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全系列】半AU鬼来电系列10 希瑟篇《善与恶》短篇完

        希瑟记得所有一切,无论是她被叫做雪莉时候的事,还是她被叫做阿雷莎时候的事。即便她不承认“前世”那个被深陷邪教的母亲杀死的人是她自己,但那些可怕、可悲又残酷的记忆也不会从她的脑袋里消失。

        她是一个拥有强大“能力”的人。所以阿雷莎会被寂静岭里的同学、邻居,甚至是所有认识的人唾弃;所以即使是在母亲点燃的大火中死去,灵魂也能够留存下来,在“死亡世界”中行走,制造出饱含恨意的怪物,为自己“复仇”,然后占据那个被遗弃路边濒死婴儿的身体,再一次成为一个“活人”。

        希瑟曾经认为,阿雷莎是她的“恶”,是那个与她兵刃相见的,被黑暗和仇恨所吞噬的一半的灵魂。但她错了,她并不了解死亡之地的真相,也不了解自己的能力。为此,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那条命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帮助了她很多的私家侦探道格拉斯的。

        当希瑟最后逃出了克劳迪娅为她设下的重重陷阱后,再一次从死亡夹缝的世界中脱出,回到了没有一个人的空旷游乐场。虽然她认为那些噩梦都已经结束了,可在内心深处依旧有那么些许的不安笼罩着她。可能是因为夜晚的游乐园漆黑又宁静,也可能是之前经历的恐惧尚未平息。

        她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小心翼翼地向外走去。而目光触及之处,园外不远的长椅上,一动不动地坐着一个人影,那人穿着风衣,带着帽子,看起来应该是之前消失的道格拉斯。希瑟满怀喜悦地跑向他,却又在一米开外突然停住了脚步。令人颤栗的猜测在她脑海里盘旋着,蠢蠢欲动。

        希瑟并不明白像疯子一样的克劳迪娅和文森特曾经与她说的诡异理论,她能听懂的东西只有关于寂静岭的“里世界”,因为那是她亲身多次经历的世界,是死亡的代名词。

        阿雷莎在火焰中垂死挣扎时,就第一次来到了这个世界。她将它叫做“里世界”,一个能根据她的内心情绪以及遐想和期待所改变的世界。但现在,希瑟觉得那就是“死亡之地”,是尚没有消失的灵魂聚集的地方。

        在文森特的描述中,人类的灵魂就像是大大小小不同的火焰。大多的人,灵魂是火柴擦出的小火苗,在肉体死亡后,这些孱弱的热量随即便被死亡的世界所吞噬,变成它生长所需的食粮;一些强一点的犹如火把,虽然不会消失,但却也被这个死亡的世界所捕捉,无法离开,成为那里的一个“装饰”,直到被慢慢消磨殆尽。而少数的人,拥有力量强大的灵魂,他们更像是小型的太阳,为这个死亡世界引诱和获取着“食物”,同时他们也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重返人间。

        希瑟知道,克劳迪娅想要毁灭一切来觐见神明,可她却看不透文森特想要的是什么。他不想要招来神明,为什么还信仰这个宗教,如果他只是个为了钱的骗子,为什么又会相信希瑟真的孕育着“神明”?

        不,文森特原本的话并不是这样说的。他说,『你能让克劳迪娅所期待的神降生,也能够封印它。这全凭你自己,而不是别人。它在你脑子里,你孕育了它。』

 

        站在长椅前,希瑟谨慎地向道格拉斯伸出手去。她的手在颤抖,她在恐惧,惧怕眼前的是一具没有了生机的尸体,就像她的父亲一样,已经死去,变冷。

        她慢慢地弯下腰,猫着身子靠近。在平齐的视线中,她看见一把小刀插在道格拉斯的心口。惊慌失措中,她猛地退后,却踩到了地上的石子,重心不稳地摔向了眼前的长椅。可下一刻那个她眼中的死尸却动了,他扶住了希瑟的手臂,让她不至于把脸磕上长椅的扶手。

        『天哪,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侦探向她微笑说。

        惊恐变成了惊喜,希瑟意识到之前看到的不过是自己在精神紧张之中产生的幻觉,只是她愚蠢的想象罢了。她展开手,想要给那个疲惫的侦探一个拥抱。

        然而,鲜血从那人说着话的嘴角流淌出来,他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温热的液体喷溅了希瑟一手——那柄埋入侦探心脏的小刀又出现了,而与之前没有明显血迹的尸体不同的是,这一次,大量的鲜血布满了一切,两人的衣服、双手、地面,甚至是希瑟染成金色的头发上。

        『离开这里,离开这会让你发疯的地方。』道格拉斯艰难地吐出最后的话,『不要让恐惧、悲伤压垮你。这不是你的错。』他瘫倒在长椅上,真真正正地变成了一具血泊中的尸首。

        那一刻,希瑟才彻底地理解了文森特的话,以及之前所有诡异事件的原因。她的愤怒和畏惧制造了它们,制造了悲剧和死亡。

 

        最初,阿雷莎只是一个能在第六感中预见不详气息的孩子,但她对涉事者善意的警告却没有为她带来赞美,反让她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邪恶巫婆”。而她的母亲甚至为了“借用”她的力量为宗教降神,将她与整个家置于烈火之中。

