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守望先锋】from the Death to the Birth 章1 76R

注意:电影《起死回生》梗,OOC,恶搞,雷,请不能接受的速速关闭。

纠结了很久,发现出本太麻烦了,还是就直接放吧。序章看这里


         至此之前,从未有人能真正地明白,死亡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又或者说,没有人会了解作为一具尸体的感受。所有的所谓死而复生的体验,仅仅是指濒死者而已,无论他们曾怎样地接近过死亡,他们都不曾跨越过那条线,然后再回来。

         但莱耶斯做到了,被迫的。

         安吉拉用无限的医者之爱将他唤醒,却得到了他无尽的恨。

         『你将我推入了永远的地狱!让我不能安息!』他说,瞪着血红色的眼睛。

         莱耶斯的地狱是如何的光景,安吉拉不能想象,而对于安吉拉来说自己的地狱则才刚刚开启了大门。

 

         即使安娜曾经告诫过她无数次,那个令她自豪的“给人以第二次机会”的血清实验会导致灾难,即使亲眼目睹了那只“奇迹般起死回生”的实验动物——那只可怜的残疾重病不得不被安乐死的狗狗,在血清给予的第二次生命后,如何变得狂躁不安、不寝不食,极具攻击性的。安吉拉在面对友人尚且温热的尸首时,依旧选择了不顾一切地复活他。

 

         踏入爆炸现场的安吉拉的脑海中,另一个哭泣的自己不断地说着,『安娜已经不在了,而我甚至连她的尸体都没有见到。现在我不能再失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了。』

         她冷静地指挥着几个来帮忙的队员,对浑身插满了弹片和贯穿伤口,失血过多的莫里森作了紧急包扎和固定,并抬向急救直升机,却在摸上莱耶斯的颈根时失了态。在她原本的简单观察下,认为莱耶斯的伤势会比较轻,所以她选择了稍后处理,她以为莱耶斯只是因为爆炸的冲击暂时失去了意识,然而她错了,错得离谱。莱耶斯受到的冲击,远比那些看着可怖的碎片和伤口来得致命,他摔到了距离爆炸中心更远的地方,摔断了脖子。他的脑干离断了,毫无治疗和抢救的可能和必要,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受到太久的折磨,而是瞬间毙命。

         『不,不,不……』跪在老友慢慢变冷的尸体前,安吉拉失声痛哭,而一边传来的莫里森在运输途中多次心跳停止,生命垂危的噩耗更是雪上加霜。

         莱耶斯死了,而莫里森很可能也会在不久之后随他而去。作为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安吉拉却什么也做不了。愧疚和懊恼占据了她的思维,扑灭了她的理智。当“干细胞再生血清”这个词从她的脑海中猛然跃出时,她没有阻止这种疯狂的危险念头,反而将它付诸实施。

         『别把他放进尸袋里!』她扯开一边的队员,力量大得有些失控。『帮我一把,直接抬到担架上,立刻送到我的实验室!马上!』她抹了一把脸,毫不顾忌被自己揉花的妆容,一边跟随着担架飞快蹦跑着,一边已经开始给实验室里的助手打电话,命令做好一切准备了。

         但几乎所有人都拒绝了她的“复活实验”的要求。他们只是替她将暗影守望指挥官的尸首安静地停放在那里,好让她一个人慢慢冷静。

         『没有人能违抗天意。』莱因哈特按着她的肩膀安慰说,『上帝召唤了我们的朋友,他将在那里得到永远的安宁。你不应该破坏他前往天堂的路。』他看向她的眼睛,想要她重新变回那个能平静对待生死的医生。

         可安吉拉的回答却是,『至少让我试一试!』她的眼中充斥的只有执着的坚持。

         『想想那只狗,最后我们不得不……』温柔的大个子没有继续说下去,用沉痛的事实再一次戳穿安吉拉那已经被剖开的心灵伤口。疯狂的复活后的狗,在撕咬死3个人,重伤7个之后,被守望先锋的多名队员轮番用榴弹枪射击打死,并且将尸体立刻丢入了焚化炉,以免它的组织再生后又一次苏醒。血清所带来的复活,不过是把原本应该安息的生命变成了怪物,然后再次经历惨痛的死亡而已。

