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半AU鬼来电系列13 苏利文篇《七宗罪》3(1121)

        之后,苏利文花了不少时间来折磨他的受害者们的灵魂,但那只能让他短暂地感到舒适和解恨,尤其是对于吉米·斯通这种对于死亡之地同样毫无畏惧的疯狂教徒来说,要让他陷入绝望,苏利文必须绞尽脑汁。

        于是,聪明的亡魂开始将更多的精力用来布下一石二鸟的陷阱,准备一场宏大的21圣礼,然后——他会让他可爱的猎物来折磨他的仇人,真是完美。

        随后他逐步杀害了第12号至第15号的受害者,并将最后的舞台定在最后一个受害者,第20号祭品弗兰克·桑德兰所管理的南灰原山庄公寓楼里。为此,他清扫并控制了附近5公里的区域,将原本此处的幽魂困在了他所创造的空间里,将他们作为异变和扭曲“生与死的界限”的能源而积聚起来。这与死亡之地对灵魂的贪婪一拍即合,它开始疯狂地扩展,从寂静岭城区生长到了郊野,吞噬了整个牧羊人溪谷,甚至已经大大超出了地图上标识的属于寂静岭的土壤。

        放弃了毫无能力仅有一腔热情的克劳蒂娅,和对自己的能力感到恐惧而极力逃离的希瑟,文森特将所有的期待放在了这个扭曲的灵魂上。死亡之地不仅仅是获得了一位强而有力的死神,同时它也将会得到另一件可以向它源源不断提供所需的“利器”——那个纯白的,无知的灵魂。

        与希瑟的“知而惧”不同,那人对诡异事物和宗教的本质一无所知,却因为胆小而多疑,更像是一种催化剂,将他的能力在无意识中毫无节制地大量释放出来。而他的坚韧和善心又令他不知放弃,一次次地去面对恐惧而不是选择逃避。两者叠加,循环往复,只要引导得当,他就会像是一枚可以反复使用的炸弹。而苏利文就是那个最懂得利用他的人。

 

        在苏利文的最终计划付诸实时的前一年,亨利被不知谁塞到信箱里的一张招工信息所吸引,决定动身前往南灰原山庄,为这套大楼的招租广告拍摄照片。一天后,他爱上了此地灵脉层面上的宁静,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将其中一间空房租了下来,那便是302室,传说中有婴儿被抛弃,又有租客失踪的屋子。

        在亨利·汤森德入住的第360天,苏利文出现在302室的门口,将死亡之地的灵力中心移到了这里。此地便成为了两个世界重叠的地方,而只要一点点灵力便可以打开那扇通往彼此的门。而开门的魔法语言,正是苏利文在302房门内侧所写下的文字。

        ——不要走出房间!

        在死亡之地的影响下,炸弹终于被一枚小小的火星引燃。

        刚刚起床的亨利迷迷糊糊地走出卧室,而在通往浴室的走道上他那向着房门的无意一瞥,将他拉进了地狱。突然出现在门内侧的触目惊心的血红文字,以及那留言背后的意义,一瞬间令他的心跳速度翻了个倍。

        字出现在屋内,意味着有人进了他的房间,可他睡前确定锁好了门。有贼人会什么东西都不偷,也不留下任何撬锁和进入的痕迹吗?亨利脑中给出的答案是——留言之人是个可以穿门而过的鬼魂。

        为什么偏偏要告诫他不能出门?门外到底有什么?惊慌中亨利从门镜望出去,走廊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但这依旧无法平息他心中的恐惧。亨利倒退了几步,仿佛走廊里充满了豺狼虎豹,他瞪视着那扇门,祈祷着它会足够结实和可靠,以替他阻隔一切。而当他再次回神时,门上便加上了数道铁链,并结结实实地安着好几把锁。

        他出不去了,亨利猛然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却意识不到,是他自己做了这一切,包括把自己锁在屋子里。

        之后,屋子里便开始频繁地发出奇怪的声响,半夜在走廊里甚至可以看见,不断徘徊在门前的,神似过去出现在他噩梦中,用勺子自杀了的金发罪犯。对门外世界的惶恐不安正被逐渐地进一步放大,可被拘禁的压抑又让他生出希望从这里逃脱的念头。

        几个小时后,一个恐怖的陌生女人的求救电话燃起了他要不顾一切冲出房间的念头。就在亨利处于出门以逃避压抑的房间,与不出门以逃避屋外可能存在的恐怖事物,这一双重矛盾之中时,又有人贴心地在浴室里送上了一个诡异的魔法阵。

        亨利在最近的当红小说和灵异网站上看过不少类似的图案,那是作为用来进出异世界的魔法门。于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个深邃的大洞又出现在那里,在魔法阵的正中央。而爬过冗长的隧道,他真的来到了一个“异常”的世界——与“地下”这个概念捆绑在一起的地方,地铁站。但不似往日亨利见到的那般人流如织,只有一个说着自己在做梦的陌生女子站在那里,令他一眼就能察觉出这地铁站的诡异。

        他的大脑开始不受控制地回忆一些惊悚电影的画面,比如啃食尸体的丧尸犬和能够挖穿墙体和地面的巨大肉虫。而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这个世界很快地就将他的恐惧摆在他的眼前,比如那些场景的实体化,又比如那个女人消失在了密闭的厕所里。

        就像是那些恐怖影视的套路,女人的求救电话在他躲回家里后再次打了过来,而当他赶去时,她又肢体破碎地陈尸在他眼前,带着那个独特的数字符号“16/21”。

        至此,亨利彻底变成了一只惊恐发作的仓鼠,在苏利文设好的小小笼子里慌乱地上窜下跳。为了逃避打进来的电话而扯断了电话线;为了击退其实根本伤不了他的鬼魂幻影而疯狂地挥舞水管和球棒;为了寻找安全的出路,而绞尽脑汁地解着各种由他自己幻想出来的复杂机关和门锁。最终,因为那久久掉不下来的另一只鞋(无法得知下一个受害者而惴惴不安),他的疯狂联想已经不受控地扩展到了他走过的所有地方,和他遇到的所有的人。

        ——艾琳,住在隔壁温柔和善的女人成了他的第一个受害者。

        只是因为一张被恶意发到邮箱里的,并看不清面目的血肉模糊的女性照片,引发了亨利无尽的想象,然后由想象幻化成的黑色连环杀手的鬼影从背后透析了酒醉归来的艾琳,将她打伤在地,形成了亨利最后冲出门时看到的场景。

        然而亨利依旧没有发现真相,发现自己的胡思乱想正在吞噬别人和他自己。只有那个站在仓鼠笼之外凝视着他的人,沃特·苏利文,正因为知晓的一切而窃笑不已。

        苏利文的计划还差最后一步,而他的猎物,那只在他的目光中瑟瑟发抖,甚至躺在床上企图装睡、装死的仓鼠,必然会傻傻地自己走进陷阱。

        那便是“被封起来的密室墙壁”,一堵位于302室与301室之间的,被他用伪造的记者笔记和故意散播的误会和谣言,数度暗示的密闭空间。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