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刺客信条】伦敦1888 章3.3(半AU,LE)

       Shaun依旧沉浸在爆炸的信息量中无法正常思考。尚且无法消化养父是一个出生在1847年、并且活了将近200年还是一副老样子的消息的他,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同他养父一样的其他人。就掩藏在纽约这座繁华的世俗城市的夜空下,在震天响的RAP音乐中。

       一个用深红色缎带扎着马尾的俊美男人从酒吧吧台里翻越出来,挤过熙熙攘攘合着节奏扭动身躯的人群,走向角落里格格不入地啜着咖啡的人影。
       『阿伯斯泰格好像闹腾起来了。』穿着复古的点缀着风骚荷叶边的衬衫和低腰牛仔裤,青年挪开一边的椅子,反而一屁股挤进对方坐着的双人沙发里。『好戏要开场了。Dear Maestro,您不喝点别的庆祝一下我们的初步胜利?』他挑着眉毛说着,并他将刚喝了一口的香槟杯放置在桌面上,往前推。
       那位被称作大师的人笑着从咖啡香气中抬起头来,扯掉了随意箍着及肩金发的皮筋,让头发自然地散开来。『Exciting!』他举杯示意,并将杯缘凑到唇边抿了抿,『敬怪物们的旗开得胜!』
       扎着黑马尾的年轻酒保再度坏笑起来,借着酒意从对方头上偷走了那顶他最喜爱的红色毛呢帽子,还仗着party高潮时的欢呼声,顺便颇为淘气地偷了个吻。『让未来影响过去,这个方法只有您能想到。我伟大的Leonardo da V大师!』
       舞池中旋动的灯光映射在酒吧四周的墙面上,并不断变换着,那些细细长长的金色线条像极了记忆中,他最后所见到的“神殿”的样子。不仅仅是神殿,还有那个与他对话的“人”也是。
       从身边人手里接回酒杯,猛然灌下剩余的气泡酒液,当二氧化碳气体从喉咙里涌出来的时候,那段数百年前濒死的记忆,也仿佛紧随着气泡又一次地回放在灵魂前。

       那是1524年的11月末,独自坐在深秋凉意中的教堂前长凳上,已经年逾六旬的他似乎早已预感到了自己的死期。在逐渐远离的意识中,他看到了年轻的自己。那个仿佛尚处于未失去父亲和兄弟的年纪的Ezio,嘟嘟囔囔地骂着不顺心的事,然后也坐到了长凳边的空位上,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鲜红的苹果,红得如同刚刚喷溅出的血迹。
       下一刻,年老的看见幻影把那枚苹果抛向自己。也许是本能,他伸手去接,却惊讶于那落入掌心的重量并非属于空无一物的虚幻记忆。
       一枚苹果,真实地躺在65岁的Ezio的手里。并不红,甚至不是可食用的水果。它褪去了幻觉的外皮,变成一个有着裂纹的黄色球体。
       没等他想到什么,这枚伪装成苹果的伊甸园碎片就爆炸了。
       尖锐的不知成份的碎片直直地刺入Ezio的手掌、胳膊、大腿、腹部,以及心脏里。感觉到血液的快速流失,一代的刺客大师终于意识到,如今他自己也将倒在他曾经无数次踏过的“腥红地毯”里。
       然而,这段过程,令Ezio惊讶地并不痛苦,他感觉不到爆炸的灼烧、伤口的剧痛以及失血带来的渐渐冰冷,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虚弱和无法支撑身体。他始终看向前方,盯着那个并没有跑远的年轻的幻影回转身来,然后变成了他曾经在神殿中看到的,来自未来的“Desmond”。
       而在Desmond身后还存在着一个正对他说着什么的人,可能是逝去的岁月影响了Ezio的视力,他只能隐约地看见那人穿着与Desmond一样的简单的白色兜帽上衣,从布料的掩盖下,依稀露出那人带着伤疤的嘴唇,还有脖子和双手等裸露部位上那诡异地发出金色光亮的“纹身”。
       这是谁?又在说什么?Ezio的脑子里只有神殿石壁导致的嗡嗡回声,他知道那人所说的东西,对这个世界能够继续存在下去十分重要,可他就是听不清。越是想要听见,就越是什么也听不到。
       慢慢地,Ezio变得什么也听不见了。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过去在神殿中看到的“鬼魂一样”,矗立在一个陌生的封闭石室里,等待着有人能打破这凝固一般的安静。

