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18(ALL Seb)

         也许Sebastian对于科幻末世传说没有什么想象力,可对于在Stefano诉说中,世界各地都具有多达近百个的莫比乌斯“志愿者”招募中心,这意味着什么,他却有着丰富的想象力。

         『不管有什么理由,那样用牺牲他人来寻找“拯救”的方式都是错误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他紧握双拳,猛地往地毯上仰面躺倒下去,以此试图从诡异的与意识体交流的“梦境”中醒来,然后将几个Stefano告知的穆中心地址和联络方式告诉Joseph,以便尽快对其展开调查。但他却失败了,即便松软厚实的地毯很好地作为了缓冲,他的后脑还是承受了不小的冲击,耳鸣和眩晕侵袭而来。

         『获得了信息就要逃避答应过的事,这也太狡猾了。』他听到Stefano如此说着,把他搬了起来。

         Sebastian想要挣扎,可一种奇怪的麻痹感令他无法动弹一分,哪怕是扎眼都做不到,一如记忆中他掉落在了那篇蓝色透明的时间静止区。他想怒吼、质问,甚至揍那该死的家伙一拳,但除了思考,他什么都做不到。一些曾在和乐镇市政厅里发生过的相似场景,此刻在他的脑海深处慢慢复苏。

         一开始,那个杀人疯子凭借被停止的时间区域,肆意地用小刀在无法反击的他的脸上,划开一道相当深的伤口。对于这道疤痕和它所带来的疼痛,Sebastian一直都记得。可之后的事对他来说,却仿佛是在睡梦之中沉浮,不知真假。

         他依稀地感觉到自己被从背后蒙上了双眼,然后便被抬了起来,经历了较长距离的移动,最终被安放在了一个充满了液体的容器之中。那些散发着血腥气息的水淹没过他横躺着时的手臂和肩,只有脸和胸口稍稍露出水面。

         Sebastian无法看见面前的疯子正在做着怎样的准备,但通过捣鼓各种物品的叮铛声猜测,可能是要将他大卸八块,而他能做的却只有静静地等待着命运的降临。在手臂和头部的角度被来回翻弄了几次后,他听到了Stefano的咋舌声,接着是咒骂和摔东西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他听见Stefano离开了,那名牌的皮鞋鞋底,滴答地敲击着地面,然后越来越远。

         约莫十几分钟后,就在Sebastian以为对方彻底放弃了他这个无趣的玩偶,打算等他自己慢慢被饿死的时候,疯狂的摄影师又走了回来。他小心地将浸泡着Sebastian的容器里所有的液体都放尽,又细致地用温水把他冲洗了一遍,直到他闻上去不再有任何的血液气味。

         『红色很衬你,可显然太多的话又显得不怎么样了。不能让我独一无二的作品与其他那些看起来过份相似,那太过平庸,我得给你换一种颜色。』他这么大声宣布,仿佛Sebastian是他手里的一只花瓶或者别的什么拍摄道具。

         新的液体被灌注进来,环绕着仰躺的Sebastian的四周,当水面到达原来的位置后,紧接着,Stefano开始往水里和Sebastian的胸前、肩膀以及手上加一些零碎的小东西,有一些应该比较尖锐,刺刺地刮擦着他的皮肤,一些则蓬松、丝滑,还带着幽幽的玫瑰香气,搭在他的下巴前和唇边。透过眼皮和薄薄的遮盖布条,Sebastian依旧能感觉到环境的光线变得略微有些刺眼,像是他被放在了强烈的摄影灯前。

         随着快门的清脆咔嚓声,和闪光灯的提示音,在穿透眼睑的强光中感到眩晕的Sebastian猛然地生出些怪异的感觉。

         而这次也一样,被摆出双腿、双手蜷曲,仿佛是羊水中的胎儿一般的姿势,Sebastian闭着眼睛,倒挂着浮在冻结的空间中,而在拍摄间隙时,轻柔的像是轻吻似的触感先后落在额头、脸颊、手背和嘴角。

         『What fuck!!!!』

         终于禁不住大喊出声的Sebastian,挣扎着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却是平静的现实中的房间。

         皎洁的月光从未合上的窗帘缝隙中漏进屋里,照在他的脸上,而除了这一束光外,周围则是一片黑暗,像极了方才梦里的场景。这只是梦吗?

