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守望先锋】from the Death to the Birth 章5完 76R

        四小时又二十五分钟后,死神猛然地从床上醒来,他第一次除了一些模糊的鬼影画面,和令他唾弃不已的两人交握着彼此的双手相互依靠在一起的姿势,竟然想不起那些曾经令他痛苦不已的噩梦细节。

        带着点无措,他茫然地睁着眼,面向陌生的天花板放空一切。直到他发现另一个人的手臂正缠在他的腰上,保持着一个“扣押要犯”的姿态(他坚持这么认为)。

        一刹那,逃跑的本能占领了上风。加布里尔·莱耶斯早已将曾经从守望先锋旧基地里逃脱时的惨况忘得一干二净。他又一次使用了他的能力,穿过闭合的房门,却没有察觉自己身上发生的重要变化。

        第一,他穿着普通的病号服,而不是那件带有连接他脊髓神经部件的“同步”战术服。这意味着他的衣服不会跟随着他的身体雾化然后再聚合,当他穿着普通的衣服使用能力后,出现在既定地点的将是一个彻底全裸的莱耶斯。

        第二,他的脖子上多了一个士兵76同款的,装有抑制血清的项圈。当检测到他的神经递质异常浓聚时,会自动给他注入抑制血清。这意味着他根本走不远,只能出现在房门口的走廊里。

        第三,门外显然被安排了警卫,而且就安吉拉能私下拉来进行如此级别的“保密任务”的,基本就是全员女性,特能打,又同时特能开嘲讽的那种。

        于是,死神的出逃事必变成了一场悲剧。他的脚赤裸着踩在冰冷粗糙的地面上,是不是因为讨厌的触感而不断试图调整位置;他的双手想要去扯断那该死的项圈,又因为迫切的遮掩需要而不得不分出一半,最终导致既使不上力,也遮不住屁股,只能努力弓起身子夹紧腿来稍作掩饰。

        而更可恶的是,安娜和安吉拉两人完全没有任何避讳的意思,大刺刺地盯着他看,并不断地小声评头论足。

        『该死的!你们干了什么!快把这狗玩意儿给我拿下来!』死神怒吼着。如果他的血液不是白色,而仍然是红色的话,即使是深色的皮肤也无法掩盖他脸部和颈部的扩张血管。

        『你明知道既然带上了,就不会让你拿下来或者弄坏它的。所以放大嗓门能让你感觉好点是吗?』安娜歪着头,仅露出的一只眼睛不断滴溜溜地转,让光溜溜的死神寒毛直竖。他有一种直觉,知道她下一句吐出的话将比前一句更加恶毒,更加让他尴尬到无处遁形。

        果不其然地,安娜在沉默了五秒后又再度张开口,『不过你为什么会一丝不挂地跑出来?』她用一根手指抵着嘴唇,歪过头,作出那种像是懵懂少女的思考表情,然而这姿势在她做起来,并不像是茫然的纯洁女子,却更似是满腹诡计的阴谋者。『啊,对了。是我们扒掉了你那套奇怪的、一直穿刺到脊髓里的衣服。不过你找不到原来的衣服,也不用裸奔抗议啊,对吧?』她勾起嘴角,微笑起来,显得尤为危险。

        死神,又或者说是气恼加尴尬到极限的莱耶斯,刚想不计后果地反驳些什么,却不料被破门而出的更大的恶意所打断。

        莫里森打开门,急急地冲了出来,只穿着条大裤衩。

        介于禁闭室、牢房,或者随便叫它什么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这就让事态和气氛显得有些诡异。当然出现这种意识的原因还可能是因为莱耶斯有点心虚,关于之前他们俩在梦中发生的“各种事”。所以,精神紧绷的他,选择在莫里森张开嘴的一刻,就冲去堵他的嘴,顺便还撂下狠话作为威胁。