        然后……死亡之地得到了这个灵魂,并完全地释放了她的力量。轻易地,她仅凭思考就能改变死亡之地中的任何东西,并同时能将现实世界、“生存之地”里的活物拉扯进去。

        她的第一个受害者是一名路过的卡车司机。那时候,尚处于迷茫中,对于自己的死亡还不自知的阿雷莎,猛然出现在公路中间,想要拦下那辆车,想要从大火中获得救援。

        于是查韦斯在急刹车中撞伤了头,剧烈的脑震荡令他陷入昏迷。而恰巧的是,这个不幸的路人有着与阿雷莎相似的能力。

        暴风的雪球越滚越大,死亡之地的领域从阿雷莎烧毁的家附近扩展到了医院,而后是商店街、学校,随着两个无知灵魂的四处奔走,“里世界”在快速地成长着,吞噬更多的生命。灾难从死亡之地降临到了活人的世界,席卷了寂静岭的整个城区,直到查韦斯醒来,而阿雷莎成为一个新生的婴儿,重获生命。

        一切似乎重归于平静,变成了雪莉的阿雷莎,在养父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性格有些内向的普通孩子,而满足孩子想要去寂静岭旅行的愿望,是他这个不怎么称职的父亲应该做的事。

        希瑟依旧记得那个傍晚,父亲哈利开着车行驶在通往寂静岭小镇的公路上。天黑时,他们通过了一个路边加油站,而哈利给她买了份三明治作为车上的晚餐。

        副驾驶座位上,正努力地撕开包装的雪莉,在车窗外看见了一个同龄的男孩的幻影。那个孩子正冲着他们大嚷,『不要去!』

        虽然之前她也做了不少关于寂静岭的可怕噩梦,但看着那些游乐园和湖心旅馆的旅游手册,她对于玩乐的兴奋心情就掩盖了所有的恐惧。可那个幽灵一样的男孩,着实把她吓坏了。那个孩子为了阻止他们开车而拼命地挥着手的样子,让她隐约地回想起记忆深处“前世”的自己。

        所以前方真的有危险吗?年仅7岁的雪莉皱紧了小小的眉头,可她没有任何的不好预感啊?而为了这次旅行,父亲甚至推掉了工作才能成行,现在难道又要因为这个幻象,任性地说要回去?她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楚些再做决定,而那个男孩就在她合眼的时候便消失了。

        之后大约过了1个多小时,在座位上睡着了的她被手机铃声吵醒。她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一边开车一边接听电话的父亲,显得有些分神。而几秒后,从车窗外传来的敲打声勾起了她的注意。

        在高速行驶的车窗外,出现了先前那个男孩的身影,他不断地敲着车窗,发出砰砰的声响。恐惧让雪莉惊声尖叫起来,她的头脑里充满了各种关于“死亡之地”的可怕想象。黑暗的夜晚到处都涌起了迷雾,喷吐着黑烟的怪物蹒跚在马路中央,车载收音机里的音乐停止了,转而发出次啦啦的噪音,而就在前方十米外的,是深达千米的断崖。

        哈里·梅森的车突然间在公路正中央急急地转了一个接近120°的弯,无法立刻停下的车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最终因为过快的车速和急刹、拐弯,车子最终撞在了路边的护栏上。

        之后,雪莉做了一个非常非常长的梦,梦里父亲一直在死亡之地中到处寻找她,可当他终于来到了她躲藏的地方时,她却被前世的母亲,那个可怕又凶恶的女人抓住了,而那个女人想要再进行一次“仪式”。

        作为少女的阿雷莎的记忆,与作为儿童的雪莉的记忆,在脑中交织又分离,形成了不断的冲突,甚至分裂成了两个人格。阿雷莎想要终结一切,杀死那个无情的母亲,毁灭造成她悲剧的教会;而雪莉只想要和父亲一起回家而已。

        最终雪莉梦见自己又变成了一个无忧无虑的婴儿,被父亲抱着跑出了开始坍塌的教堂,而那年长一半的灵魂消失了。

        但这些都不是现实,至少不是在生者世界中发生的事。

        48小时后,她在寂静岭外的医院里醒来了,暂时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心智变得与刚出生的婴儿无异。而她的父亲哈里,因为严重的颅外伤成为了植物人。

        后来的10年里,改名为希瑟的她四处搬家,为的只是能寻找一个愿意收治父亲的疗养院,来照顾毫无意识的父亲。成年后,她将父亲接到了租屋里自己照料,直到那天她遇到了受雇前来调查她的道格拉斯,回家后发现了被克劳迪娅指使人杀死的父亲。

        愤怒和复仇之心让她重回寂静岭,重回那个让她恐惧的源头。然后,经由她的手再一次将这个小城镇毁得天翻地覆,死亡之地由此变得越发宽广和繁盛。

 

        原来,她所击败和抛弃的那个被黑色覆盖的自己,并不是恶的一半灵魂,也不是她仇恨的黑暗一面,而是那个知晓真相的自我意识。

        她拥有的力量,在死亡之地所覆盖的地方,能够将遐想变成现实,无论她是否希望那么做。是她将教会的走狗变成了怪物,也是她制造了各种杀机遍布的房间和陷阱,更是她“降下”了魔神,杀了前世唯一的好友克劳迪娅。最后,她还杀死了那个帮助她,安慰她的侦探道格拉斯。

        明白了所有真相的希瑟,眼泪从她失去表情而僵直的脸颊上滑落。那瞬间,她也想过要用死亡来终结一切,但理智告诉她,那没有用,只会变得更糟而已。如果她死了,死亡之地就完全拥有了她的力量,而她无处可逃,只会成为一枚长明灯,让更多的灵魂和生命成为扑火的飞蛾,被死亡之地吞噬。

        将道格拉斯的尸体扶着躺在长椅上,希瑟缓缓替他合上了眼睛。她的眼泪滴落在侦探的衣领上,向他传递着痛苦、悲伤和悔意。

        然后,她转身离开,发誓再也不会回来寂静岭。

        希瑟·梅森将带着父亲哈里和道格拉斯的期待,在遥远的地方平凡地生活下去。


                                                 短篇完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