         不,Sebastian立刻否定了。『这是那家伙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透过Stem系统和我的对话。』他猛然从床上跳起来,直奔被他落下在客厅的手机。他知道无论Stefano和他说那些内容的目的如何,究竟是为了帮助他消灭莫比乌斯好为自己报仇,还是为了说服他相信世界末日不久之后就会降临,而人类除了依靠Stem系统,把自己的意识上传到虚拟空间储存起来外,毫无逃脱方法,都不会动摇他追踪案件的决心,以及按照法律来抓捕、审判那些诱拐、杀害多名失踪者的策划人和执行人的信念。如果世界末日需要一个杀人累犯来拯救的话,这个失去“正义”的世界将是荒唐到不值得拯救的,是无论有没有自然灾难的侵袭都必将走向灭亡的。

         他联系上了Joseph,向他透露了所有已知穆中心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然而在等待六小时后,反馈来的信息却极其令人失望。莫比乌斯仿佛是已经知道有人在调查他们,早就关闭了原来的招募和联络方式,而那些地点也在警官们赶去前便已经人去楼空。可Sebastian和Joseph都明白,莫比乌斯并不是就此停止了他们的活动,而是进一步隐蔽起来。

         『这很奇怪。』Joseph把眼镜重新推回鼻梁上,然后拧着眉抬头看向Sebastian。『他们过去向来并不畏惧警方的调查,至今大部分的高位法官都还在为他们庇护。为什么这一次他们却选择了不符以往的退却?我觉得他们所畏惧的并非是我们。』

         已经赋闲的警探歪着头思考着Joseph所指的答案,『你是说,他们在防备一个更强势的敌人?而且这个敌人还是不久前才出现在他们眼前。』他问,可那语气更像是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不出所料地,在Joseph作出反应前,Sebastian便说出了一个名字,『Ruvik。』他仿佛是回忆起了可怕又难缠的敌人似的,拳头紧握,咬牙切齿,『而且就多种情况推断,这人盯上莫比乌斯的目的,不仅仅是要夺回自己的研究成果,或者为之前他们对他做的事向当事人复仇,这么简单。唯独这家伙,始终很难让人猜透。』

         『很高兴听到你对我有着相当高的评价。』下一刻,一个猛然出现在眼前的身影和他熟悉的嗓音,把正在摇头感叹的Sebastian吓了一跳。

         『My god!』他后仰着大叫起来,『你就算有什么神通能听到别人在背后谈论你,也请不要突然就瞬移过来!』

         而与Sebastian不同,Joseph却是被老搭档的突然尖叫怔得一愣的。他凝视着对方对着空气做出诡异的行为,思索着在死而复生的过程中,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改变,才让如今Sebastian会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他不相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对方是疯了,毕竟从常识来看,死人复活这种事比起看见幻觉来说更加不可思议,按这个理论,疯了的人应该是他自己。

         『出了什么事?』Joseph温柔地询问着,伸手抓住对方那只紧张到血管爆起的手掌。下一瞬间,他便也看见了,那个本不该存在于这里,却真真切切地站在他俩眼前不远处的人。

         『这是谁?』他转头问Sebastian。

         『Ruvik。Stem系统的设计者,被莫比乌斯所杀,灯塔精神病院和系统虚拟世界里那些噩梦和灾祸的源头。』说话时,Sebastian的目光依旧紧盯着面前这个金发的幻影,犹如面对一头凶恶的食人野兽,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甚至下意识地反握住了好搭档抓住他的手指。

         与紧张到不行的两人相反,Ruvik却轻松地用嘲笑的调子哼了声,『过奖了。在下诚然有过人的智慧和想法,也比不过Castellanos警官你的本事,不要太小看自己了。』

         『所以你到底……』没等Sebastian问完,Ruvik就紧接着替他说出了口,『想要干嘛?』他在两人如临大敌的眼神下,向前走了一步,『只是想要借你的手,救一些人而已,Seb。』

                                            TBC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