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寂静岭】半AU鬼来电系列16完 苏利文篇《七宗罪》6完(1121)

        可亨利又怎么会轻言放弃呢?他就是如此的一个人,仿佛是细小的沙砾,虽然被无数次踩在脚底,却能依旧坚硬地甚至可以磨穿地面和鞋底。

        “鬼来电”事件虽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但也让他清楚地记得几次事故或死亡所发生的时间,所以他在之后又尝试了好几次,却也同样以失败告终。仿佛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既定的命运和无法逃避的死亡似的。并且,就像是要给他更多的嘲讽,当他失败后,总会有一个来自过去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他拨来通话,而当他提起听筒的那一瞬间,就能听到过去同样的内容。

        又过了一周,亨利几乎尝试了所有能够尝试的。在失望和疲乏的侵袭下,亨利再次入睡。醒来时,不出所料地,苏利文又在他眼前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被吵醒的倦意和失败后的郁闷顿时化作怒气,从亨利张开的嘴里冲了出去,化作质问。

        『没什么,只是偶尔会想想,如果能改变过去,会怎样。』苏利文耸了耸肩,自顾自地在床边坐下。『所以很想知道你的努力会不会成功。』

        亨利顿时噎住了,一种愧疚蒙上心头。但他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变一个他完全不了解的人的过去,他甚至连他的生日都不知道。

        在苏利文走后,他便长时间地陷入了沉思,而一些胡思乱想也乘虚而入挤占了他的脑袋。他思考着,如果这个杀人凶手并没有一个悲惨的童年,是不是就可以彻底地改变他的命运?进而也可以改变那些被他杀害的人的不幸未来?甚至是自己死亡的既定事实?也许他只要向监察部门锲而不舍地打去电话,举报那该死的希望之家孤儿院就行了。然后,他便会发现自己在普通的公寓里普通地醒来,继续他普通的人生。

        可事情根本没有那么容易,无论电话显示屏上的时间倒回1970年之前多久,亨利都无法拨通任何监察或投诉部门的电话,甚至也无法拨通911的紧急电话,他的呼唤就像是沉入了深海之中,无人可以听闻。

        最终,电话的时间定格在了1991年的3月23日22点。那是沃特·苏利文在看守所最后的夜晚,第二天他便被发现陈尸在牢房中。虽然亨利不曾询问过这个恶灵他人生最后一日发生了什么,但他早已经知道了其中的过程,不仅仅是通过报道,更是通过过去接到的“鬼来电”和之后的那个噩梦。

        所以,当亨利看到那个时间时,就立刻跳了起来,将电话机整个从桌子上捧了过来。他想要阻止苏利文的自杀,这样至少可以拯救之后的牺牲者们,同时也给了那个扭曲的凶手一个重获人生的机会,在赎清罪孽、清醒头脑之后。

        然而,这一次“与过去”通话的过程同之前截然不同,当亨利完成拨号的一刹那间,他面前的302室墙便变成了透明的玻璃,而彼方不是303或者其他死亡之地的风景,而是当年看押苏利文的牢狱。

        他看着围着铁栏的屋子里,桌上的电话和自己听筒里的拨号音以同步的速度响起,而身着橙色囚服的苏利文带着手铐和脚镣,被警官押送进来。

        慌乱和不知所措突然地笼罩了亨利,看着那个瘦削又凌乱的在押犯拎起话筒的瞬间,他语无伦次了起来,不知道怎么去说服一个被憎恨彻底蒙蔽的人。『也许有些事已经无法挽回了,但用勺子自杀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最终在度过了紧张的口吃期后,他这么说。

        于是他又犯下了一个无法挽回的严重错误。他将自己以及未来彻底暴露给了对手,而他却直到此刻都尚未明白自己会被这个恶魔盯上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电话,这句不经意的劝解话语。

        正如之后亨利所了解的苏利文,这个总是掌控着一切的男人断然拒绝了亨利的“正义”和“善意”,他用刺破喉咙喷涌而出的鲜血作为盛大的剧目来回答了亨利,并且暗示他,那个凭空制造了凶器而导致自己死亡的人就是亨利。

        也许,第一次通过“鬼来电”听到这一幕的大学生亨利,并不理解那一句“我们是一样的人”意味着什么;第二次,在梦境中看见这真实的自杀场景的年轻亨利,依旧不明白这话中的含义和中伤。但这一次,在经历了死亡之后,在看到受伤的艾琳又明白了自己的恐惧在死亡之地的影响下会产生什么后,他终于理解了——

        “一样的人”不仅仅是指他们在死亡之地中具有类似的“创造能力”,更是指他们同样是背负了鲜血的杀人凶手。苏利文杀死了那20个牺牲者,而亨利……他杀死了苏利文,以及之前鬼来电中涉及的人。他的“告诫”电话吓坏了哈里·梅森,让他在惊慌中出了车祸;他凭空传去的声音,让杀死妻子后神志不清的詹姆斯·桑德兰彻底因为恐惧而发了疯,在厕所里摔破了头;他暗示了原本就对生命漠视的苏利文,他“命运”注定是用勺子柄自裁,而令他真的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尽管亨利一点也不想要这样的事发生,但它们的的确确发生了,由于他。

        『不……!』在苏利文倒下的幻影消失后,完全明白过来的亨利跪倒在地面上,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悲痛呼喊。『不!不!不!不该是这样的……不能是这样的……』

        伴随着时钟指针胡乱旋转的咕噜声,亨利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了地面。

        他沉默了。

        当潮湿的水渍全部干涸后,他站了起来。重新又守在了电话边,那是他最后的固执。他在等待那个时刻,那个可以让他与302室中尚活着的自己通话的机会。这一次,他要阻止那个过去的愚蠢的自己,他要告诉自己,只要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去思索,噩梦就会结束,他不会被自己的幻想蒙蔽到摔死,艾琳也不会有事,哈里·梅森、詹姆斯·桑德兰,甚至是苏利文就有可能还活着,所有人的未来还能继续。

        然而,他其实又怎会不知道结局?

        当他的劝告电话被另一个自己挂断时,苏利文出现,坐在他的床边露出可怕的笑容。一如过去亨利还是个活人时,他站在他床头那样,全部都预料到,全部都在掌控中的,自信和嘲讽的笑。他宣告着自己永远的胜利,以及对于在长久失败中无力挣扎的亨利的那么一点点同情。

        『我们是一样的,可你永远也赢不了我。』

        亨利在这一刻方才听清了恶魔的话语。


                                                          FIN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