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3(ALL Seb)

        『够了!已经够了!』Myra终于不再是幻影,她出现在屋外的院落里,巨大的半截身躯挥舞着双臂,将整个地面都砸得哐哐作响。『不要再怂恿他离开了!如果将意识转移到另一个身躯里有那么容易的话,我的Lily早就已经正正常常地去上学,和其他孩子们玩耍了!』

        她大叫着,『Kidman!你明明就知道,转移到频率不合的躯体会真的彻底完全地杀了他!』乳白色的眼泪像是瀑布一样从巨型又扭曲的头颅里倒落而下。


  • 章二·频率共振

        ——世间万物都是由大小不一的原子组成,而这些最小单位并不是固定不动的,它们按照各自独特的方式和速度运动着。故而不同的物质有着其自有的原子电荷运动频率,又可以说不同的原子运动频率导致了即使是组成成分相同也会成为不同的东西。

        不同频率的电子之间会相互影响,从而导致彼此改变,但在自然界中,这种改变是有限的。可一旦突破这个限度会如何?大约就像碳会变成钻石吧,整个物质形态会发生完全的变化。现代科学早已介入这个领域,但其他学者只是热衷于用廉价材料制造人工宝石罢了,只有莫比乌斯,他们以人的精神作为实验品。


        Lily歪着头。关于频率共振的厉害她并不明白,她只知道在那样的共振抖动的地方铺上薄薄的细腻沙粒的话,不会儿就会出现一副奇妙的沙画。她以前玩过很多次,在前一天的晚上她还玩过,而那副作品正放在她的小书桌上。

        Lily是一个聪明又善于观察的孩子,但那并不意味着她要把明显的事实说出来。比如,爸爸虽然假装很普通地容忍着那只猫的恶作剧,实际上却在很警觉地提防它犹如提防一个犯人;又比如,爸爸虽然表现得很讨厌那只猫,实际上他们在某些时候却很合拍。抱歉,Lily在心底说,但喵先生真的很像是一个人类。

        猫先生会在她画画或者做手工时蹲在她的桌上,但它不会捣蛋,除非Lily把作品弄糟了,却又不想返工,而干脆偷懒放弃,打算将就着把它们当作完成品收藏起来的时候。那时候,它就会一巴掌把它们弄坏,或者在画面上留下怎么也擦不掉的脚印,来把迫使Lily不得不把这些作品报废了重来。看起来猫先生就像是一个严格的美术老师,Lily在心里叹了口气。蜡笔画还行,可在沙画上,她总是失败。

        而前一晚她之所以又拿出沙画的工具,就是因为那些共振,她听说共振制造的沙画会很完美。所以她悄悄地拿着工具去了爸爸的房间,那些振动的源头。

        爸爸睡着时会打呼噜,Lily早就知道了,因为他疲劳的时候那呼噜声会很响,就像是那种摩托车没熄火的声音。而猫也会发出呼噜声,不过猫和爸爸不同,它们呼噜的时候总是醒着。但你能想象,爸爸和猫发出同样频率的呼噜声吗?特别好玩。一想到这个,Lily就乐了。

        那时候,她追着猫先生来到了爸爸的房间。在门口,她看着猫跳上了正熟睡的爸爸的床,然后在他的枕头上团成一团。一会儿,猫先生又动了动,略微舒展开一点。它把两只前爪搭在Sebastian的额头上,那动作就好像抱着他的头,仿佛那是一个玩具球一样。而它的脚,其中一只的肉垫几乎都要塞进他的嘴里。猫似乎是很高兴的样子,猫愉快的时候就会发出那种呼噜声。

        Lily回忆了一下,最初爸爸的呼噜声和猫先生的呼噜声显然不怎么同步,它们此起彼伏,就好像在争谁厉害似的。之后,那声音的频率慢慢变得接近了,当它们用统一的步调和频率响起的时候,环境共振就这么发生了。Lily能感觉到周围抖动的空气以及房间里包括墙壁和地板在内的所有物品的振动。

        床头柜的水杯里激起了特殊形态的水波,而喀拉作响的窗子上雨滴也被震得起了一层雾气。Lily突然灵感突发,也可能是白天她在玩沙子时,猫在木框上磨爪子,而振动把沙堆搞出了有趣的图形。蹑手蹑脚地,她将沙画的工具从自己房间搬了过来,把铺满了薄沙层的木框放在了Sebastian屋子的床头柜上。

        在一阵持续的和铉呼噜声振动后,白色的沙子在黑色的底面上,显现出了既像银河光芒四射,又像吞噬着一切的黑洞一般的画面。在猫咪起身把沙子弄乱,或者爸爸醒来发现猫在他屋子里,惊慌中把沙子弄乱之前,Lily赶紧将胶水喷上了画面,把一切都固定住。

        等她抬头时,猫已经从床上跳了下来,盯着她看。Lily很满意这幅画,但她可不知道猫先生会怎么看。小跑着,她把她的“大作”藏了起来。下一刻猫跟了出去,留下Sebastian一人继续睡着。

 

        然而一小时后,起身的Sebastian还是在隐约中感到了异常。刷牙的时候,他感觉眼睛有点儿痒,又有点儿硌得慌,就像是眼睑里进了灰尘。他用手揉了揉,拧出一条细黑线来。这显然不是尘土,而且那种从眼睑内侧拉出异物的感觉相当糟糕。Sebastian起初以为是他自己自然脱落的睫毛活或者眉毛,但那条黑色的毛发显然比那长得多,但比起头发又短和细了不少,又不似衣物纤维那么柔软。仔细观察了一番后,Sebastian意识到那是一根的黑色猫毛。而刚起床的他显然是在床上粘上的。

        那该死的Stefano看起来不但在他熟睡的时候进了他的屋子,很可能还跳上了他的床。

        Sebastian重重地抹了一下脸,『上帝啊……』他不知道那家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看起来Stefano尚没有立刻杀掉他的意思。也许就像是过去那样,Stefano想要让他感觉到恐惧,然后一点点地折磨死他。

        『怎么折磨?用猫毛吗?』一个嘲讽的声音突然在近处响起。Sebastian立刻疑神疑鬼地从厕所探出头到处寻找黑猫的影子。『我不知道原来你对猫毛过敏。』那声音又瞬间移动到了另一侧。

        『不好意思,我只对Stefano Valentin过敏。』Sebastian自言自语地对着空气说。他警觉地慢慢旋转身体,似乎在感应着什么。自从回到家中后,他的第六感却越发地明锐了。他总是能听见一些有节奏的滴滴声,就像是在学校的救援和搜索课程中,尝试追踪不知名的无线电讯号时,通过电波接收设备听到的那样。他甚至能通过节奏想象出它们的波形。

                                               TBC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