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巫师3】曼陀罗佳酿 补序章(雷吉斯×杰洛特)

给之前那篇曼陀罗佳酿补了一个序章。然后打算开始写接着这篇之后的现代篇了。写完应该会印个本玩玩。

================================

  序章

       曼陀罗酒,只有草药医师埃米尔·雷吉斯酿造的才是正宗的。而其他店铺出产的,那种用深棕色避光瓶装盛的所谓曼陀罗酒,只不过是用其他材料来模仿曼陀罗香气的伪造品罢了,其实完全不含有任何“曼陀罗”或者正确来说应该叫做“曼德拉草”的成分。

       但雷吉斯酿出的曼陀罗酒则不同,那蒸馏瓶中一滴滴被析出的液体,真的是从有毒的曼德拉草的根茎中提取的,具有醉人的香气和浓郁的甘甜,以及上等烈酒的醇厚口感。然而这也仅仅是他用曼德拉草所酿制的酒中最劣等的一种,从烘干的发酵过滤残渣中用酒精浸出的下脚料而已。最极致的曼德拉草鲜酿则没有任何人类能有荣幸品尝。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因为它强烈的毒性。

       “曼陀罗佳酿”一直以来都是不死的高等吸血鬼才能有缘喝上一口的酒,所以它也只在高等吸血鬼的族群中被传颂,至于人类,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

       作为一个已经决心杜绝血液诱惑的高等吸血鬼,雷吉斯则将这种极品的毒酒作为了麻醉自己强烈欲望的良药。当他感到极度干渴时,悄悄抿上一口或者几口,总能够抵消心中那种无法克制的对血液的渴求。为了满足这种需求,他学会了自己酿制这种美酒,一百年过去了,他乃至成为了其中的大师。

       然而当曼陀罗佳酿的毒性和美味过去后,他却又一次次地从心底嘲讽自己可笑的薄弱自制力,刚从血瘾中挣脱出来,又落入了毒酒的瘾头里无法自拔。他觉得他自己完蛋了,将会一辈子是一个到处躲藏,孤独悔恨地流浪着的酒鬼。这就是居住在乱坟地下,尚未遇到那人之前的雷吉斯,那对于未来的短浅揣测。

       然后,他在意外之中遇见了一个白发的猎魔人。之后,他们结伴而行;接着,他向作为怪物猎人的他和盘托出了自己的身份;再接着,他们成为了朋友;再后来,他为他的猎魔人朋友几乎献出了生命。

       在被变成石块一样的残骸的漫长时间里,他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至此依旧无时不刻地想念着那人。原来那瓶名为杰洛特的毒酒,比起曼陀罗酿来更可怕,它在他发现之前就已经侵蚀了他的全身,而他甚至还没有碰触过它。

       为了避免再一次沾染上无可救药的渴求,当狄拉夫把他救回来后,雷吉斯选择留在了遥远的红酒之乡陶森特。在旷阔的墓园地下空洞里安下了家的他,努力去接受一切并不如意的现实,慢慢地淡漠所有的渴望,远离曾经爱饮的血液,远离曾经帮助他忘却忧愁的佳酿,也远离曾经悄然萌发的爱意。

       他以为他能够想过去断绝血瘾一样断绝一切,可是他真正能断绝的也不过仅仅就是血液而已。

       对于雷吉斯来说,最终他的努力换取的只有五年的平静,或者说他也就只折磨了自己的内心五年而已。又因为狄拉夫,他再次见到了那个始终无法忘记的人。他本可以选择躲起来什么都不做的,但他根本抛不下杰洛特,哪怕那意味着他可能要与救了自己的兄弟为敌,甚至是……亲自杀死兄弟,成为杀死恩人的罪人,成为整个高等吸血鬼族群的罪人。

       在狄拉夫杀死了所深爱却背叛了他的女人后,绝望地扑向狩魔猎人的一瞬间,雷吉斯也同样想过用死亡来结束自己一切——孤独无趣的生活、被人恐惧和误解的困境,以及不可能能求得的痴望。

       可出乎意料地,那人放走了其实一心求死的狄拉夫。『我是为了你呀。』那人看着他这么说。

       五年来,他第一次打开了存有曼陀罗佳酿的酒瓶,喝了一口,任凭毒从口腔灌入胃里,快速扩散到了他的全身。

       『听说狩魔猎人即使接触了剧毒,也不会致死?听说你们也经常接触含有曼德拉草毒素的药剂?』他问猎魔人。

       『是的。很多煎药都会用到曼德拉草的根茎。变异了的猎魔人毒抗很高,曼德拉草的毒素并不算什么。』猎魔人笑着回答道。

       仿佛是被那句话所蛊惑,雷吉斯递出了手中的瓶子,与那人分享了他的剧毒美酒。看着白发的猎魔人笑着饮下酒液并称赞不已时,他已然承认了自己早就被纯白的毒酒所引诱,即使是无法品尝,但只要嗅到那带着炼金药剂气味的甘甜气息时,就已经万劫不复地按捺不住渴求的事实。

       血瘾要克制也许并非很难,酒瘾也是,只有那叫做“杰洛特”的毒瘾才是作为高等吸血鬼的他,明知不该碰触,却又最最无法拒绝的东西。

                                                              FIN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