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半AU鬼来电系列12 苏利文篇《七宗罪》2(1121)

        于是,自幼便被仇恨所浸染的灵魂,在负面的环境中变得越发扭曲,那双明亮如绿宝石的眼睛里,却只能看到他人对他的歧视和侮辱,而无视了其他的任何善意。最终,一点点小摩擦,甚至是一个眼神、一句不恰当的语言都能在他心中上升为憎恨,从而铭记十数年。

        带着对死亡的好奇和追寻,18岁的苏利文离开了希望之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医学院。但这并没有改善那种围绕他的糟糕情况,他并没有钱去支持他的学习,即使学校免去了他大部分的学费,但他的生活依旧岌岌可危。他没有资金去购置任何得体的衣物,租不起廉价的学生宿舍,努力打工挣的钱只够填充学费的缺口。而医学院紧张的学习以及糟糕的衣表则更是令他难以获得什么能挣钱的好工作。

        他只能领着救济处派发的衣服和食物,睡在流浪汉聚集的废弃地下铁通道里,在不上学的日子里靠着打零工和捡废品过日子,在漏雨的阴暗角落在他人丢弃的废纸上写论文。

        然而无论他有多么努力想要摆脱这生存在最底层如同臭虫一般的人生,他依然失败了,在终点线前。在第五年的学习即将结束,他快要被作为实习生推荐到国立医院的时候,三个傻瓜却在无意间毁掉了他看似光明的前途。

        对诡异宗教充满好奇的波比·伦道夫,塞因·马丁和贾斯帕·盖恩三人,在寂静岭教会的教堂里听见了几个祭司关于“医学院里的恶魔”的闲言碎语,之后他们潜入了苏利文所就读的大学开展起了调查,并闹得满城风雨。沃特·苏利文人生的前18年在邪教组织的养育下度过的事变得人尽皆知,最后迫于外界的压力,原本计划录用他的医院作废了契约,举荐他的教授也避而不见,甚至他好不容易完成的毕业论文,也在答辩中被不予通过。那一年,完成了全部学业,成绩位列班级第二的苏利文辍了学,重新跌回了毫无希望的黑暗噩梦里。

        第二年的春天,苏利文杀死了带给他所有悲剧的罪魁祸首吉米·斯通,并按照计划对他依旧残留在死亡之地的灵魂展开复仇。在短短的三天里,他便又用极度残忍的方式杀死了他一直仇恨着的或者仅仅是曾触怒过他的另外九人,其中两个不过是偷拿过他打工店里一个排球的淘气儿童。

        一周后,沃特·苏利文被逮捕,警方调查发现了所有十位被害者,揭开了这桩骇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在关押候审期间,检方对凶手进行了精神鉴定,但结果尚未发表,苏利文就死在了铁栏之内。现场的录像和法医检验都证实,他是死于自杀,但当天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依旧令当事警官感到不寒而栗。由于事情关乎到一些非科学的超自然因素,苏利文自杀时的细节之后并未被公布,仅仅是以“凶手用汤勺割颈自杀身亡”为标题,短短两百来字的简单报道收尾。

        而每当提起这件事,那个看押苏利文的警官还是会惊起一身冷汗。

 

        出事那天的十点整,看守所的对外窗口转来了一条消息,从收押当日至今除了记者从来没有其他人过问的案犯,有一通打给他的电话。

        当时,那位警官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按照通常的流程,将在押犯人提解到了专门的房间。看着沃特·苏利文接起电话时,隔着钢化玻璃墙,警官能辨识出他脸上细微的惊讶,却听不到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

        但苏利文清晰地听到了,那个打来电话的是一个他并不熟识的人。

        『听着,也许有些事已经无法挽回了,但用勺子自杀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也许你觉得这辈子一直承受着不公,但死是最无法改变未来的选择。』那个男人急切地说,仿佛他是一个正在劝导企图自杀的病患的心理医生。但他稚嫩的表达方式又不像一个专业的疏导者。

        苏利文挑起眉毛倾听着,没有回答,也没有反驳。他对自己的生命也同样秉持着漠视的态度,但即使如此,他目前也尚未有什么自杀的打算。他喜欢看着那些公派律师、心理医生、牧师、记者甚至是警察面对他时,四处闪躲的恐惧眼神,就像是一只只被狮子盯视的耗子,即便狮子是在笼子里,但他们那肥硕的黑色身躯还是会不自主地瑟瑟发抖。

        『你好像很肯定我会想要自杀?』末了,连环杀手带着与身份并不匹配的温和声音反问。对方不出所料地噎住了。如果电话里那个男人没有恰好提到“凶器是勺子”,并且苏利文也没有很快地便在放置电话机的桌面醒目处,发现一把柄被磨得十分锋利的勺子的话,他也许会把那通电话当成一个无聊的错误。然而,苏利文十分肯定,在他接起电话之前,那里并没有什么勺子。

        『而且还是用勺子?』他没有给对方思考的时间,紧接着又问。

        『你又为了什么,要阻止一个凶残杀人犯的自裁呢?不该是巴望着我早点死,早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才对吗?这样你们才会感觉到安全。』

        电话另一端的人开始吱吱唔唔,接连说了几个“不是那样”。

        苏利文能够明显地察觉那人的慌张,不是恐惧,而是一种说错话却无法补救的茫然失措,于是他决定为这个即将被自己折磨崩溃的“小仓鼠”那脆弱的神经上再增加另一个砝码。『我看到了你给我准备的那把勺子,它的确锋利无比。你特意打电话来提示我应该去死,那我就让你如愿以偿吧。』他对着电话听筒说。

        『你和我一样,我们是一样的人。』苏利文反握着勺柄,对着无人的电话座机微笑,仿佛那个来电者能够透过电话线看见此刻的一切似的。然后,他猛地刺穿了自己的脖子,血液喷溅出来,在掉落的听筒前发出噗哧和随即而来的吧嗒吧嗒的声响。一部分的血液被吸入气道,苏利文呛咳着。『好好地看着吧,直到我们真正见面的那天。希望那天会早点到来。』

        不出所料的,在死亡逐渐降临到苏利文身上的时候,已经失明的他还是听见了电话里那撕心裂肺的尖叫和哭泣声。自出生以来,苏利文第一次感到了愉快和期待。

        一个有着与他同样能力,甚至是可以看见“未来”的人,却天真好心到可以任凭揉捏。这对于苏利文来说简直是最佳的玩具。他会用最血淋淋的现实作为凶器,一刀刀地将他割裂,最终夺取他的灵魂。苏利文不会杀他,而是会让这柔软又善良的小东西在惊恐中,用自己的能力杀死他自己。

        恶魔在全然的快乐中合上了眼睛,他的灵魂从肉体中剥离出来,然后径直穿越过墙壁和铁栏走了出去。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