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12(ALL Seb)

注意:本章原理为胡说八道,没有任何依据和科学性,请不要跟我说这玩意儿不合理啥的。

====================================

  • 章四·绝对频率

         ——虽然目前是作为一名外勤干员,但对于STEM系统的某些机制,她还是有着比较深刻的了解,毕竟之前她的研究生专业就是分子运动和电波传导。一点点地在暗中进行分析的她,其实已经想到了答案,关于那所有匪夷所思事件发生的原因。但她还是选择沉默。

       即使不是直接经由她的手打开,但的确是她把潘多拉之盒送到了那个会打开它的人手上。灾难被释放了,可那绝对不是盒子的错。而她不想要毁掉它。也许是因为愧疚,也许是因为一些其他的私人感情。


        整个Stem系统的工作原理分为三大部分,由三个不同领域的专家进行建立和维护。当系统启动并植入受试者后,日常工作最繁重和艰辛的就是数据维护工程师,他们必须保证整个系统对于受试者被抽离的“精神体”的观测过程没有丝毫的差错,但在每秒都有大量信息交互的现实情况下,他们几乎是四个人一班,一日6个班组轮番值守,才能基本完成任务。

        所谓的基本完成,是指保证系统不死机,并且尽可能地做到,在虚拟城镇中一旦发生任何严重程度到达红色警报的事件后,能够及时发现。是“尽可能”和“及时发现”,而不是妥善处理。天那,那些驻扎在系统里的可不是电脑程序,而是人的“灵魂”!他们又不是能够读心的巫师,怎么可能做到事事具细?

        对于另两个领域的工作者,他们颇有微辞。即使知道这个科研项目对于人类的未来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但要将医学神经学和精神学与分子物理、电子和质子运动联系在一起,把人的肉体与意识分开,以达到长期和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生存的目的,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这种想法也不是只有程序员们有,不少的神经传导专业的医生也对此表示不赞同,尽管他们已经目睹了系统的“成功运作”。

        『人的意识是建立在人体中枢和周围神经系统,尤其是脑的基础上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在肉体消亡后还能保存人的意识。你能保存的最多只是一堆记录数据而已,而记录数据是不可能有“自我意识”的。』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曾经如此说过。在他们看来,Stem系统只是一个强制人进入睡眠,并刺激和引导他们做同样的梦的玩意儿,不可能达到莫比乌斯计划中的终极目的。

        只有系统最初的设计者,Ruben Victoriano以及那些物理学家却兴致勃勃地一心认为,通过对系统的不断优化,可以让人类的科技以及本身的存在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境界。

        死亡限制了所有的东西,这是Ruben Victoriano的论调。但在当时的Kidman看来这至少说明了一部分的问题。人类的历史和文明都是建立在前人的基础上,一个杰出的人物总是需要花几乎半生的时间去熟悉和掌握前人留下的知识,学习他们的思考方式和技术理论,然后才能进一步开展新的研究和发展,而当他步入创新能力的鼎盛时期时,他却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这实在讽刺。试想,如果达芬奇大师能活到现在会如何?也许人类已经真的飞向遥远的太空居住了,而不是只能在影片里遐想这种可能性。

        在Kidman从大学院系学习所获得的专业认识中,人类的意识在脱离了目前认为的“躯体”之后,并非是没有载体,只是没有“肉眼可见”的载体。

        人体与其他物质一样,本质是原子,即以质子和电子为最基本组成的单位。既然信号可以凭借“电子”形成的电磁波来存在和传递,与信号相类似、只是信息量超级庞大的人类意识,从理论上来说应该也可以借由电子这个载体而存在。Stem系统即是被设计来从原本机体(原子)上捕捉载有意识的电子群。而遵从物理学的概念,这一过程被称为“激发”,即使用电流产生的能量来激活原本处于稳定状态的电子,使其加速运动形成电子流,然后形成电子场,从而将所携带的“信息/意识”转为信号波的形式,传导到电脑系统中。

        在系统还没有被设计完成前,神经生理学专家Victoriano就针对生物“认知感”的离体,做过了无数次的实验。虽然对于脑的离体独立生存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的目的并不在于此。他想要获取完全脱离“质子”基础的“认知”,而在设备尚处于初试阶段时,为了成功地使认知的载体电子进入激发态而暂时脱离肉体,又不会让肉体因为电流过大而死亡,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大脑处于带电气体的包裹中来进行激发。

        然而,由于不同人的个体差异,每个人的意识载体电子进入激发态所需要的动能不同,因此在将他们载入Stem系统时所用的电流也是不一定的。常规的方法就是逐渐增加电流强度,直到进入激发态。受试者中大多数人在安全电流范围内,即可达到激发态;少数人在极低的电流激发下即可达到激发态;但也有极少的个例,直至被电流杀死才达到了这个状态。

