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守望先锋】from the Death to the Birth 章5 76R

第一章 传送门

第二章 传送门

第三章 传送门

第四章 传送门


        随着手指的微微弯曲,扳机被激发,子弹被火药推进着,以高速旋转着飞驰出去,穿过了正处于战斗胶着状态的士兵76和死神。应声地,两人双双倒了下去。


        回到了地狱梦境的死神依旧还在持续着前一刻的低声怒骂,然后瞬间就被爆炸的火焰所吞噬。奇怪的是,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烧灼,却体会到了冰冷,这火焰是冷的,像是秋夜的雨水,把人的灵魂浸了个透湿。

        死神僵直在原地,慢吞吞地转过头。他虽然早已经知道,背后是哪幅可怕的场景——那些曾经的同伴在地面上攀爬着,伸出腐烂不堪的手。但那是他的罪,他不得不去面对。

        长叹了一声,他合上眼,转过身。可却在睁眼时,看见的不仅仅是他想象中的,已经早已重复了千百次的地狱诅咒场景,就在那片“索命鬼”之后,一个年轻的,并没有在咒骂他的莫里森伫立在那里,那双蓝色的眼睛直直地望向他自己,眼神中还充满了探寻。

        『莱耶斯,你这是无理取闹!』他听见那个莫林森这么说。一瞬间的诧异席卷着过去他们最后一场争吵的记忆就这么侵袭而来,让死神有点眩晕。他按了按太阳穴,定了定神。

        然而当他将视线重新调整回去时,发现前方位置的莫林森分成了两个,年轻的作为守望先锋领队的一个与年轻的莱耶斯自己的幻影争吵着,而另一个……带着白色的头发和脸上明显的伤疤,正望着他,又或者是他们的方向。

        死神愣住了,他分明地从那个没带着战术目镜的“士兵76”的脸上看到了懊悔。『噶比……』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死神还是能看见远处对方作出的口型。76叫了他的名字,但之后的句子,死神分辨不清。

        眼瞧着过去的莫里森和莱耶斯的幻影越吵越凶,两人揪着彼此胸前的衣襟怒吼着,彼此越来越近。死神就这样无声地观望着,直到士兵76猛然地出现在他半臂的距离里。

        下一刹那,让死神无法理解的事就突然发生了。76号吻了上来。而死神通过自己因为震惊而瞪大的眼睛,还看见了不远处他们曾经的幻影也以现在他和76号同样的姿势拥吻在一起。

        『What fuck?』死神那糊成一片的大脑里此刻只剩下这一句。

 

        与死神不同,士兵76在进入两人重叠的“噩梦”之前早已做好了准备,他以为他会看到一个因为愤怒和恨意而疯狂的死神,却没想看见的是一群疯狂的扑向死神的“僵尸”,每一个都长着过去战死的暗影守望,又或者是守望先锋队员的脸。更可笑的是,僵尸队伍里竟然还有他自己,正不断地向死神吐出毫不讲理的怒骂,一如他梦中那个责骂他的莱耶斯所说的句子。

        一瞬间,76理解并确认了安吉拉曾经的揣测,原来那个不顾队员也要完成任务的莱耶斯,并不是不在乎那些人,而是在背负着他们的生命和自己的罪责在前行。虽然现实可能是,那些人、至少莫里森他自己并没有任何责怪莱耶斯没有保护好他的意思。见鬼的,他们是战士,他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论是成功又或者是战死。如果这点觉悟都没有的话,根本就不会加入“守望”这个随时会丧生的组织。

        同时地,76自己的噩梦也正开展着,在莱耶斯的面前。他知道这一点,并庆幸于对方很可能从这场争吵中无法察觉出莫里森真正愧疚和尴尬的事。死神、又或者莱耶斯就是如此迟钝,却令人意外地在某些地方具有细微又敏感的心。一想到这点,老兵笑了起来。

        他合上眼睛,将精神专注于一点。他要使用瞬间移动的能力在死神发呆未察觉到他的时候,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来他个出其不意的袭击。虽然在现实世界他没法做到想莱耶斯那样移动,但在梦境中他可以。

