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17(ALL Seb)

         『莫比乌斯是怎么找到你的?』Sebastian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企图让自己彻底无视周围的环境、自己的诡异姿势和古怪气氛,做好一个警官的本职工作。

         而Stefano耸了耸肩,『要知道,作为一个知名的艺术家也是有很多烦恼的,杂志、报纸和网络,到处都可以知道你去了哪里,和什么人合作,甚至可以查到具体住址和电话号。对于他们能找到我这件事,一点也不奇怪。』

         『我不是说这个!』压抑着怒火,Sebastian非常努力地控制自己想要对这个欠揍摄影师大吼的冲动。

         『那天,一封来自“穆中心”的邀请信被混在粉丝的热情新年卡堆里,通过摄影杂志的责任编辑被转交给了我。』Stefano将带着手套的食指移动到唇边,『你瞧,只要你稍安勿躁,我会重头至尾完完本本地告诉你。』他这样说着,可目光却依旧流连于在地毯上抱膝坐着的人,眼神中透着一线诡计。『如果这信是发送到我电子邮箱,或者家里的地址,我一定会扔掉它。因为那样相当失礼。偷窥者总是让人警觉和厌恶。』

         “说得你好像向来光明磊落。那个借着系统不知道什么鬼力量,躲在黑暗中窥视的人不是你似的。”Sebastian一边倾听,一边腹诽着。

         『那张邀请函不像是那些花花绿绿的明信片那样引人注目,却很精美。当然,吸引我的不仅仅是它的外表,里面的内容是对一个现代“科学宗教”进行的简单却明确的介绍,并邀请我参观他们的一项大型展览。那天正好我有空,所以我就去了。』

         是因为各种非议而暂时接不到工作吧?Sebastian想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能想象自己身处于宇宙之中,看着恒星诞生又湮灭吗?又或者一个像是地球的行星因为恒星的坍塌而逐渐四分五裂,最终变成一条梭形的碎片带的过程。』Stefano完好的那只眼睛中闪耀着光芒,仿佛是正提起了他最爱的艺术。

         『你什么时候对天体又感兴趣了?』Sebastian终于忍不住问。

         『不,不。我对所有“美丽”的东西都感兴趣。』Stefano对着他摆了摆手指。

         『包括杀人!』Sebastian咬牙切齿地说。

         『包括死亡。』Stefano摊摊手,『生物的死亡,以及星星的死亡。』

         『随你怎么说吧!但这和莫比乌斯、Stem系统试验又有什么关系?』警探不耐烦地打断了摄影师陶醉般的深情表述。

         『你想要拥有亲自探索无穷未来和宇宙,甚至是跨越生死的奥秘吗?加入我们吧。这就是他们的招募词。』复述着当年被欺骗的细节时,摄影师的脸上又流露出一种由憎恨和期待混杂在一起的复杂表情。『他们说,人的思想可以脱离肉体,这就是普通宗教所说的灵魂。可不同于那些通常意义上的灵魂、天堂以及转世的传说,他们认为人的意识是一种信息,就像计算机的程序。当你死亡时,复制你的意识,就可以获得新生,甚至是永恒。你可以比这颗星球活得更长,亲眼见证地球和太阳系的死亡。』

         『这都是些什么狗屁!』Sebastian骂了一声。在他看来,这比起那些“你中奖100万”的电话更加扯谈。

         『当我怀着可以永生的期待,被注入“和乐镇”,却发现自己其实不过是被圈养在电视机屏幕里的猪仔,没有隐私、没有自由,也没有所宣称的未来。并且即将随着他们的失误或者他们单方面的主观意愿,作为一堆的数据被轻易地就删除,甚至不会留下一丁点儿存在的痕迹时,我也这么想。』Stefano往后靠了靠,将身体的重心移到了椅背上。『那时候我觉得,要是自己的死亡能变成这辈子最好的艺术,就是最好的事了。别的我已经无所求。』他将双手十指交叉着搭在膝盖上。『直到你给了我新的希望。』

         『回到自己身体里,重新开始新人生的希望?』Sebastian用不解的眼神警惕地看向Stefano,脑子里尽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揣测。『放心,只要能抓出莫比乌斯,阻止他们继续作恶。之后,我就会和你交换回来的。』

         然而,出乎Sebastian的预料,听了他的“保证”宣言后,Stefano却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般,噗哧地笑了出来。『我并不是想要换回这不顺的“人生”。你并不能理解我的理想。你不了解我,可我却已经十分了解你。』他凝视了Sebastian数秒后,继续展开了他的话题,『总之,从现在看来,我觉得莫比乌斯或许并不是全盘都是错的,只不过作为 “被牺牲掉的那部分人”中的一员来说,我恨他们的做法,但也仅仅是针对我被牺牲这一点来说,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我就无所谓了。』

         在Sebastian想要说什么来反驳他前,Stefano竖起手掌制止了他的开口,『当然,他们当时并不是光凭一些绚丽的模拟影像和天花乱坠的谎言就打动了我。他们给我,我们所有参与者看到了实际的科学依据。没有看过那些依据的你,也许会觉得他们造假很容易,毕竟对于那些天体物理学什么的我完全不在行。但我要告诉你,那些参与者中的的确确有着这方面的专家,而他们也相信莫比乌斯给出的“这个结论”。』

         『所以说莫比乌斯到底跟你们说了什么?』警探显出了不耐烦,他不感觉Stefano在故意兜圈子,说一些并不重要的东西,却不知道这些东西是Stefano比起目光狭隘的他来,看得更远的地方,也不知道Stefano早已比他先前很多步,看懂了莫比乌斯、乃至Ruvik的目的。

         『末世的地狱之门正在开启,只是普通人无法用肉眼所见。而这个过程并不缓慢,也无法仅靠地球上唯一的智慧种族——人类去终止或者逆转它。所以逃离成为了唯一的出路。但目前可供逃离的交通工具也许并赶不上灾难的蔓延速度,让人类以另一种方式从这场灾难中继续存在下去,这就是莫比乌斯当时允诺我们的假想目标。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在这样的灾难面前,真正能逃离的不可能是全部。我以为我们是幸运的“被选中的幸存者”,然而实际上却是不幸的“被选中的牺牲者”。』Stefano站起身,一边说一边在原地踱步,『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太过宗教化而不可信。你不妨把这灾难理解成一场全球性的大地震,或者彗星撞地球之类的。』

         Sebastian依然没有明白,但他听出了作为受害者的Stefano,话语中竟然透露出了对于莫比乌斯所谓“目标”,甚至是做法的认可。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组织,怎样的一个所谓科学宗教,怎样的谎言才能让人即使是在被背叛和憎恨他们后,仍旧可以认同他们?

         『所以说,莫比乌斯抛出了一个末世论,借此来招募“志愿者”进行虚拟世界的实验?我一点也看不出来Stem系统如何能拯救世界。』又一次,Sebastian摆出了一副看傻子和疯子的表情。

         『并非是“拯救世界”,而是“拯救人类”。就像《活体脑细胞》的剧情那样,你玩过这款游戏吗?』

         说起游戏,Sebastian的印象只停留在幼年时的《超级玛丽》之类,而Stefano说的又是他完全不了解的最新作品。『没有!』他生气地哼了声。『作为一个警察,每天都是各种头疼的案件,谁他妈有这个闲心?』

         『怪不得你除了怀疑别人外,一点想象力也没有。』

                                                            TBC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