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刺客信条】伦敦1888 章4.3(半AU,Shaun/Desmond)

       『呼哇,一张带有新知者水印的纸,老爹居然有这个。』带着以“电子灵”形式存在的Desmond,Shaun通过加密网络邮件确认了Rebecca的情况稳定,并在阔别了多年之后第一次来到了养父的工作室。
       那里已经很久没有人进入过,但多少还留下了一些信息,而Shaun手中拿着的那张采购单正是其中之一。『他在调查新知者吗?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和他们的会面商谈会很危险?天哪,我现在发邮件去阻止还来得及吗?』Shaun将原本带着厚厚灰尘的杂乱书桌弄得越发混乱。『插口插口,我的笔记本需要充电!该死的!这里的电力已经被拉断了吗?』
       Desmond站在一边,看着Shaun像是只陀螺一样乱转,然后又泄气地瘫倒在椅子上。『我觉得,你先不必慌张。』他抱着胸,冷静地开口。
       『Why?』Shaun转过椅子,用惊讶的目光看着Desmond,就像他第一次看见他能像那些刺客大师一样毫无防护地迅速爬上高楼。
       『这些清单显然不止一张,』Desmond指了指桌子上堆放的无数文件纸张,『都是完好的原件,并且附上了一些批注的笔迹。』他将那些字点给Shaun看,而Shaun也很快地认出了那是他养父的草字。
       『看来他曾经坐在这里,帮新知者算账。』Desmond下了结论。然后,他又看向已经掉在地面上的一叠白纸。似乎有人拿它们作衬垫,在上面写下了什么,而那些笔尖划痕还依稀地留在那里。
       『啊哈!』Shaun跳起来,从笔筒里拿过一支铅笔,『这个我会。』他哼着小调,将笔杆倾斜着,轻涂遍了整个有痕迹的地方。
       『有人在这上面签了一张数额不小的支票,名字是……』
       『……Hastings,付款人的姓氏。』Desmond补充道。
       『不,不是他。他可拿不出那么多钱,就算存个200年也没有。』Shaun摇头,『而且他也不姓Hastings,他用过的假名中我从未听说过他用这个。』
       Desmond歪着头看着他,『容我提醒,你自己的姓氏似乎是这个。你的亲生家庭?』停了一秒,他又紧接着解释,『我不是有意要打听什么,不过也许这是一条能调查下去的线索。』
       Shaun摊开手耸耸肩,『我的亲生父母?就我所知他们都去世了。当然我一点也不记得了,小时候的事情也不怎么记得清,所有小时候的记忆其实都是老爹他告诉我的。』『他会说。瞧你这姿势,小时候也这样,不好好坐在椅子里,上半身趴在桌上,下半身撅着屁股。猜猜后来怎么着?凳子被你撅远了,你就啪哒摔了个狗吃屎。』他瘪了瘪嘴,流露出不满之情。
       『可你也姓Hastings。会是不愿意抚养你,但有钱愿意出钱的远房亲戚吗?』Desmond自言自语地思考着,随即又否定了自己。『不,不,不。在系统中窥见到的信息里……在DNA发生改变而无法读取前,最后的片段中……嗯……我有一个新想法。』他抬起头来看向Shaun,『你有没有尝试过进入Animus系统,读取自己的童年记忆?』他问。


       『噢,天哪,这让我紧张。我能先去一下洗手间吗?』在改良的Animus读取仪器床上,Shaun刚在头上带上设备,就想要跳下床来。
       『十分钟前,你已经去过一次了。』藏匿所里,已经恢复了大半的Rebecca在一边病床上嘲笑他说。
       『但从来没有人读取过自己的记忆,不是吗?我不会被卡在里面,变成一堆乱码什么的吗?』被Galina强行按住保持躺着姿势的Shaun,硬是扭过头挣扎着,明明是他自己提出的,此刻却仿佛是要上刑场一般。
       『不,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Galina的保证简直还不如没有。
       Shaun还在扭动着,直到他摸到了他那个手机。一次振动后,从他的头带设备里传来了声音,Desmond在说话。『别担心,我会跟着你,并且让你能看到我。这样你就能安心了吧?』
       『噢,好吧。你保证。』在朝天翻了个白眼后,Shaun合上眼睛,让精神与系统完全连接。

