己的电话”却像是发现了他的心思似的,一次又一次地打来,“逼迫”他放弃。

        『不!那不会是我!』在第九次后,他怒吼着扯断了电话线。一切终于又归于宁静。连屋子的破旧状况也似乎减轻了不少。

        亨利躺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查看着网络上关于“21圣礼”和《赤红大典》所描述的最终仪式的细节。真是神奇,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屋子里,网路却是与世界联通着。他敲打着键盘,尝试用邮件与艾琳联系,可无论他查看多少次,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渐渐地,劳累侵袭了他,将他强硬地扯入梦乡。

        在梦中,亨利收到了来自艾琳的邮件,内容是一张图片,而没有任何文字。随着图片逐行被刷新显示,亨利看到了艾琳正倒在303门口走廊里,她趴在地面上,身着礼服露出的背后和胳膊上有多处明显的血迹和严重的击打伤痕,而不远处正站着幼年的苏利文。

        亨利在新的电话铃声中猛然惊醒。然后又被失去了电话线也能打进来的那通电话的内容吓得愣了很久。

        他坐在床上逐一思考着这辈子他接到的所有“预告电话”的含义,是为了让他去即使地阻止悲剧的发生,还是仅仅为了恐吓他而已?方才那最后一通电话或许就在预告着他的死期。什么情况下,他会正大喊着“NO”?

        可能是在他看到艾琳的尸体之后吧,他猜。如果连艾琳都救不了了,他还能干什么呢?

        他又去看那封邮件,却惊讶地发现发件时间改变了,变成了此时此刻。而门外的走廊上好像也响起了什么跌落的动静。

        顾不得穿上鞋子,亨利光着脚就打开门,跑出了屋外。艾琳如同预言的那样在走廊里躺着,说着同样的话。不知眼前的孩子就是凶手的她,甚至还在温柔地关心这个孩子的安全。

        太好了,艾琳还没有死!亨利几乎要哭出来。他跑向艾琳,将那个小凶手赶走,然后把她扶了起来,仔细查看她的伤势。艾琳的手可能脱臼了,也可能有骨折而无法动弹,嘴角和额头都肿了起来,背上有几条鞭挞和刮伤混合的口子,血迹斑斑,但却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你这是怎么了?是那个孩子,苏利文的鬼魂伤害了你吗?』亨利急急地询问,可艾琳的回答让他越发地疑惑起来。

        『那个孩子?不,当然不是。』艾琳用没伤到的手按着自己的头,像是依旧在眩晕之中,『我从聚会回来,大概是喝了点酒的关系,总是开不了门。然后就有什么东西从背后连着打了我好几次。我就摔倒了,全身都疼。』她深吸了数口气,『那孩子在我回来时就在你家门口等着,还问我有没有看到他妈妈。不过很奇怪,我摔倒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背后有任何人,就算跑得再快也不太可能。』

        她在亨利的搀扶下,勉强地摇摇晃晃地站起,『可能是我喝醉了,自己摔了吧。』她拍了拍亨利的胳膊,『倒是你,别总是疑神疑鬼了。关于你家的门,我问过管理员了,他带着钥匙来试了试,锁明明是好的嘛。是不是最近天气潮湿,木头膨胀导致开关时有点紧,你以为是锁坏了?』

        亨利苦笑了一下,他不知道怎样向艾琳解释整件事,如果艾琳能像这次逃脱死亡一样,彻底摆脱恶灵和见鬼的仪式的话,他并不介意她把自己当作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

        『你得去医院看看。』他说,希望艾琳能赶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好吧。也许送我回来的朋友还没走太远,能再载我一下。』她从手提包里掏出电话。可就在她转头时,亨利已经不见了,把她丢在了303室她自己家的门口。

        说实话,艾琳有点生气,她又没有请他帮忙开车送她去医院,她知道亨利没有车,但立马就逃回自己屋子里关上门,也未免太不绅士了,亏她之前为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去麻烦了公寓管理人,甚至差点就要去找消防队了。

        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扶着楼梯的扶手,忍着疼痛,慢慢地下楼,走向公寓大门,等待朋友的车。

        而被显然误解了的亨利,在同时也正纳闷地看着空荡荡的走廊,疑惑着上一秒还在说话的艾琳究竟去了哪里。

        温热粘稠的感觉从脚底传来,似乎有什么湿答答的东西在他的脚心里拱动着。他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正赤脚踩踏在犹如血红肌肉组织的地面上。只要他抬起脚,还能带起不少赤色的黏液吧嗒吧嗒地滴落。

        亨利全身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他感觉随着21圣礼的临近完成,这大楼已经活了过来,而他此刻就正站在公寓鲜活的内脏上。

        『啧,啧,啧。』即使这样的地面不会产生脚步声,亨利依旧听到了从背后接近的咋舌声。

        他快速地转身,看见手中抓着正滴血的心脏的沃·特苏利文,距离他仅有三步之遥。

        『欢迎入住302。』苏利文笑着说。接着他丝毫不顾亨利还张大嘴傻傻地杵在那里,推开了302的门,走了进去,在门板上留下一个鲜红到扎眼的血手印。

        亨利惊慌地跟着冲了进去,但苏利文不在屋里,不在302中亨利能看见的任何地方。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