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刺客信条】伦敦1888 章3.4(半AU,MA)

       传言道“多事之秋”不无道理。在1888年大兴工业制造的城市伦敦,深秋迷雾笼罩下掩藏着无数的怪物们。而低端商贩聚集的街巷尽头,一家贩卖香料和草药的店铺柜台后,一位并不起眼的萨拉森人掌柜也是其中的一员。

       他普通的黑色长袍里挂着打造成眼睛造型的金属挂件,而中央眼球的部分则镶嵌着一块暗绿色的圆形石头。它看起来并不怎么值钱,甚至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这石头上的裂纹中满布了许多暗褐色的污垢。

       荷鲁斯之眼,Malik如此称呼它。但它并不是Malik第一个接触到的伊甸园碎片。

       约700年前,他在一次取回“圣殿骑士的宝物”的任务中,成为了有记载的第一个接触2号禁果的人。当时,“苹果”在短暂的碰触中,向他展现了一个画面,一个他与另一名刺客Altair一同俯瞰陌生大地的未来。

       对于Altair的鲁莽和自负害死了Kadar而愤恨不已的Malik,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还能再一次相信Altair,并与他并肩而战。可随后Altair巨大的转变,逐渐地令他也改变了原先对Altair的恶劣印象。只是有一点,Malik并不明白,为何未来影像中的他依旧保留着那只本该丢失的手臂。

       在Al Mualim导师背叛信条的事件发生之后,Malik早已经忘记了那个小小的“提示”,一心帮忙钻研着苹果所带来的信息,寻找着各地可能存在的其他碎片。1225年,当Altair的次子被Abbas杀害并嫁祸给他的时候,Malik正在着手研究一个他刚获得的圣物——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图特摩斯一世所佩戴的护身符。那些Abbas指使的混蛋们冲入他的房门将他压入牢狱时,紧急中他不得不将这份圣物挂上了自己的脖子。

       于是,在经历了Altair劫狱救出他,返回居所以及Abbas再次派出杀手的曲折过程后。Malik最终被无耻的叛徒砍下了头颅。

       忠诚的刺客的鲜血抛洒在看似廉价的护身符上,却开启了神话中地府掌管者的诅咒。

       被发光的荷鲁斯之眼所诱惑的杀手偷走了它,带在了自己的胸口。下一刻,杀手就被受害者的恶灵附身,他的意识变成了Malik,而他的嗓音也在短短的三天里变得与恶灵生前不差一分。惊恐的主谋Abbas,想要销毁这个被诅咒的护符未果,最终选择让人将它扔进了沙漠里。

       1257年,Altair与长子分别后,独自反锁在了秘密的图书馆里,再藏好了他所持有的苹果,并留下了6片包含有记忆碎片的光盘后,端坐在座椅中离开了人世。他的尸骨长久地遗留在那处。

       1259年,带着Altair的故事,Niccolo Polo与弟弟展开了长达10年的旅行。路途中,他们捡到了被飓风席卷后裸露出来的荷鲁斯之眼,并与一名古董商人做了交易。

       1281年,荷鲁斯之眼的护符被收藏在了一家私人的博物馆里。1283年,博物馆遭到了偷窃,除了几枚价值连城的宝石失窃之外,消失的物品清单里还有这枚荷鲁斯之眼。

       带上了护符的贼人同样遭遇了“诅咒”。荷鲁斯之眼中留存的恶灵,随着护符的一再易主,永久地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而被夺取的躯体,将在一年里彻底变成这个恶灵曾经的模样,一个保佑完好手臂的Malik A –Sayf。

       1887年,Malik来到了伦敦,他看到了他第一次接触伊甸园碎片时,禁果给他展现的场景中同样的城市,于是他在这里定居了下来,并以小店为聚点准备好一切可能需要的应对措施。

       他没有联系伦敦的刺客兄弟会,虽然他看见过那个被称为黑鸦帮首领的男人好几次,也觉得这家伙虽然行事冲动了些,却本质不坏,也值得信任。

       Malik选择了独自等待。他是个稳重而不愿意过分积极地尝试新人新事的人,踏实地做好每一步是他的习惯。可他却在某些方面非常乐于豪赌一把,比如他相信在这里可以再一次见到那个人,即使被丧子之痛和卑劣者设下的歹毒“证据”包围,依旧始终信任着他的朋友,那个应该早就死去、化作白骨的Altair。