       在被白色光芒笼罩了一阵后,光线又突然暗了下来,进入Shaun意识的是一片混乱的乡下黑夜。那些场景和东西都太古老了,火把、油灯、水井和穿着破烂古旧衣服的人们。还没等他适应,或者想起这究竟是哪一年的什么地方,一些看着就像至少近两百年前才会出现的士兵冲进了视野里,用可以直接塞进博物馆的枪将路人一个个都杀死,尖叫声到处都是。
       Shaun就这样愣在那里,看着比他的视线高上一倍多的女人们疯狂地乱窜,然后被其中一个拎了起来,蹦跑着甩进了屋里。
       『少爷,你快去喊老爷和夫人,他们来了,快跑!』那个满脸褶子的胖女人气喘吁吁地趴在门栏上,血从她的背后流出来。看起来她被流弹击中了要害。
       Shaun想要伸手扶她,却才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孩童。
       『来不及了,快把门堵上!』一个粗哑的男人叫喊着。但Shaun丢了眼镜,而且屋子里更加昏暗的环境让他没法看清任何人或东西。
       他只知道自己被塞进了一个大衣柜,并被告知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出来”。于是他只能挤在一堆繁复的19世纪女装丛中,和幽灵一般半透明的Desmond大眼瞪小眼。
       是的,Desmond他还在。Shaun松了极大的一口气。他转过头,相要吐糟Desmond那尽力把自己折叠起来缠在布料里的扭曲姿势,却被对方一个严肃的嘘声制止。他能感觉到Desmond的左手搭在自己的肩上,而右手捂着他的嘴,让他保持安静。
       这怎么可能!Desmond他不过是一堆数据,一个电子的幽灵。但Shaun就是能感觉到那份力量,以及传递过来的寒冷。Desmond的手是冰凉的,这让Shaun的胃仿佛扭转了过来,难过无比。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上面,回忆着他们的初见,他们一起逃亡的日子,以及Desmond的死亡。而他却无能为力,就像此刻隔着衣柜的门,他看见的众多死亡一样。
       佩戴着十字架徽章和旗帜的士兵在残杀变为半狼形态的村人。即使有着过人的力量和尖牙利爪,然而在枪弹面前,什么抵抗都是枉然。痛苦的嘶喊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减少。士兵们在杀死了眼前的所有人之后,又开始了一翻劫匪一般的搜索。他们将值钱的物品占为己有,并将被藏匿起来的女人和儿童们扯出来处死。
       随着几声零星的枪响,新的一波战斗又卷土重来。Shaun只能听见肉体到底的沉闷重砸声,很多的,接二连三。又过了一会儿,衣柜门被用力拉开了。
       接着Shaun在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他的养父那张凑近的脸。Jacob看起来疲惫又悲伤,『对不起,我们来晚了。』他说,然后把尚是幼童的Shaun抱出来。

       Shaun又回到了系统的白屏世界,但是他仍然能听到那时候的对话。
       『我亲爱的Jacob,你该不会是又要养他?你得想想上一个后来怎么样了?』一个声音不怀好意地说。
       『呸!』另一个声音狠狠地咒骂道。
       『把人扔到兄弟会里“锻炼”,基本就只会出这种结果。』对方哼哼冷笑着。
       『这次不会了,我会好好带着他。』这句式和说法听上去像是极力要养猫狗的未成年,而不是一个四十岁的大叔。
       『那么你有钱吗?培养一个有学识的绅士,需要花的钱可不是你负担得起的。你总是免费给人打抱不平,然后勉强糊口不是吗?』
       Shaun发誓他听到了呲牙的嘶嘶声,仿佛他亲爱的养父是一只被惹急了的猫。
       『我可以提供这笔钱。』另一个声音停顿了一下,『不过有几个条件。』
       『做你商船的保镖!』
       『当然,这是其中之一。第二点是,孩子要用我的姓氏。』
       『Shaun Roth?!那孩子有父母!』
       『Shaun Hastings!还有,他现在显然已经没有了。并且,将来他要跻身上流社会,就需要作为Hastings。』

       『我也没觉得现在我有跻身于多上流的阶层。』Shaun耸耸肩,对站在身边的Desmond说,『虽然也不是说,我要是姓了Frye就能爬屋顶上天。』他歪过头,突然用一种噎了一半的表情看着老友,『我说,那个Hastings是不是……』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