        在死神依旧傻愣愣地直盯着他们争吵着的过去幻影时,士兵76伸手摘取了他那张象征着死亡的骷髅面具。立刻地,一张毫无血色的拉美裔脸孔出现在兜帽下的阴影里。

        没等发呆的死神意识到任何异常之前,老兵便亲吻了上去。虽然他将过去的类似想象归结于,急迫地想要堵住那张该死的嘴的心情,然而这一回,因为死神甚至没有吐露一个字,无法自圆其说的“理由”变成了连自己都没有办法骗过的空话。

        直到这一刻,76才读懂了自己,又或者说终于放下戒备,老实地承认,他的确是爱着那个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或许是他解开了心结,也终于在彼此重聚时稍稍驱散了累积已久的愧疚,他的噩梦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变得不再那么可怕。梦中的曾经的他们,以现在两人的姿势,也拥吻在一起。

        隔着战术手套的76的手指,温柔地滑过莱耶斯脸上的那些疤痕,将歉意连同爱意一起传递过去。

        『加比,就算是不能回到我身边,也请不要再回到黑爪去,好吗?』即使结束了那个吻,依旧没有退离的老兵在对方的耳边低声请求。

        『 不!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听你的?!!』死神卡着嗓子反击回来,仿佛是喉咙里噎着什么想要跳出来,而他却不愿意释放的东西。

 

        让总算从震惊中清醒,再度开启争吵模式的死神,没有想到的是,76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冲动得什么都要怼回去的年轻人了。

        即使是没有听到满意的答复,他仍然能够淡然地笑着。

        『那恐怕不是能随你意愿的事了。』老兵悠然自得地吐出让死神气得脚跳的话来。

        『你,你们,困不住我!』死神怒吼。

        『那你尽可以试试。不过那也得要等你从这里醒来之后了。』76耸耸肩,摆出一副尽在掌握的架势。『而我们,还要在这里呆不少时间,等待我们的脑子完全复原。』

 

        五分钟之后,死神感到自己屁股底下犹如长了无数的钉子,比喻上的,好形象贴切地体现出他此刻坐立难安的感受。

        此刻,暂时无法从噩梦中脱出的他正和老对头两人双双并排地坐着,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亡者们谩骂的“演出”,满腹的痛苦从愧疚变成了尴尬,尤其是在他每次皱眉时,那混蛋的老对头都会抓紧他的手,并且在他耳边吐出“我并不这么认为”的安慰。

        我们现在是在玩闺蜜陪同脆弱少女接受老师集体批判的游戏吗?死神简直要恶狠狠地喷出吐槽来。最后,他不得不叫嚷着『闭嘴!你就不能停止吗?!』来制止在轮到“年轻的莫里森”的责骂时间时,变得恨不能把他的头掰过来塞进自己胸里的老兵的黏糊娘炮行为。

        但意料之外,其实又在情理之中的,他收货了76无限同情和关切的眼神一枚,以及『对不起,那不是我要说的,那不是我,请你不要听』的解释,并且附赠一个双手捂耳朵的动作,捂住的是死神的耳朵。

        『我是说你这种娘唧唧的安慰可以停止了!我不需要安慰!任何的!』死神吼道。

        『真的吗?』

        『狗屁!当然真的!』

        『那你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老兵依旧纠缠不休,指了指死神兜帽下的脸。

        “噢Shit!”死神在心里大骂了一句,心急火燎地去抹自己的脸,想要把那掩藏不住的悲伤和眼泪立刻掩在手掌中,却发现自己此刻明明好好地带着那枯骨的面具。他被耍了,方才他明明早已从那混蛋老兵手中夺过了他的面具,又带了回去。可被难过心情糊过的脑子却忘记了。

        带着银色爪尖的手因为猛然醒悟而导致的僵硬,停留在半空中,引得76放声大笑起来。『瞧!你分明是需要它。』也不知话中的“它”指的是那可以遮掩一切保护他傲娇心态的面具,还是那种常伴身边的不断哄慰。

        『并没有!』虽然嘴上仍旧强硬地坚持着,可这回死神并没有逃开挤压过来的拥抱……

                                            TBC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