        所谓越抹越黑大概就是指这样的徒劳,拜他所赐,原本没想什么的人也不得不“想得太多”起来。安吉拉看了看安娜,并投去示意的一瞥,还带着几分“了然于心”的微笑,着实让死神的警铃大作。但他不会大嚷着,『我艹,你们到底脑补了什么。』只会猛然拐弯地转移话题,这是他被人戳到痛处无法反驳时的习惯反应。

        『把我的衣服还我!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之前的事了!』他龇着牙,一手依旧捂着裆,另一手依旧捂着莫里森的嘴。

        『啊……那件啊。』两位女士相互对视了一下,莞尔一笑。

        死神的第六感瞬间预测到了,他的衣服可能已经惨遭不测。他的脸立刻变得铁青起来,当然这只是对于他此刻表情的形容,他的脸原本已经够惨白到发青了。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失去这件衣服之后会导致的可怕结局,恐怕他以后用能力,除了澡堂外将无法去其他任何地方。不是不能,而是为了他的尊严和脸面而“不能”。

        『放心吧,我们会给你另外一件的,一件更好的。』安吉拉忍不住咯咯笑起来,『不用把电极针尖插入你的脊髓里也能做到同步,以保证你穿上或脱下时不会受到任何损伤。』

        而就乘着死神盛怒而僵直的时候,从他的禁锢中挣脱出嘴来的莫里森也咋了咋舌,摆出衣服牙疼的表情。『这衣服看着就太他妈疼了,帮扒下来的那一刻,简直是看得都手抖。亏你一直穿着,你不会从来就没脱过吧?你洗过澡吗?你不会从那时候就没洗过澡吧?』配合着他怀疑的言语,他还抬起鼻尖,在空气中嗅了嗅。

        这举动惹得死神彻底炸了毛,怒意让他顾不得遮掩什么,即使没有武器、被血清抑制了力量,甚至是全身光着,他也猛地窜起,一脚踹向莫里森的膝盖,同时一手向对方的腹部挥去。

        『谁说我不洗澡。看你那脏夹克,我比你干净多了!』在掀翻对头后,莱耶斯骑跨在他身上,狠狠地磨着牙宣布道,几乎忘记了旁观者的存在。

        『看来她们感情很好,你不用担心今后他们必须要捆绑在一起行动会有所不满了。』安娜从靠着墙壁的姿势站直,拍了拍风衣背后的石灰。

 

 

        最终,死神为得到替代他那件已惨遭肢解的战术服的新同步战术服,结束他裸奔战斗的囧境,不得不低了头,签下了不平等条约。

        条款一,加布里尔·莱耶斯今后在清剿黑恶势力时,必须与杰克·莫里森搭伴行动,接受杰克·莫里森的协助。

        条款二,加布里尔·莱耶斯今后隔每一个月,必须与杰克·莫里森一起到医师安吉拉处报到并体检一次。

        条款三,加布里尔·莱耶斯必须与杰克·莫里森使用同一居所,并由与杰克·莫里森指导抑制血清项圈的使用。

        死神暴跳起来,『就没有不带杰克·莫里森这个名字的条款吗?!!!』他怒吼着问,感觉自己被带了一个真正的狗项圈,而链子的另一端居然还握在死对头手上。

        而相反的,杰克·莫里森却也正在为被硬塞了一只心情捉摸不定的巨型猫科养而唉声叹气。一转原本他暗自高兴不已,终于可以反击过去超级士兵计划时作为莱耶斯下属的状态,真真正正地做一趟莱耶斯的“指挥官”的雀跃劲儿。『什么?还要继续住一起吗?一直?』他在一边幽幽地问。

        『既然你们认可了那次相互影响梦境对改善睡眠情况的有效性,我建议你们从今天开始就持续地接受这样的“精神治疗”吧。』合上病史录,安吉拉下了结论。

        『这是“精神折磨”!』被已经接受现实的莫里森拖走时,莱耶斯还是不依不挠地留下这么一句。

       『反正比“噩梦折磨”好一点。』而安吉拉冲远去的他俩喊。

                                                   FIN


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突然地就谐了起来,并且谐着结束了。

大概是死神的谐气氛太强大了(强行推锅)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