       1524年12月24日的夜晚,佛罗伦萨下起了当年的第一场雪。城里各户都屋门经闭,举家其乐融融地度过平安夜。只有无依无靠的流浪者,才在这个时候在寒冷的小巷里乱窜着,四处翻找着值钱的遗落物和可以果腹的食物。
       几个肮脏的流浪混混,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流浪汉身上所有稍微能看得上的东西全部都洗劫一空,然后将这个被冻死的家伙抬着扔进了地下疏水道的深坑里。那里即使是冬天也散发出难闻的恶臭气味,因为里面堆积着无数的腐烂的无主尸体。有的是客死他乡无人收尸者,有的则是被杀枉死的受害人。
       被尸首被抛入时砸在坑底的巨大响声,和飞溅而起的地下污水惊起的,不仅仅是越冬的虫子,还有同样被抛入此地的高龄的刺客。

       Ezio那长久伫立着的灵魂,猛然感受到了天旋地转,石室的墙壁向他挤压过来,沉重得像是真实地在与一堵沉重的垂直升降门抗衡。而他的躯体也胡乱地挣扎起来,推开身边堆叠起的尸山,甩掉一脸的污物。当Ezio彻底地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只穿着一条被污水浸透的底裤和一件全是破洞的衬衣。
       『Oh,真是栽了一身的狗屎……』皱起脸抱怨的同时,Ezio也想起了在一切变得诡异而不真实之前所发生的事。看起来有人塞给了他一个会自爆的神器,而他中招之后显然被人趁火打劫了。
       在胸口乱摸了一阵,却没有发现任何伤痕后,一头雾水加污水的Ezio踉跄着翻越尸阵的障碍,攀爬过没有阶梯的缺损墙壁。几次差点跌落的他,以为自己只是年迈无力,却不知那缘由本是他尚还不熟悉刚被伊甸园碎片改造后的身体。
       披着从屋顶偷来的旗帜,Ezio返回了与Sofia和他们的孩子一起生活的地方。可在这风雪翻飞的糟糕天气里,等待他的不是家里燃起的暖和的壁炉,而是空无一人的宅邸。
       直到他摸索着重新找回兄弟会的聚集所后,他才发现,据他“离开”,已经度过了不算短的日子。曾经的学生和小弟们没有一个认出他来,甚至是看门的几个连初级刺客也算不上的家伙也带着嘲讽要驱赶他走。从他们的对话里,Ezio了解到了自他在教堂前“遇袭“之后所发生的事。
       曾经的Ezio Auditore死在了那条长凳上,在混乱的人群的围观中。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了这个老人的死亡。有人说看见一个奇怪的青年曾经坐在老人的身边,也许就是他用刺杀了老人。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血迹,但如果用的是带毒的小刀或刺针也不是不可能。惊慌的群众犹如惊弓之鸟纷纷散去,只有几个附近胆大的混混乘着四下无人,便将尸体拖走,想要拿走他的钱财和衣物。
       失去了丈夫的Sofia最终只在街角的深巷中寻得了一具身着Ezio衣衫的烧焦的尸体。葬礼之后,满含悲痛,又同时害怕尚年幼的孩子受到伤害的她,选择了永远地搬离。
       『这小子该不会是Auditore大导师的私生子吧?』两个刺客在屋内的小声交谈被Ezio尽收耳中。
       『的确是长得挺像的。』另一个点头附和。
       『你说我们是不是该留下他?也需大导师的血脉能派上点用处。』
       『得了吧,看他那样子就是被混混打劫过。连衣服都保不住的人,还能有什么本事?』
       在他们举棋不定,反复向窗外张望,查看他有没有走远时,Ezio转身跳上了旗杆的支架上,然后纵身跃入了河道的水流之中。这河水虽然不算干净,但比起他现在的样子,多少有些清洗的作用。在水面的倒影中,Ezio看见了一个面容年轻的自己,以及因为寒冷而被激发出的满身的金色条纹。
       一瞬间,他明白了一些东西。曾经,淡薄了仇恨的他为了回复平静的生活,而放弃探知的“未来”和“真相”,并没有因为他那两次选择“放弃苹果”便离他远去。那枚被他遗留在罗马竞技场底下密室中的伊甸园碎片,最终还是找到了他,捕获了他。原来,他的命运和人生注定要与能够接通未来、改变世界的“智慧之果”联系在一起,即使他避开了它直到老年,也无法摆脱。它给了他一段全新的、无法看到尽头的人生。

       当晚,重获青春,却也同时变成了一个人类形态的伊甸园碎片的Ezio,为自己寻得了一些普通的衣物以及足够他远行的钱。然后,在那块熟悉的家园土地上,没有一个知晓刺客大师Ezio Auditore的人再看见过他的身影。他成为了一个四处漂泊的商人,好掩盖发生在他身上的“奇迹”。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