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TV康斯坦丁&TV路西法】诚恳的骗子4(路康)

       『嗨!我们又见面了。』在康斯坦丁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地狱之主那张充满了愉悦的笑脸,还有那快乐简直要溢出来的声音也直直地穿刺入耳中,让他从即将滑入死亡前那宁静的梦幻中猛然醒来。
       『不,不,不,不劳您费力迎接。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的。』即使拖着失血和被浓烟窒息的衰弱身体,剧烈地咳嗽着,这不着调的男人似乎还是保有着那坚韧的、独树一帜的幽默感。
       路西法一愣。而就在这档口,克萝伊早已经推开他,引导着急救人员围了上来,把那个硬挺着几乎要丧失意识的伤者,那个几近掉入地狱魔王虎口的骗子法师七手八脚地抬走了。
       『失血、烧伤,吸入的烟雾可能灼伤了肺部。』随车医生对康斯坦丁做了一个迅速的简单评估,并给他带上了氧气面罩。『患者的姓名?』他问克洛伊。
       『John Constantine。』
       然后,在路西法露出震惊的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克洛伊跟着担架跳上了救护车,并把企图跟随的他推搡了下去。当救护车门被关闭的时候,满怀恼怒的魔王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个混账魔法师得意洋洋地向他挥手告别的样子。
       『Good bye, love.』隔着车窗玻璃,那人作出无声的口型。
       这一回,路西法是完完全全地下定了决心,必须要认真、踏实地和对方杠上了。别人的吃亏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哪怕那个吃亏而暴跳如雷的是他的亲生母亲。但他自己的失利不一样,那让他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被耍弄的耻辱,以及猛然暴涨的对捕猎的兴趣。
       但无论从哪个层面考虑,他都得小心地绕开克洛伊。介于那个家伙的伤势,路西法猜他至少得在医院里呆上个十天半月的。他不需要急着在第一天就像是条被牛排勾引的狗……咳咳……被上等红酒和美人所诱惑的绅士一般快步向前。这会给人留下一个坏印象,克洛伊会认为他是一个对对方有所企图的、需要严格监控隔离的家伙。而康斯坦丁……路西法觉得一个太过着急的魔王会在敌手面前大大地丢了身价,以及斡旋、战斗的乐趣,毕竟和一个躺在病床上插着呼吸机和各种管子的人决斗,就算是普通人,那也值得鄙视。
       然而,显然他太轻敌了,毕竟他没有真正正式地与那个骗子法师交过手,所以并不明白对方的伎俩,以及到底有多滑头。等到第三天,路西法踏着轻快的步子,来到医院探望刚从重症监护室被转移出来的康斯坦丁时,留给他的只有一个凌乱的床铺,并且早已不含一丝温度。

       人流如织的街道上,一个在病号服上直接套着脏风衣的瘦弱男人站在公用电话亭前,往电话计费盒里投下几枚硬币。不一会儿,电话另一端便传来了友人焦急又关切的声音。『什么?上帝啊!你在哪里?我马上来接你!说实在的,你就不能好好地在医院多呆几天?』
       『不了,查斯。我可不想看见地狱之主拿来的探病花束。』在寒风中,男人哆嗦了一下,然后用包着绷带的手搓了搓从反穿衣中露出的两条光腿。『拜托开快点,我都要被冻死了。』为了证明这一点,他还应景地冲着电话听筒打了个喷嚏。
       在之后大约5个小时内,康斯坦丁以他落魄的可怜状态,骗得了一个好心的遛狗老太的同情,给了他一块价值至少200美元的羊毛披肩保暖,然后又从热狗摊位的小贩那里骗到了食物和水。而在水被他喝完后,那个空纸杯又被他变成了新的挣钱工具,往公园人堆里一坐,面前放上那个纸杯,在查斯找到他之前,他就又赚了大约200美元。
       当他坐到查斯的车后座上,舒服地啃着对方给他带的热果汁和披萨时,他早就把这次损失的钱翻倍地捞回来了。
       『你到底干了什么,又惹到这么个可怕角色了?』从反光镜看着后座的康斯坦丁,查斯感觉头疼。
       『这次真的什么都没干。我保证!』骗子露出诚恳的笑容。
       『你知道这招对我没用。你从路西法那里偷了什么?』反光镜里印着司机无奈又有点儿恼的表情。

       而坐在克萝伊办公桌对面,因为猎物逃脱的不满心情而胡搅蛮缠的另一个当事人,也面对着警官同样的脸。
       『所以他,那个康斯坦丁惹到你什么了?你要一直追到医院里,而他要拖着满身伤没好就逃跑?』克萝伊盯着魔王的眼睛,想要从里面看出答案。她看到了愤怒,却不是憎恨,看到了执着,却不是偏执。
       『你叫他小骗子。他偷了你什么?』最终她好奇地问。

       『你就当我偷了他的心好了。』康斯坦丁俏皮地眨眨右眼,耸耸肩说。

       『他偷了我的心。』路西法用慢动作眨了眨眼,故意带着忧郁的长叹调说。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