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半AU鬼来电系列14 苏利文篇《七宗罪》4(1121)

        亨利并没有学过建筑相关课程,当然不会知道一些房子结构中的奥秘。在他看来,位于两间屋子中间封闭的密室就意味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然而,或许那个狭小的空间原本十分的“正常”。

        设计南灰原山庄整个建筑和装潢的是一个亚裔建筑师,他在相邻两间独立住宅套间之间留出了不到一平方米的空间,这个空间自上而下打通,并通往楼外。这种结构被称为厨房烟道或通风井。

        这种其实并不完全密闭的建筑空间结构,不仅仅存在于南灰原山庄301室与302室之间,然而只有亨利敲开了它。

        原本的通风井里漆黑一片,因为不在顶楼,事实上展现在亨利面前的,只有通过被砸破的墙壁而勉强透入的些许光线。这里空空如也,除了墙壁上的黑色油渍和霉斑、尘土外,连平行与302室地面的水泥地板都没有。可亨利却在这里看到了他此生最恐惧,也最感觉诡异的宗教场景。

        当他不顾一切地跨入那个深达底楼的井道,然后跌落下去的一瞬间,始作俑者——苏利文的恶灵站在原本亨利所站立的位置,凝视着他自己的杰作,又或者应该说是亨利制造的名为“恶魔祭场”的假想作品。这时的苏利文也展现出了些许的惊讶,以及更多的喜悦。

        这个连环杀人狂,从来不曾想到过,他的猎物在至极的恐惧中,想象出的竟是如此安宁与圆满的画面,而不是通常理念中对一个恶魔描绘的模样,一手拿着人心,一手拿着凶器,腐烂成骷髅的头颅还生出了巨大的羊角之类。

        展现在苏利文面前的是,仿若教堂中塑像一般的祭坛。摇曳的烛火,红色的桌布,圣杯中盛满了圣油,老木的十字架上,固定着一个即将飞翔的天使。即使羽翼是堕天的黑色,可整个雕塑却丝毫也看不出与创造者的恐惧所匹配的狰狞样貌来。

        恶灵让自己漂浮起来,进入这个“密室”。然后他第一次抚上了自己的脸和头发,并仔细地观察它们。

        过去,他并不喜欢自己的长发,甚至有些厌恶,在他看来,长发只是因为他根本没有钱去剪短它们,它展现了他的平穷和可悲。所以,即使是在死后,他也保持着拘留所里狱警替他一刀剪短的发型。

        但这一刻,他发现也许长发也并不坏。他看出了那个胆小的雕像创造者对金色长发的执着和迷恋,它们甚至毫无开叉和干枯,都以极佳的长度比例披散在艺术美学角度上它们该在的地方,并且在烛火的映衬下闪闪发光。『有意思……』在思索中,恶魔咧开嘴。

        在又仔细端详了这雕塑一会儿后,苏利文让自己从井道降下去,直到亨利的尸身边,蹲了下来。

        亨利的尸体俯趴在地上,在下落的途中他的头部因数次敲击到墙面而造成了颈椎脱臼,当最终他到达地面时,脖子已经被折成了一个惊悚的角度,而手臂和双腿也布满了各种浅表的伤痕。

        苏利文小心地将他翻转过来,然而由于空间太过狭小,亨利的身体无法平躺,只能被摆成曲腿靠墙的坐姿。用拇指指腹擦了擦那张被污渍沾黑的脸,苏利文突然心生出一点点的怜惜来。

        虽然亨利·汤森德的长相算不上太过出众,不可能赶上各色杂志封面的模特们,也不及辛西娅亮丽的一半,但那种既坚毅又柔软的触感和个性却触动了恶魔的某一缕心弦。他扯着亨利依然垂落的右手,贴着耳边插入自己金色的发丝间。

        『想要摸摸看吗?或许我之后会给你这个机会。』恶魔在亨利尸体的耳边低语着说。

        然而,亨利的灵魂并没有看见这一切,他在死亡之地的混沌中沉沉浮浮,等待着被唤醒,成为苏利文复仇计划中的最后一环。

        大约半日后,失去了跌落瞬间记忆的亨利再一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21圣礼”最后的祭祀场。他看见了不远处的血池和正在走向那里的艾琳,以及近在咫尺并向他走来的苏利文。慌乱中,他几次对着步步逼近的恶灵举枪射击,可对方却迎着他的枪弹继续走着,丝毫没有躲避,哪怕是放慢脚步。

        绝望几乎要笼罩亨利,那刻,仿佛是注定似地,他看见了从墙壁里伸出的半个巨大人形。他还记得“赤红大典”里对它的记载,他确定这就是“界灵”,维持着整个21圣礼推进和苏利文灵魂不灭的关键。

        亨利告诉自己,必须要镇静,必须要在艾琳彻底走入血池牺牲掉自己之前,拿到插在边上的8支圣母之枪,并将它们全部都扎入界灵的躯体之上,只有这样才能阻止21圣礼的完成。

        但要绕开彼此间距离仅有2米,并且手握武器的苏利文,又谈何容易?亨利努力地飞奔着,几次都以为会失败而被苏利文杀死了,却又幸运地在最后一刻从恶魔的手边滑走。最终,当他将第八根圣枪刺入界灵体内时,听着那怪物发出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胜利的喜悦充满了他。

        气喘吁吁中,亨利举起手枪,用仅有的最后一发子弹,击穿了苏利文的胸膛。而艾琳也从他的视线中失去了踪影。『成功了!』他咕哝着。

        然而,那个恶灵怎么可能真的叨念着『母亲』,倒下消失呢?当亨利因为剧烈的头疼而摔个满怀时,再度失去意识的他,没有听见苏利文那放声的大笑。

        亨利所接受的“智慧”,那些记者约瑟夫留下的笔记、关于苏利文的生平和21圣礼的解说,以及《赤红大典》所讲述的破解方法,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苏利文伪造而成的陷阱诱饵罢了。

        苏利文执行21圣礼,为的不是找回将他抛弃的冷酷母亲,也不是将302室的房间变成活着的母亲的替代品,他只不过是想要向他憎恨的人们复仇,并借着这场永远也不会完成的残缺仪式,嘲笑他们和他们为之所疯狂的宗教而已。至于那个他的弱点,所谓的“界灵”,其实是被绝望和疼痛所侵蚀的教会Valtiel派祭司吉米·斯通的可悲灵魂。他在被那个原本应该被祭献,却被苏利文放走的第21个灵魂,用神圣之枪一次次捅穿时,终于发出了恶魔所期待的凄厉而绝望的惨叫。

        苏利文终于彻底地胜利了。亨利并非是死于圣礼执行人之手,而是他自己杀死了自己,所以亨利并没有真正地成为第21号祭品,21圣礼变成了永远也无法完成的残次笑话,而这个可爱又可怜的灵魂却又因为死亡而完全归属了死亡之地,变成了苏利文的所有物。他将他重新放回了死亡之地新建成的“南灰原山庄公寓302室”里,等待他醒来,然后因为真相又一次瑟瑟发抖。

        1天后,当苏利文步入那间302室房,看见了正照着镜子,并给自己假想出了镜像翻转的“21/21”印迹的亨利。惊讶和喜悦盈满了苏利文的整个灵魂。他以为他抓来的小仓鼠会憎恨他,并躲避一切与他相关的东西和记忆。可他错了,那胆小的小东西的内心分明是爱着他的,渴望着烙上他的记号,成为他透明牢笼中饲养的宠物。

『你就如此希望成为我的猎物吗?』恶魔这样问道,却早已知晓了答案。苏利文笑着擦走了虚假的字迹,用自己的血换上了真的。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