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巫师3】血契约2(雷吉斯/杰洛特)

1在这里

 

        是的共享心情,所有的思绪,不仅仅是令人愉快的那些,还有憎恶、愤怒、悲哀和痛苦。

        叶奈法知道,杰洛特完蛋了,而他们,她与他两人之间,也彻底地没有了可能。她想要把错误都归到杰洛特的身上,但她的理智知道她不能。

        与传说中毫无怜悯之心的冷漠变异种完全不同,作为狩魔猎人的杰洛特却有着太过柔软的内心。他多情,更是不能无视他人的悲痛。当他徘徊在叶奈法和特莉丝之间时,叶奈法知道自己才是那个他多爱着一点的人,但她就是不能像特莉丝那样坦荡荡地表达出自己正确的情绪,不能像她那样直接地述说出如果失去了他自己会如何地难过和失落。于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杰洛特在特莉丝落泪时又离开自己,回到她身边。而高傲的叶奈法即使在那一刻也只是在他面前,暴怒地乱发脾气而已,她不允许自己示弱,不允许自己在他看着的时候哭。所以她输了。

        但看出一个人的情绪,与真切地感受到一个人的心情完全不同。尤其当那人越隐忍的时候,那种悲哀和痛苦的共享,是无论何人都无法无视的,更不要说是总为他人着想的杰洛特,更不要说那个强忍着痛苦的人如果是他的友人。

        血契约尚未完成的时候,那种魔力催动的对完成契约的渴望会越来越严重,最终结局会如何,仅凭叶奈法曾经听说或从记录中得知的,如果拒绝,人类的一方大约难逃一死。

        随着契约过程的拖延,长生种族会慢慢失去理智,即使是最冷静的精灵长老也不可避免地成为追逐在契约人类身后的疯子。由于契约无法在胁迫下完成,当被魔力和内心痛苦所折磨到极点之时,被一半的血契约所束缚的长生种族能够选择的唯一道路就是,杀死他的契约者,以获得安宁。

        那个“禁血”的吸血鬼又能忍多久呢?一年、五年、十年?作为一个50岁出头的人类,也许还能期待在这种拖延中自然死亡,然而作为猎魔人而拥有至少200年生命的杰洛特,最终的命运只会是死在怪物的利爪下。

        而这个肯定会因为血契约而被狂暴的吸血鬼杀死的家伙,如今还轻松地将这契约不当一回事。想起将来他还可能会因为对方的痛苦和悲哀而自责,而不断地迁就对方、伤害自己时,叶奈法就感觉火冒三丈起来。

        她当然知道陶森特发生的那些破事,因为丹德里恩正拿它到处唱着呢。 吸血鬼与人类之间的爱情、背叛、迁怒和最终玫瑰化作血尘的悲剧结局,而那些倾听这段合着优美曲调的故事的人们,根本不会想象到作为人类的席安娜,对于露出真面目的吸血鬼的恐惧,反而一味地愤恨、辱骂她的绝情。

        叶奈法十分同情这个女人,在她看来,这段异族之间的感情注定就是短命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在醒来时,看到枕边人变成了怪物的模样而不尖叫逃跑的。就像是普通人对于术士和猎魔人的鄙夷和唾弃,其实其中包含着他们的恐惧。

        思考了一会儿,她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像是“当你看到老朋友露出的獠牙和利爪时,是否也会因为想象到自己的死亡而恐惧”这类句子,只是平淡地接着之前的话题继续开口。『完美的血契约,达成的条件有三个,首先是自愿交换双方的血。你现在应该还停留在单方面获取了高等吸血鬼的血这一最初阶段,所以你能感觉到他,但他却无法感觉到你。这会让他更加容易因为不安而失控。』

        『所以我只要自愿给他咬一口,大家就能相安无事了是吗?那倒是简单。可我烦恼的问题似乎还是不能彻底解决,虽然安抚一下后可能不会再感觉到太多的怒气,但有的时候能够体验到别人的感觉还是会让人有些尴尬。如果他……你知道的那种时候。』白发的猎魔人耸了耸肩,像个未经世事的孩子一样丝毫没有体会到其中的危险,还将叶奈法认为的“重点”彻底带偏。

        叶奈法又一次拍了桌子,并将她纤细的美丽指头支着愚钝猎魔人的鼻子。『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血契约的重点,和将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她冲他尖叫,而他还一脸无辜地闪动着那双猫咪的眼睛。

        『席安娜就是你的未来!你还不明白吗?她与那个最后杀了她的吸血鬼之间,就连接着并不平等的血契约。吸血鬼给了她自己的血,却没有换来她持续不变的爱。你们管她叫做利用人的骗子,但我管她叫作,不完全了解爱人就跳进了深渊的婚约,无法活着逃脱可悲女人。用血缔结的婚约,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和平分手,好聚好散。你懂吗?!』

        在前女友声嘶力竭的叫嚷中,杰洛特偷偷地往嘴里塞了一块烤苹果,然后因为叶奈法将他与老友间的“联系”成为“婚约”而顿时噎住。

        『我,和雷吉斯,根本算不上“开始”过,怎么叫分手。』他猛灌了一口啤酒,给自己顺顺气。『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如果因为这个什么血契约而需要待在一起,也并不算是太难熬的事。』他挥了挥手。

        过了一会儿,在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叶奈法的注视下,杰洛特作出了总结性陈词。『所以这契约没办法解除,所以这烦人的副作用只能慢慢习惯了是吗?』他懒散地靠在椅背上,摆出仿佛事不关己的态度,开始大口地吃喝起来。

        『你真的这么想?』叶奈法皱起眉毛凝视着猎魔人金色的眼睛,但读心的魔法告诉她,那的确是他的真心话。一瞬间,某种痛恨烂泥扶不上墙的愤怒让她笑出声来,『那你自求多福吧!』她把酒杯里的苹果酒全部泼了出去,似乎是借此也将自己的担忧、恐惧和爱意也一起洒掉。

        而带着一身湿答答、甜兮兮酒气的杰洛特,就这么茫然地看着前女友重重地蹬着高跟皮靴,用威压分开围观的人群,从正门走出去,完全彻底地抛下了他。

        『好吧。显然很严重,但无解。所以雷吉斯那家伙最近开始闭门躲我了。』将盘子里的食物一扫而空后,猎魔人在酒店老板娘那里又补充了一些干粮,便骑上爱马萝卜,向陶森特飞奔。

        他决定再也不要拐弯抹角地四处找他人打听,而是单刀直入地将老友堵在他那个安在墓穴里的家门口,让他咽回去那些以“为了你好才这么做,请相信我”为幌子的隐瞒之词,直截了当地要求他提出一些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哪怕是名为死亡的方法。虽然杰洛特并不认为,问题目前到了非得要用如此激进的方法来解决。

 

        『你知道我并不希望你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解决属于我们共同的问题。』三天后,他截住了企图乘着他不在时搬家开溜的高等吸血鬼,强硬地拽住对方的手腕这么说道,『我更生气你竟然选择不告而别。也许你看不出来,但是我真的很生气。』

        『我知道,我能感觉到。』高等吸血鬼低着头,不敢看对方的脸。或许是因为愧疚,但也可能是因为,如果他那么做了,他将会失去酝酿了数日才暗自定下的,一走了之的决心。

 

                                                                       TBC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