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刺客信条】伦敦1888 章3.2(半AU,Shaun/Desmond)

       缩在发臭的下水道凹坑里,Shaun一边喘着粗气想要获得更多的氧气,以便平复那火辣发疼的肺部,一边又因为让他脑仁都发疼的冲鼻异味想要屏住呼吸。倒霉和自我厌恶的感情充满了他整个人。

       不出所料的,就如他过去每一次雄赳赳气昂昂地找人寻仇的结果一样,他被人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虽说他已经很努力,并且在战斗技术上有了不小的进步,但他这次面对的不是普通的街边混混,而是训练有素的圣殿骑士。最后他只偷偷黑开了密码门,闯进高级资料室里顺了个“苹果”出来,就被追得只能躲进了下水道里。

       至于那个他此次唯一得手的“成果”,还不是金灿灿、拥有无上能力、能够控制人心或者具有无限知识的、那种来自上古种族的“苹果”,而只是那种贴着被咬了一口的残缺品水果标志的手机罢了。

       等到夺命狂奔之后回过神来的他懊悔不已,也仅仅只能想办法从这个显然是工作人员的手机上,企图找到什么“圣殿组织重要信息”,以略微宽慰自己那遭到重创的自信心和呼吸系统。

       粘着浑身的污水,尚不敢露头的Shaun犹豫了几秒后,终究把手就着衣服外套上干净的地方擦了擦,然后掏出背包里的连接线,把这个“苹果”连上了自己的组装式高端黑客手机。

       在解码用了十来秒之后,这个看似普通的手机就这么轻易地瞬间易了主,让Shaun随便就可以查看里面的任何信息。黑客出生的“刺客”总算是感觉好过了点,他动动手指,开始搜索手机内所有加锁的文件,通常地人们总会给最重要的东西加道锁。

       然而,出乎他所料,里面除了一些带颜色的自拍照以外根本没什么有意思、有价值的玩意儿,难道要他用这个去讹诈手机主人换点有用信息?就在黑客沮丧得准备将苹果砸进臭水里的当口,一个声音阻止了他的动作。

       『嘿!』手机中的SIRI程序说。

       满腹怨怒的黑客本想要回嘴他“嘿个毛线”的,却听到那人工的程序叫了他的名字。

       『嘿!Shaun,好久不见。』SIRI用Desmond的声音说。

       下一刻,手机就被惊慌失措的黑客差点一个手滑就丢进了积水里。

       『D……Desmond?』Shaun奋力地在胸口衣料上,擦着眼镜玻璃附着的斑驳水渍,然后再带回去,以便能更清晰地瞪着这台突然就闹了鬼的“苹果”手机。并同时在内心刷爆了——“一定是我脑补的问题,它只是个读取了我手机用户名的SIRI而已”的幕弹。

       但那个“SIRI”的回答却给了他这次行动以来最大的惊喜。

       『是我。』SIRI说,『不要惊讶。我在16号那里学了一手,进入了计算机系统,然后又通过圣殿骑士内部的局域通讯进入了这台手机里。』

       『哇哦!』Shaun大声赞叹到,而忘记了自己还在被追捕。

       『发现了入侵者!在这里!』随着警哨的吹响,立刻地下水道里就充满了阿伯斯泰格工业的私人保安。

       『啊啊啊啊——Fuck!』一手紧握着那台“苹果”,一手往地面投掷了一颗因为受潮而完全没屁用的烟雾弹,慌不择路的Shaun又开始了他的马拉松冲刺。『早知道,我就听我爸的,多锻炼了!』面对前方足足四五米宽的深沟,无路可逃的他懊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可以的,助跑一下就肯定能跳过去!』他的SIRI,他的朋友Desmond给他鼓励。

       可Shaun依旧哆嗦着腿在沟前徘徊,『不,不,不。这个不行,太宽了,而且深,我惧高!』他说,那模样全然是一个站在万丈断崖边被要求来一个完美飞跃的普通人。而且他有个毛病,就是一慌,话就特别地多。『虽然我爸他能像你一样在高楼顶上跑酷,但我完全不行。我又不是他亲生的,没有这个遗传基因。』

