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系列】半AU 遗落之境1(ALL Seb)

注意:半AU,电影《湮灭》及其原著梗,有原创人物出现(但不会加入CP),对原作人物有新的设定,有OOC预警,脑洞奇大。请注意回避!惊悚悬疑向

==================================

 

        42岁的沧桑男人,用茫然的眼神目视着眼前列队凝视着他的人,那些似乎紧张不已,却保持着表面镇静的军人、医生、研究员们。

        他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记不起自己是如何进入那个世界,又是如何离开那里的。他只记得他去了两次,都安然地回来了,但其他人却没有那么幸运。

        可站在此处的他,或许也并非医生所称的那般“完好”。他还失去了另外一些东西,一些他认为可能很重要的感情。它们就仿佛是年久失修的墙壁上剥落的石灰,在悄然间就消失在了某处,只留下空洞的文字叙述般平淡的记忆,像是那堵老旧斑驳的墙,而石灰涂面对它的存在来说不痛不痒,可有可无。

        他记得他的妻子,记得他们的婚姻,记得他们在那栋被称为家的白色建筑里度过的日子,记得他们彼此许下的“爱”的誓言,却再也记不起他们之间的“爱”本身,那些昔日的情感如同失去了动力的水面,变得毫无涟漪。他清晰地记得麦拉的容貌,却无论如何都记不起妻子幸福的笑脸。每当他回忆起妻子笑着的场景时,那里总是有一团夺目的白光,遮盖在眼前,令他看不清麦拉的笑容。

        还有他的宝贝莉莉,他已经记不起在过去生活过的屋子里,那孩子快乐的样子了,回忆中的只有火焰里她因为痛苦和哭泣而扭曲的脸。幸好他在来到那个世界中后又重新找回了她,还有她可爱的红扑扑的笑脸。

        『你感觉还好吗?』站在跟前的,穿着隔离服的医生之一开口问。

        『是的。』他回答。可在心底却隐约地感到了一丝不对劲。不是因为那些来“救助”他的人们如临大敌的态度,而是由于之前他匆匆走过大厅时,对同样也安全回来的妻子和女儿的一瞥。

        麦拉站在那里,在他走过时看向他,似乎并没有失去关于他的记忆,但她的眼神是如此的冷漠,就像是看着一个仅仅是认识的邻里。而莉莉也是。塞巴斯蒂安看着她无神的眼睛和毫无表情的木然的脸,惊讶于不久之前才分开的女儿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更奇怪的是,那个世界里明明为了女儿与他疯狂对峙的麦拉,此刻甚至也对她的女儿漠不关心,任凭她被一个陌生人像是对待人质那样抓着固定在一边。

        那还是麦拉吗?回来的是他原本的那个妻子吗?还有那个仿佛被掉包了的莉莉呢?

        一个恐怖的念头从塞巴斯蒂安的脑海里油然而生。

        『在那里,除了变异的怪物,你还看到了什么?』医生又问。

        『疯子和怪物。还有荒凉的住宅区。』他说。

        『除此之外呢?你到达“灯塔”了吗?有看到任何其他探索者留下的记录吗?』询问者紧盯着他的脸,似乎想要看出他是否在隐瞒。

        塞巴斯蒂安慢慢地点了点头,『我去过灯塔,那里怪物云集,已经被破坏得很厉害了。但我没有看见什么有用的记录。至少我不记得有看到过。』

        之后,几个询问的医生和军人反复地向他确认,是否还记得自己跨越“边界”的过程,又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大街后巷的原因。但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不记得”和“不知道”。

        再大约过了半小时询问未果后,他们开始放弃原来的问题,转而问起他是否还记得一同进入那个区域的人。

        塞巴斯蒂安说出了基德曼、乔瑟夫和康纳利的名字,然后他提到乔瑟夫和康纳利可能已经死了,而基德曼也许已经自行脱出。

        『你真的亲眼看到他们俩个死了吗?』两名审讯人相互对视了几次后,再次开口问。

        『康纳利他……变成了怪物。』塞巴斯蒂安露出了愧疚的神色,『他疯了,到处攻击任何活动的东西,我不得不……』他没有说出那个词,但他的言语中确认了自己将对方杀死的事实。

        『那么另一个呢?』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询问者又紧接着追问。

        『乔瑟夫被基德曼开枪打中了。然后我就没再看见他。』他说,带着疲惫和失落,也许还有惋惜和悲伤。

        『他也变异了吗?』

        循着声音,他抬起头,看向那些提出问题的人。『不,他很好,至少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他断然否定了那些询问者的无端猜测。

        『那么是她,基德曼疯了吗?』他们又问。

        『不,我不这么觉得。我们,我和乔瑟夫,与基德曼之间出现了一些分歧。也许她是出现了一些幻觉,或者因为自己的推测而变得偏执,她觉得必须得杀了莱斯利我们才会安全,这导致我们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冲突,甚至还用上了武器。但我觉得她还没有到发疯的地步。』他摇头。

