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虐杀原型】分裂 2 (Mercer&Heller友情向)

        之后的三天,James没有再看见过Mercer。或者应该说,他用尽全力查找了三天,都没有获得关于Mercer以及他的阴谋的一点儿消息。

        愤怒燃遍了James的全身。“Mercer他到底要干什么?他一定要感染然后杀死所有人才会罢手吗?Maya会不会有危险?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惊吓也不行!”他的大脑被这些思考所彻底占据,曾经被蒙蔽欺骗的经历令他不会再相信这个危险的男人。James决心要揪出这个恶魔和他的计划,然后彻底消灭他,不论需要杀死多少次才行。

        捏碎了手里的杯子,James阴沉着脸猛然地站了起来,碰倒了桌子。而Maya只是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没有普通孩子那种惊慌。她吃了太多的苦,看到了太多她这个年纪孩子不该知道的可怕场景。一想起这个,James越发地想要讨回这笔血债,向Mercer。

        然而狡猾的Mercer躲了起来,James在第三天的时候吸收了几个跟踪他的鬼祟家伙,其中有几个是黑色守望的低级人员。可James得到的情报依旧很有限,他只能凭空猜测胡思乱想,拼凑起那些连碎片都谈不上的东西。『注意他和那个孩子的动向』、『尝试与那个孩子接触』、『按计划顺利进行,在适当的时候获取标本』这些词深深地刺入了James的意识中,他的仇恨暴起,几乎吞噬了他内心其他的声音。

        六个小时之后,依旧一无所获的James怒气冲冲地闯入了Dana的暂住地,对她咆哮。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作为粗鲁又无理取闹,可他却无法克制,Konig的记忆在他的脑中发出尖锐的嘲笑声,仿佛在诉说着他又一次被欺骗,Mercer和他的跟随者轻易地便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说!Mercer他的计划!他没有告诉你吗?你在替他隐瞒什么?!别和我说你不知道他回来了!你在骗我?你们他妈的到底想要怎样?毁灭世界吗?!』他一口气连续地吼叫着,根本不顾惊慌的Dana跌倒在墙角边。

        他曾经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人,一个没有证据就随便威胁别人的人,一个恐吓女人的人。但他现在是了,那场灾难和亲人的受害改变了他,但也可能是病毒,他承认。无数次夜里,不同的记忆和人格在梦里激烈争吵着,有的故意挑起他的怒意,有的则似乎在嘀咕着什么可疑的话语。

        James也曾想过如何才能让他们平息,这些混蛋明明都死了,他以为只是读取了他们的记忆,可显然不仅仅是如此。有的时候,不同人的意识几乎要将他的灵魂撕裂,令他发疯。此刻就是如此。

        Dana战战兢兢地后退着,想要解释,也想要安抚,但她最希望的,还是弄清眼前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能让Heller突然如此愤怒,再度提起早已被他杀死的她曾经的哥哥。

        『那些已经过去了,James。』她说,下意识地抬手抵挡着。

        『该死的,不!他回来了!三天前我亲眼所见!』

        Dana瞪大了眼睛。

        『他假装不认识我!并想伪装他与黑色守望没有任何关系!』James一拳打破了一边的桌子。『然后他就逃走了!你难道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他握紧了拳头,变异的尖锐指甲刺入了他的手掌里。

        『不……自从第一次病毒爆发世界的最后,Alex带着那枚炸弹投入海中。当他再回来时,他就变了。我们争吵了一场,他夺门而出,我便没有再当面见过他。他成了一个疯子,那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不是我的哥哥,只是一滩病毒而已。』Dana说着呜咽了起来。

        刹那间,James感到了恐惧,不是畏惧Mercer的复活,而是害怕他自己。如果Mercer已经完全不是人类,而是只为了繁殖和净化的病毒的画,那他呢?

        冷静下来的James跌坐在椅子中。『跟我说说他,Alex Mercer以前是怎样的,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变了?感染了黑光病毒后,他就变得疯狂了?』他问,并扯过些纸巾给Dana递过去。

        Dana摇摇头,『并不完全是那样。Alex一开始就在黑色守望工作,后来他发现他们打算将病毒用于人类实验,就想要收集证据并向外界披露。Karen Parker博士是他的女友,她替他弄到了病毒。但就在Alex离开的时候遭到了袭击。他曾经告诉我,他被他们杀死了。』

        喝了几口水,Dana的情绪已然恢复,『后来他又活了过来,回来找我,那时候他好像失去了大多的记忆。他到处奔走,想要找到真相,也想要向黑色守望复仇。』她将水杯放在另一张木凳上,这个动作让那张躺的地面的破碎桌子显得格外扎眼。

        『要去阻止那场爆炸发生在纽约城市里之前,Alex打电话给我。他说他很后悔,他想起了是他在死前砸碎了装有病毒的试管,释放了那些可怕东西;然后Karen又背叛了他,引他进入母巢,释放了带有最初病毒的Greene。』

        看着这个在两场悲剧中苦苦挣扎的女人,听着她的诉说,James感到了同情,以及对自己方才的失控表现的愧疚。

        『Alex说,绝对不能让核弹在城市里爆炸,那样就全毁了。他要阻止他们,如果不行,那至少把弹头沉入海里。我想他那样做了。我看到了大爆炸的新闻,在大西洋海域。残片漂浮在海里,我以为他死了。』Dana抬起头来,看向James的眼睛,『但他没有。大约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又回来了。』

        她用力地咬了几次下唇,『我看到他的时候,先是一只乌鸦落在我的窗台上,然后变成了Alex。那时候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过去即使知道他可以靠病毒改变外貌,但他从未在我面前这么做过。』

        『然后呢?你说他从那时候开始变了?』James急切地追问。他的第六感告诉他,有什么信息就在这里,是可以解开真相的重要信息。

        『是的。他企图想要感染我。他说服我说那样才是正确的。』Dana抓紧了衣襟,『他的想法、行动都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就好像回来的只是一个拥有他记忆的复制品,虚伪的假货!我想他不再是我的哥哥了。』

        寒意通过话语浸透了James的全身。

        既然病毒可以让一个人获取另一个人的记忆,并完美地变身成那个人,那么还有什么欺骗是做不到的呢。既然他可以伪装成那些被他杀死的黑色守望成员,那么其他黑光感染者也可以变成Mercer,而……

        『不!』James抱住自己的头,他的记忆中闪现出那两张死亡证明。

                                                       TBC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