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全系列】半AU 鬼来电9亨利篇完(1121主)

        坐在客厅里,亨利端着水杯,小口地啜着,仿佛那里面是凶猛的烈酒,能够让他暂时忘记忧愁。

        屋子里连电灯都一个个地接连着坏了,黄昏的橙光从窗外映射进来,将石灰层层剥落的泛黄墙壁染得血红。不知什么时候,隔着窗还能看到的街上行人也消失了,亨利都不知道,这是因为即将天黑,还是这公寓和附近的街道也彻底被异世界吞入了。

        被送去医院的艾琳没有任何消息。因为担心,无法走出大楼附近区域的亨利,甚至尝试从洞里进入医院去探望她。然而,好消息是,那洞就像是有求必应似地带他到达了他想要去的地方;坏消息是,那里依旧是异世界的医院,没有艾琳,只有在手术室里掏着尸体内脏的苏利文。

        被满手鲜血的恶灵追了一路,途中还被各种他最讨厌的触手和海带怪缠倒十数次,真是“惊险刺激”到他觉得还不如速死。最终他是躲在医院停尸房的尸柜里,才逃过一劫。

        与失踪了很久的约瑟夫的冻尸背靠背地躺着,亨利蜷缩着手臂紧捂住口鼻,不让自己因为恐惧和冻柜里的寒冷而发出任何声音。他竖起耳朵静静地倾听着,听到苏利文得意地哼着曲子,一步步地走近。

        『Well I am Death, nonecan excel. I'll open the door to heaven or hell. No wealth,no land,no silver,nogold, Nothing satisfies me but your soul. I'm Death,Icome to take the soul, lead the body and leave it cold……』

        或许因为太过疲惫,又可能是零下的温度里他只穿着衬衫。亨利无法抵抗地开始想要入睡。我真的能逃离死神的追捕吗?他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惜命的小丑,在苏利文的掌心里无力地抵抗着。甚至是那恶灵的擦身离开,也不过是猫抓老鼠似的,欲擒故纵的戏耍,而不是真的不知道猎物正在那黑暗的棺椁中瑟瑟发抖。

        哪怕是最终得以逃回了公寓房间里,亨利仍旧感觉苏利文就在身边。这一切都让他发疯。他感觉很快就会轮到他了,而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在被杀之前,找到苏利文藏起来的“21圣礼的祭坛”,然后杀死这个恶灵。

        为此,他决定义无反顾地砸开那堵墙。哪怕管理员会认为他是疯子,叫来警察逮捕他,或者把他告上法庭,也在所不惜。

        亨利·汤森德认定了,恶灵苏利文将自己的尸体藏在了302室的墙壁里。他抡起从异世界商店里捡到的消防斧,一次次地猛砸向那面墙。当他几乎精疲力竭时,被他破坏的墙体已经足以他勉强挤过去了。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地暗了下来。失去了电灯照明的亨利,只能手持着一支蜡烛,站在崩坏的墙壁之前。仅凭借跳动的烛火,他依旧很难看清墙壁内的场景。但他可以确定,那绝对不是301室的样子。302与301之间真的有那么一个被隐藏的秘密空间。

        小心地将蜡烛探入墙壁内的空间,在略微照亮了那个密室的同时,烛火也摇晃得越发厉害了起来,像是有一股强风,要将它熄灭。亨利不得不立起左手掌来稍稍抵挡,以免变得微弱的烛光立刻就会消失。

        用一种怪异的姿势,他将手和头伸进了砸坏墙洞里查看。也许是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亨利慢慢地看清了这狭小“密室”里的场景。围绕着四壁,地上摆着很多未燃尽的蜡烛,而墙上则画着各种宗教的图案。正对着他的墙角里摆放着圣杯,杯中盛满了白油,那是21圣礼中必备的东西。

        在黑暗的深处,一个巨大的十字架竖立在那里,上面用钢丝和长钉固定着一具已经开始腐败的尸体。尸体头戴着荆棘之冠,背后甚至钉上了两枚展开的黑色羽翼,长达腰间的金色发丝自由地垂落着,有几缕挂在了黑翼上。尸体赤裸着双足,摆出一手按着心口,一手高举着的姿势,腾空地被安置在木架上,从某个角度来看,就像是在飞翔着。

        亨利彻底惊呆了,他凝视着这个“神”一般的“雕像”,仿佛要被吸走了灵魂。在扑灭而来的风中,他闻到了霉变和蜡烛燃烧发出的混合的气味,但却没有一丝尸臭。

        几滴黑色的血液,顺着尸体的脚踝,滑向最低处的脚趾尖,最后低落到地面上。仔细辨认,亨利发现整个地面都被这样的黑色血液布满了。

        咬了咬牙,亨利按照他所想的那样,跳了下去,跳入了黑色的海洋之中。他坠落了下去。

        而当他恢复意识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宽广的异度空间。红色的血池里像是模拟星体运转的装置在交叉转动着,而远处高台上,穿着红色礼服的艾琳正在向着血池中央缓缓走去。

