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2(ALL Seb)

        Sebastian紧紧握拳的双手在颤抖,一则是愤怒,一则是恐惧。他知道Ruvik的话意味着什么。即使寻找到了那么一个可以容纳Lily思维和灵魂的人,但他又怎能自私地让别人的灵魂消失,好拯救他的女儿?Lily不可能再在现实中醒来,已经毫无机会。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所以你自愿被扯着沉入妻子设下的最后的陷阱里,被那个没有象征着不幸的黑色的,纯白海洋所淹没。』Ruvik用了一个比喻,又可能他有某种方法窥探到了Myra所制造的怪物们。要说Ruvik逃出系统后就去享受活着的人生,而什么都没做的话,Sebastian绝对不会相信。

        『那又怎样,我已经发誓不会再丢下Lily了。我会一直陪在她身边!』Sebastian咬着牙决绝地说,将女儿搂到了怀里。

        『既然如此,既然你已经决定自愿被拽入白色海洋中溺死,为什么却还紧握着你的枪呢。』另一个比拟。Ruvik可能是指他所提供的信息,也可能指别的。Sebastian虽然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并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在美梦中与所爱的家人一起走向死亡,而仍由莫比乌斯的犯罪者们逍遥法外。

        『你不会以为你妻子成为核心后真的能消灭莫比乌斯吧?』白发的男人挑了挑眉毛。『给你造出这么一个破绽百出的陷阱,已经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量,她甚至都无法稳定自己的形态了。』

        随着话音,Sebastian彻底绷紧了神经。他似乎能够听到屋顶上传来的,妻子痛苦的呜咽声。

        『她坚持不了多久了,再过几天,可能只是几小时,这个世界就会崩塌。』尽管Stem系统的设计者这么说,但Sebastian有些怀疑,毕竟这里虽然地方不大,却看起来相当稳固。与到处是地裂和倒错空间的和乐镇大有不同。

        『不,只要你不离开,不离开我们,这里就不会有问题。你不会抛下我们的吧?亲爱的。』 就在Sebastian流露出疑惑的时候,Myra的声音空灵地降落在周围。这仿佛就是一个响雷,劈向之前否认一切的Sebastian的头顶。

        随着大笑声,Ruvik的身影渐渐又淡去。但那些他曾说过的话,却像是铁锤留下的裂隙一样留在了前警探家那白色的墙壁上。

        Sebastian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而他聪明可爱的Lily却带着泪痕退开了几步。

        『爸爸应该去工作。』她突然说,『爸爸的工作是帮助很多人。我不能因为想念爸爸,就不让爸爸去工作。』她用力地咬着嘴唇,摇着头。『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Lily不应该是不懂事的只想到自己的坏孩子。』她依旧颤巍巍地在哭泣,却在鼓励着难以抉择的Sebastian。

        用拇指擦掉了女儿的眼泪,这位矛盾的父亲的痛苦一览无余。但他必须要作出选择。是再一次违背誓言而陷入悔意,又或者放弃一切,他的执着、他的正义、以及他的人生价值。

        『Sebastian,你不能离开!』Myra的声音变得愤怒,同时又充满了巨大的悲伤。她投影在玻璃窗上的样子,虚弱而无力。她依旧用白色的蕾丝蒙着眼睛,而腰部以下的躯体融入白色的石膏土里。她就像神话里美丽却可怕的美杜莎一般。可Sebastian从来没有读过神话,那形态对他来说,只是象征着“盲目”而已。

