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寂静岭全系列】半AU鬼来电系列11 苏利文篇《七宗罪》1(1121)

        沃特·苏利文一如其他被双亲抛弃,不幸在最糟糕的孤儿院中饱受虐待地长大的孩子那样,变成了一个表里不一、性格恶劣、自私、易怒且善妒,并具有严重反社会人格的家伙。唯一不同的是,他对那些诡异宗教的教义也了如指掌。

        这到不是说他因为被一群宗教疯子逼迫着学习宗教信条,就会变成一个同样虔诚的信徒。相反的是,他其实极度憎恶着他所加入的宗教,无论是圣母派还是其他什么派别,在他看来都一样,是给他前半生带来灾难的祸首,也同样是他要复仇的对象。

        所以当他拥有了知识、力量、武器以及天时地利的机会后,他第一个杀死的人,就是逼迫孤儿们学习圣母派教义的最高祭司。真是讽刺,不是吗?他教导苏利文学会了21圣礼,可他最期待的学生却将他作为了他最心心念念要举行的仪式的第一个祭品。

        对于执行21圣礼,苏利文有着自己的打算。他的目的很简单又直接,那就是释放自己的仇恨和怒火,至于召唤来的究竟会是圣母派所说的“圣母”,还是信奉红神苏切尔巴拉的教徒们认为的“恶魔”,又或者什么都不会发生,他根本不在意。因为他根本不会完成这个仪式。

        有什么方法比起将仪式停留在最后一步,更能激怒一个执着想要举行完美仪式的祭司的呢?“赤色恶魔”吉米·斯通一定会暴跳如雷,可作为祭品的他又只能顺从仪式执行人的意志,被钉死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信仰和梦想被人耍弄,想到这个,苏利文的内心就愉悦无比。

        自幼开始的邪教教育和不良环境,让他毫无道德观念和守法意识,杀死旁人对他来说与撕破一张纸、折断一支花无异。而与死亡代言人的接触,更是让他对自身死亡的恐惧也消失无踪。

        沃特·苏利文被培养成了一个活生生的恶魔。杀戮对他来说可以是解压、是泄愤,同样也可以是娱乐。

        他成为了“死亡”最喜爱的孩子。不仅仅因为他的残忍,他的藐视生命,也因为他的聪明。他是唯一一个不用提示就认出“死亡”样子的人,是唯一一个能够完美掌控自己能力的人,也是为“死亡之地”带来了无尽繁荣盛景的人。

 

        生与死的世界是处在天枰两端的两个秤盘,更多的人逃离死亡,会让“生”的盘子下沉,而“死”的盘子翘起。死亡的世界会逐渐消融、崩塌,变得越来越狭窄。然而,当死亡之地完全崩坏时,生者的世界也将会不复存在。它们互为镜影,相互抑制,也相互依托。

        人类文明的发展,带来更多生的机会,同时也令死亡世界萎缩;然后,当生者世界膨胀到一定程度,又通常会爆发战争,大批量的死亡以及消灭的肉体和灵魂,滋养了死亡之地,让这种彼此的平衡回归。

        然而,这块土地已经快要50年没有大规模的死亡发生了,死亡的世界已经开始面临危机。于是,那个人出现在了现实里,用语言诱导着人类走向灭亡。而那些愚蠢的飞蛾和棋子们却始终没有察觉这人的真实身份。

        直到尚是孩子的苏利文站在了他的面前。

 

        1973年,年仅6岁的苏利文多次尝试敲打302室的门寻找母亲未果后。他就已然明白过来,看起来情切可靠的达利娅,告诉他的所有东西都是谎言。那些对他恶言、甚至暴力相向的住客和路人至少有一点好处,他们将真相用恶毒的词汇一股脑地倾倒了给这个孩子,让他的心智在不应该的年纪里突然成长。

        沃特·苏利文知道了,302室中早就没有了他的母亲,而他是被父母抛弃的,不被需要的孩子,即使找到了母亲,也不会被接受。他也了解了,无论是希望之家那些凶狠的管理者,还是对他摆出虚情假意的达利娅和乔治·罗斯登,他们的目的就是把他培养成一个衷心的,可以任意指使的追随者,一条可以随时为他们牺牲的狗。

