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11(ALL Seb)

        Joseph在对方打开房门的时候,还是深深地吃了一惊。虽然他在私人手机上接到那个来电后,已经做好了自以为的万全心理准备,但是真的亲眼目睹时,依旧感觉震撼了他整个神经系统。

        当你在千般怀疑后,终于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存在,并且还借由别人的躯壳回到世间,这种奇幻到哪怕是信教的普通人都不会信的事,真真切切地发生了,然后熬了一夜睡不着,总算做好了准备去见一个“包装”在Stefano Valentini外表下的Sebastian。却在门开的一瞬间,看见了一个袖子卷到手肘,衬衫至少有三个扣子没扣,头发乱糟糟地到处乱翘,这不是关键;嘴里含着牙刷和泡沫嘟嘟囔囔,拼命用手比划着三分钟,给我三分钟,这也不是关键;完全不像是资料里的Valentini,而且比他在曾经见过的Castellanos警探还随性十倍的Sebastian。他就这样像个前所未有的傻瓜一样,愣愣地看着对方把自己推进屋里,关上门,接着回去刷牙,只穿着四角短裤。什么“你的脸怎么回事,整容了吗”的疑问,都被不知道该往那里放视线的思索给挤出了脑袋。

        在一切糟糕的事发生之前,Joseph去过两次Sebastian的家。宽敞而整洁的两层小别墅,并不高档却很精致的桌面布置,丰盛的晚餐,Castellanos一家的迎客笑容,Sebastian甚至穿了一整套的西装。后来火灾让这个男人失去了房子、孩子,之后是妻子。Joseph便经常去他租住的小屋探望,那时候Sebastian总是穿着衬衫、长裤,甚至是拖鞋,带着酒气睡在沙发上。

        Joseph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选择拘谨地站在客厅里。那不是他熟悉的Sebastian,但那的确就是Sebastian,他可以肯定,虽然他并不知道如何才能在短期里让他连身高也变回原样去。但自从莫比乌斯的实验闯进了这个城市,超出现实认知的怪异的事就接连不断。有的时候,Joseph还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从灯塔精神病院逃了出去,还是依旧躺在那里做着逃脱的梦。毕竟莫比乌斯的实验室那么大,无论发生了什么样的意外状况,这么多的工作人员都不可能在同时全部都死去,一个不留,即使整栋楼都漏了电,也不可能。

        现在,原本已经死去的Sebastian以原样出现在他眼前,让这种怀疑更是加了倍。

 

        『你要松饼吗?』屋主的声音打断了Joseph如同乱麻一般的思绪。看起来Sebastian打算到厨房准备早餐了。

        Joseph想要说“不,谢谢。”可一只从高空砸下来的不锈钢碗把所有的东西都从他的脑子里清空了,那金属碰撞到瓷砖地面,又飞擦出去几米远的尖锐声音,与脑海中的某段记忆彻底重合了起来。

        他想起了那一段可怕的经历,以及灯塔精神病院集体死亡事故发生那一刻的场景。

 

        那时,他虽然已经被接入了Stem系统,却依旧可以听到周围比较大的声音。那些研究员和保安们的谈话,时不时地会格格不入地在系统制造的世界的天空中响起。

        『又自动脱出了!已经几次了!』有人大声抱怨。

        『继续,加大电量。』一个似乎是指挥者的人在发号施令。

        『再加就要死了。』有研究员抗议。

        『不继续又怎样?拖出去杀了?反正这个Castellanos今天一样是要死的,不要浪费,不是吗?』

        尽管再怎么想要救自己的搭档和朋友,但Joseph根本就无法动态,无法离开系统创造的梦境,自身难保。他只能倾听,即使他希望逃避,不愿意听这残酷的声音。

        『还是不行!』

        『不行就再加,加到行,或者死!要我说几次?!』

        随着按键的滴滴声和电量过高的语音警示,Joseph知道了Sebastian很快就会面临的结局。可他没有想到之后会是那样的声响。

        他听到的不是来自搭档的惨叫,也不是任何莫比乌斯成员宣告实验体死亡的嗓音,而是类似一种金属敲击和刮擦混合在一起的刺耳音波。这声音像是一枚音爆弹,在整个实验室炸裂开来。

        一阵猛袭而来的头痛略微缓解后,Joseph发现即使在梦境里,自己也在不断地流出鼻血。不仅仅是鼻血,他双手的皮肤又疼又痒,并快速地鼓起一个个水泡,而脸上也是。他看了一眼路边车窗玻璃上的倒影,惊恐得不知所措。他正在逐渐变成怪物,而路上他看见的其他人也是。他倒了下去,失去意识。

        Joseph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可却并没有。一会儿,他便再次醒来了,还惊人地看见了Sebastian近在咫尺的担忧他的脸。

        而后,在Stem系统的精神旅程中,Joseph又见到了Sebastian好几次,也感觉“变异”了好几次,但慢慢地,他稳定下来,在搭档的安慰中恢复了正常。但显然那些其他人并没有像他一样幸运,所以他们不得不拿起武器予以反击,以免自己被那些僵尸片里的怪物们撕裂。

        最后见到Sebastian的三次,Joseph都同时遇见了Kidman。第三次时,在被Kidman枪击后,随着Sebastian失控的大喊,那种可怕的声音似乎又回来了,但这次是在他的脑子里响起。待到清醒时,Joseph发现自己已经从系统中脱出了,回到了现实。

        而与系统梦境中如此相似的是,现实世界也成为了一个小型的地狱。睁开眼的Joseph看见了满地的尸体。所有的莫比乌斯工作人员,无论是研究员还是安保员都死了,无一例外。他们的鼻子、嘴巴里溢出大量的血液和泡沫,眼睛和皮肤表面的的血管爆裂,形成一块块浅表的皮下出血斑块,他们肢体扭曲,肌肉痉挛,甚至有些人的躯干局部不正常地隆起,像是长了数个巨大的肿瘤。

        Joseph拖着疲惫无力的躯体,一一查看着。那些依旧躺在那个像是浴缸一样的系统接入设备中的实验体们,除了Joseph以外,还有一个显示名字是Leslie的设备里是空的,其他人也都死了,死状也几乎都与莫比乌斯成员无异。

        Joseph奋力将Sebastian的头部从冰水中捞出来,发现只有Sebastian与其他人不一样,他看上去很平静,没有丝毫的出血或畸形的迹象,只是静静地变成了一具尸体,以及脑后皮肤上留下的一个高压电流通过时灼烧的痕迹。

        当时,沉浸于悲痛、疲乏和未平的惊惧中的Joseph,根本来不及细细思索其中的缘由。是什么杀死了那些人?为什么Sebastian与其他人不同?以及系统中的变异究竟是怎么回事?

 

        即使是现在思考,Joseph也一时想不明白。但他猜Kidman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TBC

 =================

下一章开始讲原理。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