         『不会的!绝对!』可救人心切的安吉拉无法看清事实,又或者她明明知道,却自负地认为可以战胜一切,『这一次我会控制好剂量。我已经有了前次的数据,这次一定可以。』她强调说,想要说服莱因哈特,更是想要说服内心尚有犹豫的自己。

         最终,她撇下了摇头叹息的战友,从密码冷库中取出了仅有的一整支血清,踏入了实验室。即便只有年纪尚小的法芮尔愿意协助她以外,实验室空无一人。

         『谢谢!谢谢你愿意相信我。』她这么说着,用颤抖的手指导着那个少女学会如何调整电压,然后按下点击按键。却没有察觉到少女眼中的茫然,她并非是真的坚信这位温柔的医生可以将人复活并不留任何麻烦的后遗症,而是对医疗和复活实验一点的不懂的孩子,对熟识之人的小小支持罢了。

         乳白色的冰冷血清,被机器按照既定的速度通过插管针尖徐徐推入莱耶斯的颈静脉中,白色替代了不含氧气细胞逐渐调亡的暗红色血液,让莱耶斯那灰暗发青的皮肤变得越发地苍白,原本因为死亡而不断下落的体温,也被循环于身体中的低温血清降得更低。

         『准备!』随着安吉拉一声令下,高能量的电流瞬间通过被安置在莱耶斯太阳穴和心脏的电极,贯穿了他整个身体的神经束。然而那死气沉沉的心脏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调高电流一档,再试一次!』随即地,安吉拉又命令说。明明心底有一个声音悄声说着,“这样就好,我已经努力过了,放弃才是正确的选择”,但她却死命地压抑着如此自私又自制的自己。她想要的结局,并不是自我安慰“我已经尽力了”,而是友人真正的归来,无论变成怎样的东西,而她将要付出怎样的责任和代价。

         自从组建了守望先锋,安吉拉从一个年轻的毫无经验的随队医生,渐渐地变成了他们的好友,甚至是家人。所以此刻,她不允许自己再一次眼睁睁地看着家人逝去,那种束手无策的无力和绝望她再也不想要体会一次。

         『高两档,再来一次!』

         『再来!』

         电流在莱耶斯麦色的皮肤上留下了灼烧的焦痕。

         眼泪从安吉拉的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尸体上所覆盖的白色布单。

         也许这就是命吧。她踉跄着摔倒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上级管理部门闻讯派来的执法兵,怒骂着她想要再造成一次过去的惨剧,并将所有的实验设备从柜子和铁架上扯下来搬走。他们甚至要冲进隔壁的重症监护室里搜查抢掠,弃依旧在生死线上挣扎的莫里森的安危于不顾。

         而安吉拉能做的也仅仅只有用身躯互住法芮尔而已。

         监护室里的警报不断地鸣叫着,而在闯入者的喧嚣中越发刺耳。

         安吉拉拼命地捂住了怀里少女的眼睛和耳朵,不想已经失去了母亲的她看到这黑暗的世界。守望先锋彻底崩裂了,曾经用生命保护着人们的他们,在展露光芒之后却被残忍抛弃。

         在被绝望彻底笼罩之后,绝望却又令人差异地被一声枪击声打碎。

         紧接着的,是连续而起的枪响。

         瞪大着眼睛看着手术台的安吉拉,目光中更多的不是恐惧,而是惊喜。

         原本僵直地躺在那里,毫无生气的尸体坐了起来,覆盖在上方的白不单被掀落在地,胸口的战术衣大敞着,还留有电极的印痕。而身体的主人已经本能地掏出固定在腿侧枪套里的手枪,击杀了所有在实验室和监护室里横行的“敌人”。

                                                                   TBC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