        他开始反抗,并试图逃跑。很自然地,他遭到了监禁、毒打和各种精神、肉体的折磨,那些混蛋甚至当着他的面讨论起“如果不能改变,就要赶紧处理掉”的话题。

        血从小沃特的额头流淌下来,滴进了嘴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腥咸的味道。他没有哭,也没有像其他孩子那样害怕得瑟瑟发抖。他只是站在那里,用充满恨意的绿色眼睛看着他们。

        之后,那人走了进来,向讨论者们建议,『也许可以让神使进入这孩子的意识,这样他可以继续为大家所用,成为一个真正的术士,而不是多一个少一个都无所谓的普通信徒。』他说话的时候,苏利文一直紧盯着他,仔细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当这个名叫文森特的人,果不其然地被那些家伙们支来和年幼的苏利文谈话的时候,小小的沃特突然说出了出乎意料的疑问。

        『你是人吗?先生。』那孩子用柔软的童音问。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是人?』蹲着,文森特好奇地打量着苏利文,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你的眼睛不会动。』小沃特答道。

        『我的眼睛当然会动,你看。』带着眼镜的儒雅男人转动着眼珠说。

        『我是说这里。』孩子用自己细小的食指,指着自己的眼睑和睫毛。

        文森特笑起来,他第一次遇见有人发现了他异于常人之处,发现了他的秘密。『嘘!』他示意苏利文要小声,『如果你不说我的秘密,我也不会说你的。』

        『我有什么秘密?』小沃特歪着头,眼睛里亮晶晶的,充满的却不是孩子的快乐,而是愤怒。

        『你想让他们滚蛋,消失。』文森特悄悄指了指聚作一团的祭司和助手们。『别心急,小家伙。我也想。所以我们或许可以互相帮助。』

        『所以你是恶魔对吗?你想要吃掉他们的灵魂?』小沃特压低了声音,不断地小心瞟着那些他讨厌的人。然后,他又发现了什么,不再用手捂在嘴边小声说话。『你果然是恶魔!他们都没有在动,你把他们定住了!』他嚷嚷道。

        死亡的代言人随即爆发出大笑。『你真是太聪明了!』他称赞,『不过我不是恶魔,我是死亡之地的代言人,是死的世界的综合意志。』

        『你是死神?你说你也想要他们消失,可这对于死神来说不是很容易吗?为什么要我帮助?』小小的苏利文眨巴着眼睛,对视着文森特丝毫没有颤动的眼皮。

        『死亡之地有自己的规则,我无法杀死任何活人,这就是规则。』

        『但我可以?』

        『等你长大了,有更大的力量和智慧时就可以。』

        小沃特点了点头,表情从怒意和怀疑中逐渐挣脱出来,『可是他们打算要先杀我了。你能帮我逃跑吗?』

        『我能做得更好,我可以让他们相信你。这样你将来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文森特抬起手指了指苏利文的头。『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假装在下一个仪式中被神使所控制,变得听话,而不是倔得像头小牛。』

        『好吧,我可以试试。』小手握着拳,小沃特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真的有神使吗?我可不想要真的被控制。』

        文森特拿出了教义的绘本,翻开其中一页。纸张上画着一个没有眼睛的人形怪物,下面标注着“Valtiel”的字样。『这就是神使的样子,你可以好好地看看。』他将书递给了小沃特。『但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不想被它控制,它就不能控制你。』

        年幼的苏利文凝视着那图片一会儿,便将书还了回去。『所以那个仪式里,神使真的会出现,那些人都会看见,所以他们会相信我真的被它控制了。是吗?』

        『没错。』文森特抬了抬眉毛。

        『但是神使不能真的控制我,只要我不愿意的话。那就是说它其实不是真正的神使。它是假的……』7岁的孩子露出狡黠的表情,『可你为什么要我仔细看它的图片呢?我认不认识它,应该根本不重要。』他突然微笑起来,犹如知道了什么巨大秘密。『所以它是从我脑子里跑出来的,是吧?我认为它会出现,它就会存在。』

        刹那间,死亡代言人的表情惊讶至极。这一刻,他就知道这个孩子将来会是死亡之地最需要、最值得拥有的灵魂。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