        『Myra……』他轻声呼唤着妻子。在过去,这通常意味着他已下定决心,无需多语。

        『你不能……你不可能离开这里……』妻子的嗓音中夹杂着哭泣。『因为……因为……』她几度哽咽,始终说不下去。

        『因为你已经死了。』Kidman突然出现在Ruvik曾经站立的地方。

        『才没有!』Lily抓着父亲的袖子,看入Kidman的眼睛里。但她的眼中,没有丝毫的动摇和欺骗之意。

        『你已经知道了,灯塔精神病院的系统中,除了Leslie,只有一人幸存。』Sebastian曾经的下属,也是曾经背叛了他的人,用压抑着颤音的语调说。

        『我看见了。那些记录了心跳和其他数据的屏幕,其中只有一个还有着读数。』前警探显得有些疲惫,这个话题让他又一次想到了他那个被枪击中的搭档Joseph。

        『所以你以为Joseph死了。』无视了力图阻止她继续说话的Myra,Kidman缓缓地说着。犹如在绝境中的人最后的遗言,她必须要全部地吐露,一点不剩。『但你错了。我没有骗你,他还活着,他脱出回到了警局里。而你……你的肉体无法承受系统连接带来的影响,在最初的12小时中就已经停止了呼吸。』

        『莫比乌斯以为你死了。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可你的思维数据却留在了系统里,无法删除,甚至只要你不现身,再好的数据工程师都无法找到你。你变成了中枢里的幽灵。』

        Sebastian用惊讶的表情瞪着Kidman,像是她在说着什么天方夜谭。

        『你消失已经三年了,而且当时被注入的是灯塔精神病院的初代系统,而那个系统在那场破坏之后就被停用了。数据工程师复制了一部分的核心程序到新系统,然后在这个的基础上建立了现在的新系统和和乐镇。』Kidman低下头,双手交叠着来回撮动,像是在回忆。『所以,那一天数据维护员说你突然出现在了和乐镇的酒吧里时,没有人相信。可那是现实。』

        『你回来了,在你女儿的意识突然消失的档口。这绝对不是巧合。但莫比乌斯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没有核心意味着整个系统和数据将很快崩裂,他们数年的努力将付之东流。为了挽回损失,主管决定孤注一掷,将我注入系统来接触你。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唯独不同的是,你并不是被绑架而注入系统的,你原本就在系统里。』

        倾听着Kidman的诉说,Sebastian不可置信地来回翻动观察着自己的双手,无论如何看,自己都不像一个幽灵。可他对于离开灯塔精神病院之后三年具体发生了什么,的确记不太清晰。他只知道自己四处呼喊,告诉大家莫比乌斯的阴谋和灯塔精神病院的惨案,但没有人作出反应。他被孤立了,只能陷入消沉。他在酒精的作用里沉睡,不知道度过了多久,他以为这是酗酒导致的。

        那只是亡魂的梦吗?亡魂还会做梦?

        『听我说,Sebastian。』Kidman叫他,将他的思绪拉回来。『如果你想要离开,回去现实里,那么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前警探顿时皱起眉,『我的身体不是已经死了吗?我怎么离开?』

        『你原本的躯体的确已经消失。但和乐镇项目的志愿者中,还有一个人留有存活的空躯壳。他处于失去意识的昏迷中,如果不注入意识,他剩下的时间可能也不会太多。』

        『你是让我像Ruvik一样夺取别人的……』Sebastian站起来,像只充满了敌意的猫,眯着眼睛,观察着眼前的女人。『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为什么想要我离开这里,帮我离开这里?』

        『因为莫比乌斯正在做最后的数据测试和调整,完成后他们就会清除和乐镇的幸存者和整个和乐镇的相关数据,然后重建一个规模你无法想象的新地图。』Kidman将一张蓝图推到Sebastian眼前,那里的数据显示,新的系统将会是将近一个州的人群规模。『他们需要一个新核心。Lily在极限测试中最多只能撑起4个和乐镇。而且单个活体大脑的维护需要非常小心。而没有肉体,连脑都不需要有的核心将是更好的选择。』

        她抬起眼,看向Sebastian。『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而当他们成功后,你觉得他们还会留着一个已经无用的脑吗?』

        『如果你继续在这里,而不去阻止他们。那这里留下的将会只有“你”的美梦了。』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