        亨利明白过来,这是最终的时刻了。他争分夺秒地按照《赤红大典》所述的去破坏了苏利文灵力的来源,一个从墙壁上“长出来”的类似人形的怪物。然后,他拔出了理查德的手枪,将苏利文击倒在地上。

        中弹的恶灵仰天躺在地面上,向上方伸出手,似乎在说着什么最后的遗言。在嘴唇张合之间,亨利听到他像在呼唤着母亲。

        这个凶残又悲哀的、缺乏母爱的灵魂终于要去往他应该去的地方了,而亨利他自己也总算是可以逃出生天。这么想着,可亨利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其实已经注定,无法挽回。

        撕裂般的头疼从脖子和头顶传来,笼罩了他整个身体。他再也无法思考,无法站稳。他摔了下来,跪在地面上,然后脸朝下地扑倒下去,重重地砸在宿敌的胸口上。

        亨利无法看清任何东西了,也听不见苏利文近在咫尺的笑声,更感觉不到恶灵的手环上了自己的肩。

        『你真是笨得可爱呢!』那个恶灵又一次从地面上爬起来,手枪的伤害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是啊,有什么人类的武器能杀死一个可以穿透一切的鬼魂呢?这决战只是一场尽显亨利愚钝而不自知的戏剧罢了。剧终落幕,结局只会是亨利的失败……

 

        不知过了多久。亨利从302室客厅的沙发上醒来,头疼还有点残留在身体上。他晕乎乎站起来,想不起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仅仅记得他与苏利文在血池前交锋,他开枪击中了那个恶灵的瞬间。

        302的房间与一切诡异的事发生之前无异,墙壁粉刷得雪白,家具都擦得非常干净,电扇在头顶旋转着,带来舒心的凉风。

        走入浴室,那个原本扎眼的大洞也消失不见了,瓷砖不再肮脏,浴缸也是一如既往的乳白色。亨利打开了水龙头,浴缸里开始渐渐地积起了清澈透明的温水。

        解开了衬衫扣子,他步向镜子,伸手去摸一边的剃须刀,想要稍微打理一下长出来的胡渣。可当他抬起眼时,在镜中看到的却是自己苍白的脸,以及被涂抹在胸口前血淋淋的21/21。

        刹那间,浴室的灯闪了三下,血从花洒中喷洒而下,落入浴缸的清水中,晕染开去。镜影里,亨利的背后出现了苏利文的身影。

        『真让人惊讶。』那个恶灵咧嘴笑着,『你就如此希望成为我的猎物吗?』他如此说着,一点点逼近。

        亨利本能地转过身想要逃跑,却发现在狭小的浴室里,他已经无处可逃,只能盯视着苏利文和他左手里的那柄小刀。

        苏利文将他逼到只能背靠着洗手台的位置,抬起了右手。亨利惊恐地闭上了眼,准备等待死亡,可等来的却是湿毛巾擦过胸口的感觉。苏利文擦去了他身上的数字记号,然后举起了左手的小刀。

        刀尖落下,没有刺入亨利的心脏,而是划破了苏利文自己的食指。就着自己的血,苏利文在亨利的心口重新写下了数字——21/21。

        被扳着肩转身朝着镜子,亨利在镜面的反射中看到的是,与之前对称相反的数字。

        『那就如你所愿吧,亨利。』苏利文在耳边说。

 

        1周后,艾琳出院回到了家里。

        南灰原山庄公寓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总是充满了吵闹的样子。就在5天前,住在207室的房客理查德和住在105室的公寓管理员弗兰克分别被发现死在自己的房中,理查德似乎是触电而死,而弗兰克则被人挖出了心脏。两人的身上都被印上了“苏利文模仿案”的数字标记,理查德是19/21,而弗兰克是20/21。

        第二天,艾琳提着蛋糕敲响了302室的门。那天她受伤后,亨利毕竟来关心过她,她感觉应该要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然而无论之后连着好几天,她去查看了多少次,302里都没有人应答,而门锁和把手上也落满了灰迹。

        想到了那天亨利神经兮兮的样子,艾琳在询问了周围所有的人,没有人看见、也没有人听说亨利搬走的事之后,她选择了报警。

        当警方撬开门锁进入时,室内除了有一面墙被砸出一个大洞外,其他地方没有任何搏斗过的痕迹。租客亨利·汤森德的物品全都遗留着,人却消失了。

        之后,亨利的尸体很快被找到。警方在结案报告中提及,该租客死于意外。

 

                                                 亨利篇完

======================================

鬼来电系列的亨利篇完结了。当然很多谜题没有解开,这会在之后更新的希瑟篇和苏利文篇来解释,并揭开真相。

剧透一下,亨利其实是一个脑洞很大的瓜娃子,蠢萌。

我会尽快把这个系列更完的。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