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4(ALL Seb)

        观测频率的确是个大问题,幸好能通过设备将它们转换为波形图,比起单纯的数字,那样的方式相当直观又便利。Kidman看了一眼手中的移动终端显示器,那里标识着和乐镇仅有的幸存者的躯体频率波段。

        正如Myra所说的,将意识导入躯体的条件是两者的频率相合,如果不合将会导致导入失败,并会影响意识体的完整性,使其精神进入不可逆的混乱状态,甚至可能会令意识和感知全部支离破碎。然而这里指的频率相合并不是非得完全相同,只要两者间的差异在一定的小范围内,即意识体的频率在躯体频率接受许可波段内,就可以完成导入。当然,两者的差异越小,波形图越接近完全重合,同步率就约越高,导入的成功率就越高,导入后会产生的后遗症也就越小。

        Sebastian Castellanos的频率虽然处于幸存者躯体许可波段的红线边缘了,但多少可以一试。比起系统被重置,所有无法抽离的人都全部消失的结局,拼死一搏是目前仅有的方法了。只要Sebastian的意志足够坚定,就可以从这场磨难中挺过来,真正地从噩梦里醒来,成为一个活人。既然他从灯塔精神病院和和乐镇的疯狂中完好地熬过来了,Kidman相信他能承受接下来抽离过程中的一切。

        然而,Myra的悲观念头也同样难以忽视。万一呢?毕竟两人间的频率依然有不小的差距,一旦失败那真的会杀了他。略微动摇的Kidman将显示器拿近了一些,在屏幕上移动手指放大了图片,想要确认Sebastian的频率是否在警示红线之内。

        但下一刻,一种震惊混着些许的恐惧出现在她的灵魂深处。现在屏幕上所指示的Sebastian的精神频率,不仅仅在红线内,并且在标识成功率65%的黄线边缘内。

        顿时,Kidman握着终端的手滋出了一层薄汗。她不相信自己之前是看差了。红线和黄线之间相隔着几乎整个许可范围的1/5,并且她之前是确认再三后才忐忑地提出了那个建议,她不可能看错了如此重要的数据。剩下的答案很明显,两个频率至少有一个在改变。

        Kidman从没有听说过频率会在自然的状况下发生改变,就像人的基因,在受精卵成型后就已经注定了。虽然莫比乌斯正在寻求改变频率的途径,利用电子运动产生的引力,可以引导其他精神体的频率向一个中心目标靠近。这个过程中,需要一个“初始”频率,即一个作为媒介的精神体,这就是“核心”。用人工电磁波刺激核心,然后依靠核心被激发的“频率共振”现象,从而影响周围一定距离的精神体。所以,“核心”必须足够稳固,越稳固的核心,在维持其不崩溃的情况下能够影响越大的范围。

        而核心的稳固有两个必备条件,其一是物理稳固,即其频率在刺激下也能够保持稳定,而不是在激发过程中电子轨道自行离散导致崩溃;其二是精神稳定,即其精神不会在系统中受影响而“污染”,也就是说核心脑波创造的梦境会是一个平和无争的美好世界,而不是各种怪物肆虐、争端四起的疯狂末日。Ruvik符合条件一,而被照顾和教育得非常好的Lily则符合全部两个条件。所以她才会在濒死时被选为了“核心”。

        可无论如何,这种改变频率的程度是有限的。一则是,核心在安全范围内所制造的“共振”引力有限,二是,这种频率改变只有在非常小的程度时才是安全的。莫比乌斯做过实验,当开启核心最大影响场的时候,接近核心直径10米范围内的大多数实验精神体都进入了反应迟滞的状态,接近核心直径1米范围则几乎所有的实验精神体都变成了痴呆,毫无自我意识,并有少数实验精神体进入了狂躁状态出现攻击性,且在撤去核心的频率共振场后,以上的影响依旧无法消退。

        是Lily为了拯救父亲而对他的频率进行了干扰吗?Kidman不禁怀疑。如果Sebastian的精神频率受核心影响突然大幅变化,是不是也会像那些其他的实验体一样……