       在遭遇Abbas私兵毒手前,Malik已经将继苹果之后,他们获得的第二件圣物——“约柜”转移到了只有Altair知道的密室里,而约柜所储藏的无上力量,在他看来必将在最重要的时候发挥效力。也许,现在已经是需要用到它的时刻了,也许Altair早就在事先预备好了。

 

       宗教传说中,约柜里安放着上帝与忠于他的信徒所定力的契约,有约柜的地方,就有上帝的守护。但也有观点认为,约柜里其实储藏的是与伊甸园碎片具有同样神力的东西。有人说是火焰,有人说是雷电。

       然而只有Malik和曾经开启过约柜一次的Altair知道,那里面的东西绝非这么简单,却又其实无比地简单。本身作为伊甸园碎片之一的约柜中,存放的是无法看见也无法触摸的“时间”。

       1257年8月12日黎凡特刺客总部马斯亚夫城堡遭遇突袭; 8月14日Altair送别了长子和其他刺客离开马斯亚夫城,自己来到了图书馆里。他设置好了机关,当记忆的光盘被重新安放回它们正确的位置后,暗门就会被打开,禁果就会展现在来人的眼前。但无论来到此地的“先知”是否会带走禁果,只要感受到他的接触,另一个机关就会联动。然后,约柜就会被缓缓打开。

       如果,只是如果,那时候的Ezio没有那么匆忙离开的话,他将会亲眼见证,随着时间的变移,座椅上的枯骨竟然逆转腐朽的过程,一点点长回肤肉,变回一具完满的老者尸身,接着那些岁月所绘下的皱纹和白发又一线线地消失,老人最终成为了青年,变成了第一次打开约柜时的样子。

       神奇的伊甸园碎片,在Altair初次开启时“偷”走了他一瞬间的时间,又在第二次开启后将这一瞬间还给了他,并将他永远地固定在了那一瞬间的时空里,不再生长,不会老去,直至时间的尽头,又或者这力量消失的时候。

       双手在椅子扶手上撑了一把,Altair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向他离世前最后摆放的金苹果。当苹果被捧起时,无数流动的画面在四周墙面上映射出来,仿佛是电影的胶片,每一个框中都是一段历史,又或者是未来。画面所组成的时间线连续地延长着,接受“苹果的持有者”的审视。

       突然地,Altair的目光停留在一块纯白色的方网格图像前。这已经是他无数次端详这段未来时间的影像,却一如既往地毫无内容可言,这段历史被屏蔽了,而它对应的时间标记是1888年。准确来说,是1888年11月开始的世界某一处。直至下一段记录开始的1889年2月,中间尽是未知。

       除此之外,自2012年的10月末开始的所有记录都模糊不清,充满了奇怪的影像扭曲和跳帧,就好像捉摸不定的海市蜃楼。

       思索了很多次以后,Altair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唯一可能的答案,那就是“1888年末所发生的事将影响着2012年之后未来”。至于细节,只有亲自走进这段不明的时间,才能了解。

       而Altair在1888年真正到来前,还有很长的时间,足够他做好完全的准备,为了阻止伊甸园碎片给他的最后暗示,那个世界濒临崩溃的日子。

       脱下繁复的装备,只带上袖箭、袖枪和短刀,将金苹果揣进兜里后,Altair踏着曾经来到这里的足迹又返回马斯亚夫去,并在普通的百姓中潜伏下来,潜心研究着那些已知未来中给予他的提示。又一度周游各国,寻找各处的“神迹”。

       按照他所见识过的“未来”,Altair在来到罗马竞技场下方的密室时,有所“预见”地将自己手中的金苹果与来自弗洛伦萨的刺客Ezio藏匿在这里的那个做了交换。然后,他会在适合的时候,将这个应该属于Ezio的禁果重新还给这个“先知者”。

       Altair就像一个重要的齿轮,悄悄地推动着“历史”按照预定的轨道前行,以便达到能够从“末日来临的危机”中尽可能地延续未来,让世界的时间线在2012年末之后能够继续下去,变得稳定。

                                                                TBC


赶着平安夜更新了新的一章,至此,所有的大家都出现啦。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