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19(ALL Seb)

         “救人”,是Sebastian最能听进去的事,也是他最愿意协助Ruvik的事,甚至对此他毫不怀疑,也断然不会拒绝。可直到最后他也还是认为,Ruvik口所说的“一些人”,是指莫比乌斯新建立的由人工智能作为中枢核心的第三代Stem系统的受试者。殊不知,Ruvik帮助他前往新系统中的目的,却并不在于那些已经受困于其中的人,他所谓的需要被救的人们尚在未来等待着“末日方舟”。

         但Joseph对于这个陌生且显然有着自己小算盘的男人,更多的是提防,哪怕他提出的是一个不容否定的“救人”恳求。他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受害人,还有搭档的安全,总是莽过头的Sebastian的安全。

         『你不能一个人去面对有私人雇佣武装的组织,这根本就是送死。』他拽住冲上前询问新系统所在实验中心地点的Sebastian的袖口,出声阻止。

         然而,眼前这个被Sebastian称作Ruvik的男人,却仿佛早已预料到Joseph的言行一般,闻声轻笑了起来。『不用担心,因为根本不需要“亲自”前往实验中心。而且比起那些有着致命弱点的雇佣兵,还是计算力超强,几乎毫无漏洞的人工智能中枢更危险和难对付一点。』

         在Joseph还没明白过来如何不前往实验所也能解救人质的方法前,他的前上司已经先前一步了解了对方的所指。『你的意思是让我通过旧系统,找方法进入新系统?』他龇着牙,一边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脑后,似乎一提起进入Stem系统,就令他曾经被电极刺入的颈椎孔隐隐作痛。

         『不,你甚至不用去躺回那个冰冷的浴缸里就能回去。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打开通往灯塔精神病院里初代系统的门。』手里拿着什么的Ruvik又上前了一步。

         此刻的Sebastian依旧没有所警觉。他以为所谓“帮他打开灯塔精神病院里系统的门”意思是,帮他把初代系统的整个设备重新调试准备好,而所谓“不用躺到浴缸里”也许是Ruvik给接入的设备做了点舒适化的修改。况且,在他看来,作为幻影的Ruvik现在根本做不了什么,无论是没有实体在此地,还是他手里的音叉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杀伤力。

         可他错了。当一代系统的设计者用指尖弹击了那个金属小叉子后,共振随着空气传播开来,将一阵刺耳的尖锐声音扎入了Sebastian的脑子里。前警官直直地倒了下去,瘫软在急忙搀扶的搭档的臂弯里,失去了意识。

         『放心,现在还不会让他进入新系统。必须要先让他学会对付新核心的技能。』幻影在擅自消失前,给怒视他的Joseph留下这么一句。

 

         当恼人的声音停止时,Sebastian发现,自己已然又回到了最初一切发生时的地方——灯塔精神病院的大门口。而这一回,当他独自一人推开那扇大门的刹那间,他背后熟悉的城市景色再一次犹如噩梦中那般突然崩解,地面被撕裂,即使是抗震性能最好的房屋也瞬间变成了瓦砾,公路上的汽车,无论怎么飞驰闪避都无法躲开那些从四面八方倾斜而来的断垣残壁,以及地上出现的巨大天坑和裂隙,所有人的尖叫都淹没在了隆隆的轰鸣声之中。可与门外那地狱一般的毁灭日场面完全不同,门内却是一片宁静祥和的大厅,通过两楼的透明屋顶,甚至能看见建筑最上方的灯塔正在一如既往地慢慢旋转着,那光束刺破外面末日的黑暗天空,像是唯一的希望,不断地闪耀着。

         『爸爸!』Lily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他的女儿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抱住了他的腰。

         『天哪,我的小甜心,你竟然一下子长高了那么多!』转头看见了比原本小小的Lily至少高了两个头的女儿,Sebastian发出惊呼。

         看起来已经是一个十二三岁少女样子的Lily在父亲的赞叹下,发出咯咯的笑声,『我也希望能快点长大,和爸爸一样去帮助别人,拯救更多的人啊!』她在胸口握紧双拳,点着头,作出“努力加油”的样子。

         『真是太好了。』年近四十的男人露出欣慰的笑容,并向站在不远处的那个长发女子,Ruvik的姐姐投去感激的目光。『谢谢你帮忙照顾Lily,真的非常感谢!』

         女子温柔地笑着,『你们已经帮助了我们,也将会帮助更多的人,做这点小事是应该的。』她儒雅地行了一个鞠躬礼,仿佛她才是那个倍受关照的人。

 

         在寒暄过后,Sebastian再一次挥别女儿,踏上寻找前往莫比乌斯新系统的道路。他站立在医院大楼的屋顶,看着早已经变成了黑色虚无空间的四周,虽然依旧无法明白这些究竟暗示了什么,却对这黑暗发自内心地感到了熟悉。就像Stefano所说的,这无尽的黑色如同无光的宇宙深处那些生命无法到达的地方,既美丽宁静,又令人恐惧。

         『你准备好进入我们的课程了吗?』那个跟踪狂的声音鬼魅一般在身后耳边响起,让Sebastian本能地颤了颤。『混蛋,你干什么!』

         轻易地避开冲他挥来的怒拳,同时不远处被设置好的闪光灯发出了耀目的蓝光,Stefano就这样在一秒不到的时间里把Sebastian定在了原地。

         『你不会是就打算这样前往去挑战人工智能的中枢吧?』摄影师嘲讽的语气令人极度不爽,可无奈不能动弹的前警探此刻也只能像只被琥珀包裹的毛毛虫一样,听凭耍弄。

         『你连我的闪光灯都躲不过去,怎么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撬开由超级电脑掌控下的虚拟世界大门?』一边抛接着那柄有特殊花纹的小刀,Stefano一边说着阻止对方犯傻冒进的话,并用可怕的得意笑容和诡异的全身扫视来回应Sebastian的瞪视。『你瞧,如果那个把你捕获的是毫无感情和独自思考力,只会按规章办事的人工智能的话,就不可能那么温柔的对你了。』虽然这么说,可他的动作却一点也谈不上替人考虑。

         随着刀尖的划落,Sebastian黑色T恤的衣襟豁开了一道大口子,而颈部到胸骨中段的皮肤,也出现了一条浅浅的血痕。——这更像是一种威胁,或者挑衅。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可怜警探的衣裤已经变成了满目疮痍的破布挂在身上,而周身的浅伤倒是早就在被划开的数十秒内便已愈合。

         可能是玩够了,但也可能是有着更进一步的阴险打算,Stefano最终解开了那该死的时间停止,放开了Sebastian。『所以,为了不像今天这样落魄,你在离开之前,先要学会两件事,快速移动,和时间冻结。』他伸出两根手指示意。可在Sebastian的眼里,却无比地像是炫耀胜利的手势。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