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寂静岭】半AU鬼来电系列15 苏利文篇《七宗罪》5(1121)

        窗外的太阳升起又落下,亨利茫然又警惕地坐在卧室里盯视着客厅。在那里的沙发上,苏利文斜靠着,随意地翻动着亨利收藏在302室的杂志。其中一本专题讲述时间跳跃的科幻刊物被他拿在手里,细细地阅读着,脸上的表情仿佛是沉浸入了故事中的奇幻和悬疑。

        亨利还记得那本杂志上的内容,他也曾经多次翻看它,被它的异想天开和逻辑缜密所吸引。但做出穿越时空的机器,去改变过去,现实中又如何能真的做到呢?叹了口气,亨利垮下肩来。如果可能他当然也想要尝试,去改变既定的事实,去帮助别人也帮助自己。但这不过是异想天开而已,他能做的只有在这里瞪着苏利文,然后祈祷能暂时地和平相除,而不是立刻被做成四肢折断、丧失理智和意识,四处乱爬着的恐怖鬼魂。

        不一会儿,他竖起的耳朵里听到了苏利文的低笑声。这令他毛骨悚然,并肯定地预感到有什么糟糕的事会在不久后发生。

        但苏利文仅仅是放下杂志,向他指了指摆在电话机边的时钟。

        『你知道吗?在这里,没有什么过去与未来之分。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最终死亡的人都会汇聚到这里,也许某一天你还能看见留在这里已经数百年的古人亡魂。』恶魔说。

        亨利带着怀疑倾听着,而视线却不断地瞥向那个被指点过的时钟。时钟上的时间,赫然标着2003年9月21日下午3时13分。然而亨利很清楚地记得,之前没多久他还确认过时间,那是至少看似正常的2001年9月31日早晨十点。

        不自禁地,他将手伸向那个“坏掉”的时钟,却在下一刻停留在了靠他更近的电话机的上方,因为那里的来电显示屏幕不断地闪动着,并在同样的时间“09-21-2003 17:14”与一个陌生的号码之间来回变换。

        犹豫了大约3分钟,亨利最终还是选择拿起了电话听筒。就在那一瞬间,听筒里响起了一个男孩儿的哭喊的声音。『Please! Help me! Help Alex, my brother! He……Dad……please hurry!』

        亨利不知所措地长大了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愣了几秒后,猛然惊觉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至少应该问问男孩的位置好提他报警,但那通莫名的电话早已被挂断了,而从最后的声音来判断,似乎是一名年长的女性,可能是男孩的母亲飞奔赶来呵斥男孩并挂断了电话。

        这只是孩子的恶作剧吗?亨利问自己。可男孩子哭得是如此的真切和焦急。

        『看这个来电时间,应该是牧羊人溪谷150周年的纪念。看起来那些教会的人又会做点什么来“感恩”和“祈祷”了,不是吗?』

        循声,亨利抬起头,发现苏利文竟然已经站立在了他的眼前,并对他打出一个“杀死”的手势。

        『不过你不用担心那个孩子,他是个幸运的小家伙,被选中的是他的兄弟,而不是他本人。』随即地,苏利文又摊开手,表情轻松地仿佛是在说着节日里大家会按惯例宰杀掉一只被选中的火鸡。

        由于愤怒,亨利瞬间抛去了恐惧,一把推远了依旧笑着的恶鬼,疯狂地抓起听筒,想要回拨刚才的那个号码,可无论他尝试了多少次,听到的只有无人接听的提示音。

        『已经晚了,早就不是那个时间了。』苏利文似乎并不生气,依旧微笑着提醒亨利。

        当亨利的目光回转到时钟和电话机屏幕所显示的时间时,才发现,那里已经俨然变成了2007年的11月。

        『很有意思吧,这个电话机。』不等亨利说什么,苏利文便又走了出去,拿上他方才细读的那本关于时间跳跃的科幻杂志,对着亨利挥了挥,然后走出了302室房门,消失了踪影。

        之后的两天里,苏利文都没有再回来。而亨利则是时时刻刻地都守着那个电话,盯着那个时钟。他想要那么一个机会,也许电话可以改变他的人生,以及其他人的人生。

 

        “11-03-1983  21:00”当时间变换为这个数字时,亨利幼时的记忆再一次被提到了眼前。这是通往寂静岭的公路上,游客哈里·梅森及其女儿出车祸的几分钟前,也是他第一次亲自接听到“鬼来电”时电话所显示的几分钟前。

        一种希望像是奔牛一般撞进了亨利的脑子。他决定要试试,阻止悲剧的发生。

        在从报道得知当时车祸发生前他们刚离开一家加油站时,亨利通过查看黄页获得了那家加油站的公用电话号码。抱着尝试和侥幸的心情,他拨通了电话,而幸运的是,接起电话的正是哈里·梅森本人。

        但这位父亲并没有将亨利“预言”般的警告当作好心的提醒,反而将他看作是一个跟踪他们的疯子。他怒骂着挂断了电话。而亨利知道,悲剧很快就会发生。

        就像是鬼使神差一般,在捡起希望又失望的时刻,依旧不愿意放下电话听筒的亨利,选择了拨通记忆中那个熟悉的号码,本能地想要说服过去的自己去阻止事故的发生,或者至少为他们叫去救援。可他忘记了,那时年方7岁的自己接到电话,能意识到的只有恐惧而已。无论他如何解释,还是孩子的亨利都没有说话,只是发出惊恐的呜呜声。最终,已经死去多时的成年的亨利,与过去那个年幼的亨利,同时在听筒里听见了汽车撞击护栏时发出的巨大声响。

        失败的气馁让亨利扔掉了电话,躺倒在床上,合上了眼睛。由于之前守着时钟太久,疲惫让他很快地进入了梦境。他梦到自己走到了那家加油站,然后用力地敲打梅森家的车窗,想要制止他们离开,却得到了车中女孩投来的惊恐眼神。

        『你还想再试一下吗?』亨利被出现在耳边的这句话惊醒,然后发现苏利文正站在他的床头边,一手拿着电话本,一手拿着听筒递向他。

        『我找到了哈里·梅森的手机号码。』苏利文将一个下方画了红线的号码推到亨利的眼前。而电话上的时间已经是1983年11月3日晚上的10点21分。

        在苏利文的视线下,亨利将信将疑地拨下了那个号码。铃声响起十来次,直到亨利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对方终于接起了电话。然而,哈里梅森依旧没有相信亨利,反倒是更加地烦躁不安起来,他狂躁地威胁亨利不要再骚扰他们,并说会掉头到之前刚路过的加油站报警。通过电话,亨利甚至能听到他加大油门后车子引擎发出的轰鸣声。

        一个糟糕的预感在亨利的脑子中形成。一个被陌生电话惊吓到的司机,一边接着电话与人争吵,一边开车会发生什么事?瞬间,寒冷遍布了亨利的全身。他用最快的速度挂断了电话,愣愣地坐在床头。

        『不会的……』他喃喃自语,却已经明白了一些可怕的事实。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