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刺客信条】伦敦1888 章4.1(半AU,LE)

注意:CP是LE,强调一下。虽然某个人按他的直男套路思路,总觉得他可以“娶”似的,也不看看对方是熟知人体学的大师啊。2333333333


  • 章四、交叉点   第一节


       靠在旧书店的老木书架边,随意翻找着一些贱卖的破古卷堆,Ezio的眼睛却不时地飘过两个正孜孜不倦地阅读着一本密写旧卷并激烈讨论的男女。他总是被求知的眼神和宽广的学识所吸引,一如当年他一眼就为Sofia陷入了爱河。他还记得Sofia伏在书案,一边为他翻译Niccolo Polo的手记,一边抬眼瞥向他的样子,那略带得意的快乐模样,甚至与Leonardo da Vinci大师有那么几分相似。
       『哦老天。』Ezio低声哀叹道,又开始纠结于是否应该离开这里,前往他藏匿圣骸布的老友的墓地的决定。他忧心于重要的伊甸园圣器,但同时也想念他的老朋友。
       在他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离开妻儿浪迹天涯的时候,最多想起的人却是这个密友,在他找到读不懂的书卷时,在他看到新奇的技术和器械时,甚至是一个小小的绘画用木制人偶,都会让他深陷入回忆。不知不觉中,他收藏了不少被变卖的老友的东西,一些虽然破旧,Leonardo却十分钟爱的油画笔刷和调色工具;几个他制作的八音盒,拧上发条后会叮咚地响起Ezio最爱的几首曲子;一个破了的套叠陶器,上面还留着当年Ezio不小心弄坏的痕迹;还有不少设计图纸,虽然Ezio一点也看不懂,但他知道这每一张都遍布着这位大师的心血。
       当然的,这所有的一切,他都是“低价收购”而得,因为早已没有人知道这些没有署名的“破烂”,是与“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可以卖出天价的东西。只有Ezio还记得,它们当年在老友工作室里的样子。
       重重地呼了口气,Ezio最终从沾满了灰尘的最下层架子里,挑了几张无人问津的羊皮密函,在书店老板那里结了帐。他只付了几个子儿就得到了这些看起来很有价值的东西,至少Leonardo一定会很喜欢。他把它们堆放在铺有防潮药剂的木箱里,就好像老友总有一天会从棺材里爬回来,然后一如往日般兴致勃勃地研究它们似的。
       而每当他无聊又或者需要沉思的时候,Ezio都会摆弄这些收藏。尤其是那个专门为他制作的八音盒,曲终之前它甚至还会弹出两个看着有点像他俩的小人,围着一个被涂成金色的小球转着圈圈。然后,他的脑海里就会被Leonardo这个名字占据,变得混乱和病恹恹,虽然他不会承认后者,或者把它简单地解释为一种思乡,而不是愚蠢的不应该产生的相思。
       『也许我真的应该回去看看那块墓地。』他小声地咕哝,『但时间快要到了,而地点看起来就在这里。』

       这么多年的游历,但他得到的真正有用的信息并不多,只有体内的伊甸园碎片在梦中反复给他的画面,可能还隐藏着什么线索。梦境里,他站在与这时期伦敦建筑风格几乎一致的地方,看着马车在道路上飞奔,突然地黄昏的天空传来一声鸦鸣,待他抬头时,那只漆黑的鸟儿已经飞越过他的头顶,扑落在远处人群里。
       Ezio用他特殊的鹰眼视觉,搜寻着人群,下一刻便看到一个穿着白衣,带着白色兜帽的人影。那人转过身来,Ezio看清了他的脸,那是一张于他曾见过的“Desmond”十分相似的脸,而他那在人群中走动,然后向他而来的动作神态,却又及其像是当年塞给他那个“爆炸金苹果”的“另一个自己”。然后,他又看着这个鬼影穿过自己的身体,消失在空气中,空留他一个人傻愣地站在原地。
       陌生的时间,陌生的国度,陌生的人群。Ezio胡乱地在巷子里穿梭,最终神使鬼差地跟随着一只到处乱窜的飞禽,踏上一节节漆得锃亮的木楼梯,进入一个看似住户的大门。
       鸟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Sofia背对着他坐在那里,伏案书写着什么。Ezio悄然无声地慢慢靠近,把手搭上了她的肩。感受到肩膀上重量的Sofia转过身来,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然而就在她拥抱上来的瞬间,Sofia变成了Leonardo。但连Ezio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梦里的他没有半分迟疑,他接受了这个拥抱,并且目视这张怀念的脸孔亲吻过去。
       也许就是这么一回事。从旧书店回到暂住地小睡后,醒来的Ezio终于自暴自弃地想。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承认自己其实对于老朋友当年坐在同一条长凳上所发出的暗示,并不像当时一瞬间感觉难以接受到要装傻的地步,甚至是……有那么些许的欣喜之情。反正他干的哪件事不足以把他吊死一次的?而小小的世人不容的感情在与这些行径相比之下,简直不值一提。
       靠在沙发上,睡眼惺忪的Ezio胡思乱想着,只要老朋友能再次活过来的话,自己甚至可以暗地里“娶”他,只要Leonardo他愿意,这都不是什么问题。向上翻着眼睛,凝视着天花板上的蛛网,Ezio开始想象那位大师穿着及地的婚礼长裙是个什么样的光景,甚至为他那头柔顺的金发要不要挽起来而犯愁。