        如果以意识载体电子基线运动的频率作为基础频率,激发频率总是会落在基础频率提高一定的范围内,进入激发态并不会让电子的运动频率改变特别大,而达到“质变”的程度。

        Victoriano曾经尝试过用高压电进行“过度激发”的实验。实验中,无论是小鼠还是猪或者猴子,其机体都在基础频率被大幅改变后,发生了多重复合的肿瘤性变异。提示与基因一样,甚至可能更胜于基因,是这种电子运动频率决定了一个人的所有特性,是高还是矮,是胖还是瘦。而外界环境的缓慢长期作用、强烈的辐射等都会改变一个人的基础频率,从而导致非感染性疾病,如免疫系统紊乱、肿瘤。

        即使是Ruvik,在一开始也不曾想到过会有那样一个人,与那些他所假想并一一证实的结果全然不同。

        可Kidman想过,只不过对象不是人,而是频率。

        所有的电波频率都会受到外界其他电场、电子运动所干扰而有所改变,最终衰退,这就限制了其传播的距离。而Kidman曾经试图寻找过一种只有在理论中存在的“绝对频率”,及不会被外界干扰的频率。

        绝对频率并不像是字面上的单纯意思那般,是一个固定的频率。要是形容的话,它反而像是不倒翁。绝对频率在理论上是一种频率在一定范围内来回振荡的现象,由于它的频率在有规律的摆动,在受到外界能量的激发后,摆动幅度会变大,但最终的中间频率值却不会改变,当撤去外界影响时,它的摆动幅度会逐渐衰退,回到中间值。绝对频率即是频率中间值不会受影响变动的一种现象和状态。

        但在实验中,Kidman和其他研究者一样,从来也没有在实现中观察到过这样的频率状态。最终她放弃了研究,转到了莫比乌斯的安保部门,成为一名外勤特工。

        而为了阻止警方对莫比乌斯最重要的实验据点,灯塔精神病院的搜查,她甚至出卖了一同工作过的上司和搭档,将毫不知情的他们留给了全副武装的莫比乌斯雇佣军,然后仍由他们被同其他实验体一样,被接入系统,最终死去。

        被激发后纳入Stem系统的意识无法再回归到躯体上,即使躯体没有死亡。因为激发改变的意识载体的电子运动频率,使它们不再是原来附着与躯体时与质子相合的基础频率,而依照目前的技术,他们无法给意识频率降级。这意味着,被抽离的意识不能再与躯体相合,无法重新附着于肉体。当意识被抽离后,躯体则成变为与植物人相似的情况,最终慢慢死亡。

        于是Stem系统成为了意识的聚集体。就像一个存储了所有受试者的电脑,不同的是,由于中央处理器的运算速度和存储空间尚不能达标,莫比乌斯用一个离体的大脑代替了电子芯片进行存储和运算。

        初代的Stem系统,采用的是其设计者的大脑,但这个大脑却在灯塔精神病院的系统事故中离奇液化了,于是改进后的系统采用了备用的属于在火灾中重伤濒危的Lily Castellanos的脑。

        即使如此,莫比乌斯却始终都没有感觉到,SebastianCastellanos除了作为一个警官在妨碍莫比乌斯实验,威胁他们的机密之外,还是其他意义上的威胁。哪怕灯塔精神病院整个研究所突发了严重的事故,他们都不曾将这些与这个系统里的“幽灵信息”联系在一起。

        唯一在最初就意识到了Sebastian是个不同寻常的“人”的,是Ruvik。而他绝不会向莫比乌斯透露一个字,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杀死了他的仇恨,也因为他乐于观察这种现象。就像一个意外发现的实验结果,他需要多次重复才能确定其中的价值。

        当第二个人——Kidman,意识到系统里曾经和现在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无法收拾了,而她……却还不想要那个“威胁”消失。她明白,在她作出选择,什么都不说,追随Myra进入系统时,整个Stem系统,不,应该说是整个莫比乌斯,甚至是整个未来都会被毁灭。

        绝对频率是一个无法控制的炸弹,一个随时都可以被引燃的原爆点。

        由于从来没有在现实中制造出“绝对频率”,所以没有专家会告诫众人:绝对频率为了恢复自己之前的振幅频率和维持中间频率的稳定,会在受到任何能量激发影响后,无差别地向外界辐射能量,将这种频率改变传递出去,让周围一切的电子都为它分担这加快的运动频率。


                                                     TBC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