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守望先锋】from the Death to the Birth 章4 76R

第一章 传送门

第二章 传送门

第三章 传送门

       三天后,守望先锋的基地被一纸公文要求废除,原守望先锋的队员大多都被冠以各种罪名或理由进行了处分,之后整个团队都被彻底解散了。

       一周后,在连续的爆炸事件和基地骚乱中牺牲的人被草草地进行了集体安葬,死亡名单中,加布里尔·莱耶斯和杰克·莫里森都赫然在列。安吉拉的实验室被彻底地搬空了,包括她所有的医疗记录和资料,然而那种能带来奇迹的白色血清,由于已经被用完了,所以那些强盗一般的“执行者”实际上也没有得到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被从医疗认证系统中除名的安吉拉,独自面对着两名友人的简陋墓碑,长久地站立着。现在,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那三天的秘密,当莱耶斯离开后,莫里森也醒来了。

       因为注入的是经莱耶斯血液稀释后的血清,所以那种神经递质的积聚作用和脑活化带来“特殊能力”要比莱耶斯来得轻。但与此同时,他的机体修复速度也没有莱耶斯那么快。爆炸的火焰吞噬了他原本的一头金发,而三天后血清还给他的,是短短的冒出头皮的白色发丝,还有那些爆炸留下的疤痕也大大改变了他原本俊朗的面貌,他不再是原本那个海报上的“美国队长”式英雄。他抛弃了自己曾经的名字,自称是“士兵76号”。并且,他也在莱耶斯之后,离开了基地,离开了安吉拉和其他人。

       安吉拉为他们伪造了死亡文书,甚至将其他无名者的尸体伪装成他们。她为他们保守了这份天大的秘密,她将已经死亡的他们复活的秘密。 


       时间一晃眼便逝去了六年,在守望先锋消散的数年间,世界各地的黑暗势力又重新快速崛起,相互火拼,妄图掌握更多的地区和资源。然而,不似过去的岁月,没有了守望先锋的监控和打击,更重要的是没有了暗影守望的凶悍行动,其中的一些势力像是菌团一样迅速蔓延了整个贫民区后,扩张突入了城市最繁华和中心的地段,不论贫富,无人能够安生。

       但奇怪的是,这些势力在崛起之后,又总是会在最长一年内就彻底地销声匿迹。而被其他不明势力杀死领头人,导致的树倒猢狲散都是这一现象的主由。

       通常地,那些醉心于争夺地盘和毒品、军火交易的家伙根本不会深思,让“竞争对手”倒台背后的“黑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即使是曾经打听过,也不过是想要自卫或者拉拢而已。黑爪就是这样一个曾经强势过,又因为其他组织鹊起和内部矛盾而被削弱的团体,不知怎么想的,他们选择了重金雇佣一位常年游走在黑暗中,是传说里杀死了至少三位数以上大佬的杀手。在他们看来,像这种家伙,不管是为了钱,还是单纯一个嗜杀的疯子(很多传言都这么说),雇佣他都对己有利。

       黑色的风衣,配上骷髅面具和背后的金属“脊椎”装饰,还有银色的爪尖,这个疯狂的杀手,无论是外形还是行事风格都正如他的外号一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死神。无数目击了他行动的马仔都这么形容他——“一个从地狱来的鬼魂”。他可以轻松穿越栅栏,甚至只要有一线缝隙的地方,他都可以化作黑色的烟雾进入,然后向目标身上倾泻子弹,没有人和围墙可以阻碍他。他就是索命的恶鬼,不但来无影去无踪,而且盯上的目标没有一个可以逃脱。

       然而,在真正获得了这位死神的帮助之后,黑爪发现他也并没有传言得那么神。虽然黑爪的任何成员都没有见过他面具下真实的面孔,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但他的的确确是一个人,一个会任务失败,会抱怨,也会耍脾气实实在在的人。虽然没有一个雇佣专家能说出他可以化作烟雾移动的科学原理。

       也许这世界上仅有两个人知道这些没有其他人知道的真相,一个是制造了他的人,另一个是和他一样的人。

 

       在肮脏且混乱的贫民区街头,一名罪犯扫除者在挨了几拳和一刀之后,依旧打趴了二十来个健壮的持刀、甚至是持枪的黑帮打手。而与他矫健利落的身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那位正义之士的一头白发,和从面罩中露出的布满了伤痕和皱纹的额头。

       『您……没事吧?』那个被救的惊魂未定的乞丐少年却生生地指着正义之士方才被刺的伤口。那件背后印有76这个数字的夹克腹部前方白色衣料的部分,明显地有着一个不小的豁口,上面还沾着不少零星的血迹斑点。但那颜色不如常人那般的殷红,也不是干涸后的棕褐,而是一种稀薄的淡粉色。

       『没大碍。』那人按着伤口站起来,虽然动作略有些带伤者的迟钝,却也不像受了什么重伤的模样。『不要再随便替人跑腿了。』他从几个濒死的打手口袋里掏出不少钱,塞到少年的手里。『拿着,快点离开,越远越好。』他说。

 

       而就在不远的地方,拐角处一个店铺外原本用来防盗的摄像头,却不受店主控制地调转了拍摄的方向,那通过网络远程超控着镜头重新聚焦在这个白发男人身上的家伙,在很远的大洋彼岸勾起了嘴角。

       『真是有意思。』她动动手指,就将呈现于眼前屏幕上的关系图做了些修改,在原守望先锋成员的下方增加了一个新的头像——那个被摄像头记录下的白发男人——士兵76,而头像上方的直线正连接到了前守望先锋队长的头像上。她放大了那块局部的关系图,紧盯着士兵76与他左侧并排着的死神。

       『唔……前守望的幽灵。』她的指尖无意识地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某种节奏,一边思考着这两人看似针锋相对,仔细深究却又有着极其一致的行动方向,这现象背后的目的。

       『亲爱的加比,你真的只是像你说的那样,想要毁灭这个世界来对他们复仇吗?』年轻而时尚的女子哼起了小调,『我放走了那个目标的事你明明知道不是吗?』

       『那些被你独自行动杀死的目标们,完全没有任何的机会,哪怕是溜走,你也能快速地找到并夺取他们的性命,墙和任何武器的阻碍对你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你完全能够变成烟雾通过不是吗?再密闭的基地都不可能没有通风设施,等我开门对你来说毫无必要。但你却……』

       『OK,加比。』年轻的女子持续着一个人的喋喋不休,『所以你其实根本不想杀她,你真正的目标只有那些烂到骨子里的家伙。亲爱的大天使。』

       『闭嘴!』耳机里突然传来了低沉、沙哑并且不耐烦的怒骂声。

       被称为黑影的女子,却越发咯咯地笑出声来。

       『还有……』她故意拖着长调,『我从你那里听说的那个人,正直、善良、固执,似乎是一尘不染的玛丽亚圣母。可见到却完全不是如此啊。你口中的那个温柔到过份的家伙分明就是你脑中美化过头了。喜欢撒谎的大天使。』

       下一瞬间,通讯被狠狠地掐断了。

       黑影都能想象出对方在面具之后,那个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模样。

                                                 TBC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