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15(ALL Seb)

         然而,Sebastian显然不需要这张通往永恒天堂的门票,他甚至不需要虚伪却美满的生活,他想要真相,然后又被真相刺得鲜血淋漓。而且,他不仅仅是Kidman假象中的一个侥幸被妻子救起的过客,而是一切事端的真凶。这些才是事实,是毁灭了Kidman的计划,将她也扯入死亡之路的飓风。

         『这就是你想要的合作结果?』当系统已经无法检测到和乐镇中任何信息,除了和Kidman的通话线路,虚拟空间与外界已经彻底失去了联系的时候,负责人冷冷地看着她说。

         Kidman的手掌中滋出了冷汗,而心脏也在急促地狂跳。她知道,如果她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她就没有机会继续活下去了。『让我进入系统,我会处理好。』她用微颤的声音开口说。这是她最后的挣扎,或许此刻她只是期冀着用这种方式,让肉体即使死亡也能作为灵魂存在,而不是变成失踪名单上又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

         『你要是不能处理好,我倒是有方法能完全处理好,你明白吗?』

         Kidman知道他会怎么处理——格式化系统程序,清除其中所有的东西,连带炸弹和所有可能幸存的无辜者一起。可除此她还有什么方法可以真的“解决问题”呢?她的建议甚至称不上缓兵之计。

         或许她作出这样的选择,仅仅是为了再看那人一眼,再看那个幸福的家庭一眼,然后在消失前悔过自己的愚蠢。也可能,她只是想要告诉那个人,『如果你能够把自己传送到别的地方,那就立刻抛下所有的东西,离开系统,快逃!』


         当系统格式化开始运作时,虚拟世界天崩地裂,周围不论是天空还是建筑,是手中的茶杯,还是路上乱窜的动物,都一寸寸地变成了透明的马赛克图像,然后粉碎。“死定了”是此刻无处可逃的Kidman唯一的念头。

         下意识地,她与无法动弹的Myra抱作一团,紧紧地闭上眼睛,等待终结之时的到来。“灵魂死亡时也会有疼痛感吗?”她想着,恐惧让她止不住浑身发颤。

         黑暗降下,笼罩了她们。大约过了十来分钟,Kidman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出乎她预料的是,即使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可她仍旧能够清晰地看见自己的手,以及眼前的Myra。她动了动头部和双手,衣服摩擦发出细微的悉索声。

         『Juli?』Myra也跟着抬起头像是四处张望,可动作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她叫着Kidman的名字,但始终没有看向她的眼睛或者脸。『你还在那里对吗?我们还存在着是吧。』她过度地仰着头,同时伸出双手,小心地探向Kidman的方向。她失明了。

         『是的,我在,我们还在。』Kidman及时地张开手臂抓住她,想要扶她站起来,可下一瞬间毫无知觉的双腿让Kidman又瘫软下去。Myra猛然间明白了,视力和走动的能力,她俩为继续存在所付出的代价,但这值得,至少她们保住了希望。

         『我们被困在系统的硬盘里了吗?』Myra问,对于关于Stem系统软硬件原理上的事儿,她完全不明白。在她的概念里,系统就像一个以电脑硬盘为基础的巨大牢笼。

         环视四周,在黑色的空间里四边的界限却闪耀着七彩的光芒,犹如一个用黑色珍珠雕刻的狭小盒子。有光源才能看见的定则在这里完全被否定了。『不,这里应该是骨髓空间,虽然它已经封闭了所有的出口,却能保有内部最简单的基础结构和信息。就像一个世界毁灭后仅存的安全屋。』Kidman思考了一下回答说。

         『就像是方舟。』Myra接口。『可为什么叫它骨髓空间?我在这次被送进来的维护队员的口中听到过很多次,可之前却一次也没听说过系统里还存在这么一个地方。』

         『是的,方舟。』没有立刻回答,Kidman重复了一次“方舟”这个词,仿佛那就是她一直寻求的东西。一会儿,她才把思绪收回来,『因为在你进入系统时,它还不存在。』她想起了带自己进入莫比乌斯实验团队的导师,那位杰出的天体物理学家。

         『之所以叫它骨髓空间,因为信息维护专员觉得它之于系统就像是构架起骨髓的“环境”,它本身看起来没有任何作用,却可以四通八达连接系统中的所有地方,系统中的意识体可以通过它前往需要到达的目的地,就像机体中血细胞通过骨髓分化成熟释放入血。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骨髓空间内部与外界又完全隔绝,其中的信息无法通过系统让显示中的人获取,它对于想要不被莫比乌斯找到的人来说,是一个安全屋;但对于维护队来说却是一个可怕的黑暗牢笼。』

         『在里面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无法向外界求救,连通讯都做不到。』 Myra明白了,她点了点头。『所以对于系统来说,它与其说是“骨髓”,不如说是侵蚀了中枢神经的肿瘤,作为免疫细胞的维护员无法对付它,可它却可以逐渐占据和控制整个系统的所有区域。它就像是作为中枢的Lili所制定下的“和乐镇规则”……不,它是更可怕的东西,只要它感觉一点异常,一点不安,它就能把所有“可能的威胁”消灭的“独裁者”。而它作出判断的唯一标准是……』

         『他并没有定下什么标准,是他们的行为迫使他选择了那样的标准。』Kidman没有明指,可Myra能听懂。『这是我们所有人的错,所以我们必须要坚持下去,等待一个弥补一切的机会。』

         『但你说所说的“弥补”并不是让莫比乌斯被曝光和取缔。我能感觉到。』Myra的口吻很平淡,没有气愤或者指责。自从她慢慢开始了解Juli Kidman之后,她才发现对方是一个其实十分单纯的女人。在她眼里,Kidman的行为准则与警察那种“正义”不同,但与普通自私者、恶徒的那种“利益至上”也不同,而是“以多数人利益为重”的怪异旁观者心态。仿佛超脱于社会之外,用一种凝视历史演变的“观察者”的立场活在时间洪流中,思考着比一个人类能活的时间更久远的未来。

         『方舟,我的目的……应该说是莫比乌斯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它。』


                                                          TBC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