        『所以乔瑟夫死于枪伤?』询问者打断了他对于基德曼的陈述,又把话题拉回乔瑟夫。

        『我不确定,他中枪后就消失了。』塞巴斯蒂安眨眨眼睛,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语里有着严重的逻辑问题。所以他又随即换了一种说法,『也可能我失去了那段记忆。总之,我不确定见到了他的死亡。只是凭借自己对他当时伤势的猜测。』

        『所以你并不确定他死了。』审问者替他说。

        『没错。不过之后我再遇到基德曼时,那是第二次去那个世界的时候,她告诉我说乔瑟夫还活着。但我问她具体的,她却什么也没说。』

        询问者其中之一认同地点点头,随后从文件袋里取出一张照片,推到他面前。那是躺在病床上,连接着各种监护设备和插管的乔瑟夫。

        『你们把他救回来了?』警探凝视着照片上的人大声说,嗓音里带着惊喜。

        『准确来说,是他自己回来的。』审问的人又拿出另一张照片,是乔瑟夫被几个军人模样的家伙看押在车厢里的场景。照片里的乔瑟夫看起来有些恍惚,身上却一反常态地没有任何血渍或泥污。

        『一开始的体检,在他的全身没有发现伤口或者感染。他似乎一切都好,除了像你一样,对于如何回来的记忆出现了丢失。』那个看起来像审问的主导者的家伙停顿了会儿,应该还有后话没有透露。他盯着塞巴斯蒂安的表情,直到被观察的对象尴尬地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

        『但之后的第三天,他的情况突转直下,全身多个器官功能出现衰竭,丧失了意识。』询问者把一叠医疗报告单放到了桌上,『我们给他做了几乎所有的检查,考虑了很多疾病,但都不是。我们找不到他的病因。而所有尝试的治疗也都无效,但也没有进一步恶化。他就一直这样昏迷着,在医疗仪器的维持下不死不活。』他又看了警探一眼,『我们希望你能提供一些信息,有关你们在那里发生的事。这也许能帮助他。』

        『我真的不知道……不记得了……』塞巴斯蒂安用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显得十分无助和焦急。

        『好吧。』也许是认为警探没有说谎,审问者们开始纷纷转身离去。而塞巴斯蒂安依旧没有被准许离开“隔离观察”区域。

        『我能去看看乔瑟夫吗?』当最后一个负责人踏出门去之前,塞巴斯蒂安问。

        负责人隔着玻璃面罩望了他一会儿,最终开口,『我得和其他人商量一下。』

 

        在监狱一般的“病房”里又等待了大约三小时,塞巴斯蒂安始终都没有被准许去探望他死里逃生但尚未醒来的朋友,而另一波审问的家伙又熙熙攘攘地挤了进来,就仿佛他是个涉嫌连环杀人的重刑犯。

        在经历了一番例行的无聊提问后,领头人又给他看了另一些文件。其中一些是关于人体细胞的变异,另一些是他完全看不懂的物理专著节选。最后是让他辨认一叠照片,里面不少他见过,都死于第二次“旅途”。

        『这人你认识吗?』询问者所指的照片里,黑色偏分的头发遮住了一边眼睛的人,他的相貌塞巴斯蒂安记忆犹新。

        『摄影家史蒂凡诺·瓦伦汀。』警探看了照片一秒后回答。

        『你是之前就认识他,还是……』

        『我在那里见过他。他疯了。』他耸耸肩。

        询问者用食指敲击着桌子,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他没有变成那种僵尸或者怪物,但是他的脑子出了问题。』似乎为了强调,他用手点点自己的头。『他随意地杀人,然后把受害者的尸体都制作成那种……令人恶性的“恐怖艺术”!』

        面对警探的愤慨发言,询问者却不为所动,他们只想要知道他们需要知道的东西,除此之外,对他们来说都是浪费时间。所以领头人又用一个手势制止了塞巴斯蒂安接下来的控诉。『你有没有看见、确认他死了?』

        有点恼怒地瞪了审问者一眼后,警探还是选择了继续回答。『我冲他开了两枪,也许好几枪。所以我猜他死透了。』

        『你猜?』对方挑起了一根眉毛,『所以你也并不确定他的死亡咯?』

        被屡次质问的警探似乎真的生气了。『如果你们怀疑我说的所有东西,为什么还要问我呢?』他冲询问者大吼。

        但领头的人并没有作出什么反应,也没有任何安保人员冲上前来压制这个暴躁的被审问的人。询问者只是悠哉地将另一叠照片在桌面上展开,然后指着其中一个同样留着偏分发型,同样是蓝色眼睛的人。

        塞巴斯蒂安伸长脖子看了看。『史蒂凡诺那只眼睛还没有受伤的时候。怎么了?』他反问,明显地带着疑惑。

        『这是一个星期前拍的,在这个隔离所里。』

        警探惊讶地大张着嘴。而顺着询问者抬起的指尖,他的目光穿过玻璃的隔离病房门,看到不远外大厅里,最靠近的一张桌子前端坐的人。那就是史蒂凡诺,他黑色的刘海比塞巴斯蒂安之前看到的短了些,没有被遮盖住的浅蓝色右眼看起来完好无损,除了遍布在眼睑上的疤痕以外。

 

                                                                 TBC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