       真是个傻子。直到楼下的高喊戳破了Ezio那遐想的泡泡,他才清醒过来,骂了自己一声。
       从邮差那里拿回信件,Ezio在门口就迫不及待地拆开阅读了起来。那是一封拍卖会的邀请函,看起来那个狡猾的艺术品贩子又搞到了不少好东西。近两年经济的不景气,让很多大师的后人,或者大师门徒的后人为了生计,不得不变卖家产,其中不乏一些不为人知的名家作品。
       不过Ezio对于除了Leonardo以外的名家艺术作品毫不感兴趣,他根本不懂这个,更不要说去鉴别真伪。而伪造大师的遗世之作可是那些拍卖行老手的惯例,Ezio可不想做任何的亏本生意。
       将邀请信塞进了口袋里,Ezio还是决定去看看,毕竟好奇人群济济一堂的地方总是最好的情报来源地。

       可这一回,Ezio失算了。
       当他踏入拍品展览室时,一眼就看到了那副画。虽然他从来没有在Leonardo的工作室画架上见过它,也认不出大师的绘画风格,却十分肯定那就是Leonardo的作品。因为那画面上的就是他自己,卸下了护甲,却还穿着带兜帽的刺客外衣,靠在工作室的木箱上就这么睡着了的样子。


       于此同时地,还有一双熟悉的眼睛也看着这幅画作,那是居住在贝克街出租屋,几乎不出门的“咨询侦探”。
       『呼嗯……不知道它会被开出什么样的价钱。』他战战兢兢地捧着他的钱袋子,掂量着。侦探先生虽然平日几乎没什么花销,但也没积攒下太多的存款。
       『看样子,Piero先生相当中意那幅画?它有什么由来吗?您可以和说说?我看着这模特与您挂在二楼楼梯处的那副画有些相似。』作为一名聪明的旁观者,Arthur总是能恰到好处地留意一些细节。
       咨询侦探点了点头,『你知道,我因为一些事而失去了部分的记忆,我想它补充了那个部分。』他依旧紧盯着那副即将被拍卖的画。
       他完全地想起来了,那个重要的人的长相,还有他每次完成了“任务”,拿着密函敲响自己家门,那欢快的笑容。他想要拿回那副他悄悄画下的,心上人的画像,可作为昔日作者的他,如今是否还能负担得起它的价格,是个巨大的疑问。           
       『虽然物主声称这是一件出自da Vinci大师手笔的作品,但我觉得这值得怀疑。不是吗?』Arthur摸了摸下巴上刚蓄的胡须,『首先它没有任何署名,这不是大师的一贯作风。另外,如果您画那幅画上的模特与这幅是同一人的话,那显然这就是一副伪作。』

       然而咨询侦探并没有在听,他的魂儿似乎已经飞到了油画上去,只是胡乱地哼了声表示应允。Piero冲着拍卖的司仪举起了手,表示愿意比底价增加50镑的巨款买下这幅画,那是他全部的积蓄。

       Arthur皱了皱眉,表示无法理解侦探如此冲动的行为,『而且……我总觉得哪里看过那张脸。您应该认识您画上的那位模特吧?他是不还为其他画家或工作室工作?』

                                                     TBC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