       『你可以的。』Desmond没有放弃,『Hastings,你回想一下自己的过去,你只要紧张起来,这点距离完全没有问题。』

       『我他妈现在看起来不紧张吗?我都快紧张死了!可我是普通人啊!』

       『不,你不是。』Desmond说了一句让Shaun无法理解的安慰之句,『现在你看着手机屏幕,专注在图像上。』

       低下头,Shaun发现手机已经自动调取了一张动态图片,一张乌云渐渐拨开,露出一轮晶亮的巨大满月的图片。而就在他看图片的时候,追兵已经逼迫到了十米开外。

       伴随着心脏剧烈鼓动的咚咚声越来越响,Shaun感觉自己周身几乎炸裂了开来。

       『现在退后几步,马上跳!别看下面,看前面!不跳就会死!』Desmond通过手机,恰时地向他喊道。

       闭上眼睛,以拼死一搏的心,Shaun蹬腿跳跃了出去,与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同行的是,他那条原本就已经面临进入垃圾桶命运的裤子彻底崩裂开的清脆撕拉声。

       暂时越过危机的Shaun一边奔跑,一边频频回头确认,当他发现那群家伙没有追上来时,他又开始略有点得意了。『我靠,感觉自己创造了世界记录啊。』他说,然后惊讶于自己那变得低哑得如同鼓膜突出导致的异常听觉的嗓音,和仿佛是野兽一样的粗重喘息。

       『你是一个狼人,这点距离对你来说不算什么。』Desmond解释说。

       Shaun以为自己跑太快被风和臭味噎住了,导致了听觉识别错误。『你说我是个什么?』

       『一个被吸血鬼收养的狼人。』Desmond再一次重复,『我发现的时候也挺惊讶的。毕竟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

       Shaun边跑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腿,弄脏的衣裤已经完全裂开了,露出了长满灰黑色长毛的肢体。他的鞋子早就掉了,而他目前是光着脚板,或者说是光着巨型的狼爪子,踩在水里。

       『怪不得我怎么感觉脚底特别冷。』体会到整个世界观都天翻地覆的Shaun,无法理清头绪,只能碎碎念着一些小事。

       『到前面右拐,顺着维修梯子爬上去,然后在废弃小屋里蹲一会儿,冷静冷静。你现在这样子可没办法不引人注目地回到街上。』Desmond的语音里带着些许的笑意。

 

       大约在阴冷潮湿又不通风,充满了霉味的木棚里呆了半小时,打了将近三十个喷嚏之后,恢复成一个看起来刚被打劫并遭遇拘禁后侥幸逃脱的穷苦程序员的Shaun,裹着一张捡来的破毯子,顶着路人的同情眼神,和客栈老板娘的鄙视,总算回到了30美元一天的小旅馆里。

       换掉臭烘烘的一身,终于缓过劲儿来的Shaun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他刚得到的“随身Desmond”上。

       『我突然想起来,你之前说你一直呆在阿伯斯泰格工业的电脑系统里?那你一定是看到了不少的有用信息了?』擦着从发根滴到脖子上的水珠,Shaun看向被他扔在床铺上的手机。

       『是的。』

       『那你有没有给他们动点手脚,比如……』但没等兴奋不已的Shaun说完,Desmond就用一种“我很遗憾”的语气打断了他。

       『恐怕没有,为了不被杀毒程序发现并像杀掉16号那样被抹除,我只能呆在那里看着,而且老实说,我对程序不太拿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制造或者删除些什么。』

       仿佛被夸奖了似的,Shaun又开始愉快地唠叨起一些黑客的基础知识,直到口干舌燥后,拿起水杯的他,思维又猛然地跳跃回了逃亡时提及的事。『等等,等等。我差点就忘记问最重要的事儿了。你怎么知道我是……』

       『狼人。』Desmond替他说出了这个词。

       『狼人。我自己都不知道。』Shaun在床前原地转了个圈,『我知道吗?』他露出一脸迷茫的表情,『不太记得了,我小时候的事儿。回头得问问我老爹。他知道吗?他不会知道吧?』

       Desmond没有直接回答他的提问,而是又一次调出另一张照片。『这个人你认识吗?』他反问回去。

       Shaun对着屏幕瞥了一眼,立马就认出了那张脸。『没错,应该是我爸。不过我印象当中的,比这个稍微胖一点。』他抬手在自己身上比划了起来。

       『这样?』Desmond又甩出一张图,这一次的是一个更年轻、强壮一点的男人,那人歪着头俏皮又嚣张地笑着,带着一个相当复古的旧式礼帽。

       『啊,对。再比这稍微年长一些。』Shaun点了点图片的上方,『他特别喜欢这顶装腔作势的帽子,明明作派完全不像一个老牌的英伦绅士。你能想象他带着这样的帽子,在街上走着走着,就顺着墙沿爬上了屋顶吗?』


                                                                                     TBC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