        她慌张地将目光从终端屏幕上收回来,转而投向一边看着她与Myra争执的Sebastian。

        这位前警探呆呆地站立在那里,目光看似并没有聚焦在她们任何人身上,但也不像一般痴呆的患者那样眼神涣散,他更像是越过了她们,看向远处。

        哪里有什么?Kidman以同样的角度望去,看见的只有被白色的“雪”盖满的道路。她心中的恐惧放大了,有什么无法说清的预感梗在胸口。她害怕的不是Sebastian会变化,而是这整个世界会变化,是莫比乌斯不顾她们尚在系统里,便停止核心的维持。

 

        Sebastian听见了世界崩裂前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真实世界发生强烈地震前一刻的预告,那些深达千尺的地层深处地壳应力改变的断裂音。

        然后,整个Stem构建的世界,以他为中心一分为二。前方是白色,温馨的家园,它犹如一个由LED屏组建成的空间,而一道道黑色的裂纹正在屏幕表面快速延伸,时不时地,一些小块的碎片掉落了下来,纯白的家园画面漏出背后斑驳的黑色空洞。回过头去,他的身后却是一条黑夜的森林小径,与家的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可在道路的最深处,却散发着一线柔和的昏黄灯光。森林遮挡了大部分的视野,让Sebastian无法看见道路的尽头是何处,可一曲熟悉的音乐从那里幽幽地随风飘来。

 

        惊恐和绝望猛然笼罩了Kidman内心的一切,当她看见原本正常的Lily开始痛苦地抱头尖叫,而周围的所有场景都随着她幼小脸上的裂痕而纷纷碎落时,“完了”这个词占据了她的脑海。

        Myra在持续尖叫,发泄她对莫乌比斯的愤怒和恨意,但那完全无济于事。她也跟着周围的场景在渐渐化作白色的尘泥而陨落。

        只有Sebastian,这位坚韧又强大的父亲,他将他的女儿仅仅抱在怀里,安抚她,并且开始为她,为他们寻找出路。

        『你得出去,马上!』Kidman在世界崩塌的轰鸣声里大喊。她知道,一旦莫比乌斯关闭了核心主脑的维生装置,五分钟之后,Lily将毫无生机。但她不敢肯定,或者说对于此刻Sebastian立即抽离还能来得及救下他女儿的脑子,她几乎不抱有希望。至少……Sebastian还能活下去。

        但出乎她所有的意料,Sebastian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他抱起女儿向她和Myra吼道,『我们得离开这里!快!』他一边超她们招手,一边向着碎裂更为严重的方向飞奔。

        怎么离开?那不是正确的方向!这些句子都梗在了她喉咙里。三秒间,她就这样目送着Sebastian和已经显得尤为虚弱的Lily,冲入了断裂地面另一头的黑暗里。她没有看见他们跌落下去,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好消息。他们被黑暗吞噬,可能已经消失到一点残渣都不剩了。兴许他们还没有消失,只是她看不见他们,可在几分钟后他们依旧会消失。

        『走吧。我们得走了。』Kidman最终这么说着向Myra的残留意识跑去,她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两个进入黑暗的人了。既然原本指望的人,现在已经失去了希望,那她就得另做打算了。

        然而,已经无法动弹的Myra,在Kidman拉起她手的最后一刻,却变得冷静,又极为绝望。『Juli……』她的眼罩脱落下来,露出已经失明的灰暗眼眸,『我们也许打开了不该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她若有所指。

        可能Myra在控制Lily的过程中,通过女儿的眼睛她看到了黑暗中的什么东西,而没有看见的Kidman不会明白。

        『至少我们不该把仅剩的希望留在盒底。』她拽着Myra,用通讯终端发出了抽离的讯号。

                                                                       TBC

 

也许会有人认为这次更新的内容写了一大通类似系统操作原理的玩意儿,与剧情关系不大。其实这里是很关键的点。既然章节题目叫频率共振,那么重点自然是这个。另外,基德曼看到频率的变动也是很重要的情节。具体会在之后慢慢解释。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