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虐杀原型】分裂 4 (Mercer&Heller友情向)

       Dana不明白,Heller为什么又突然变得万分沮丧和颓废,仿佛是被抽走了灵魂似的。在离开了她的住所后,又在深夜里返回来。他的情况看起来并不好,倒不是身体上的,而是他的精神。Dana不想形容他为精神错乱,这让她想到了黑光病毒感染的后遗症以及她的哥哥,但至少Heller存在精神衰弱,那是一定的。

       『告诉我,你最初是怎么会发现我的Maya没死的,跟我说说所有的经过,一切你所知的细节,相关的人、报告,什么都好。』Heller带着愁容说,一点也不像一个重获至宝的父亲。Dana不懂他还在担心什么,但她还是打开了电脑,给他所有的线索。

       『我有认识一个工作人员,她悄悄给我通的信。虽然说,她也曾帮了他们不少事。但一个孩子受到了这样的对待,她看不下去。』Dana敲动键盘,一会儿功夫,屏幕上就显示出了几个文件的缩略图。她打开其中一个视频,显然由监控探头拍摄的视频镜头里,Maya在铁质的牢笼里哭。而另一个文档文件则是很多关于Maya生理和心理状态的记录。

       『我能和那个人谈谈吗?那个给你透露消息的人。』Heller的语音颤抖,似乎压抑着极度不安的情绪。

       『那我得先询问一下,不能给你保证,但我会尝试说服她。你知道,像她这样的“告密者”是冒着多大的风险,她只是一个普通人。』Dana提到了“她”,看来她的线人是一位女性。

       『顺便,我能问问吗?你为什么在这么久之后,突然想要知道那些细节?那孩子曾经遭遇的,说实话,我都不想要再去回顾。你和她都应该忘记。糟糕的一切都结束了,你不应该让痛苦和仇恨在心里继续发芽,越长越大,这会弄垮你的。求你了,去和医生聊聊,或者带Maya去散散心,夏威夷、南洋小岛,随便什么地方都好。』Dana捏了捏Heller过度紧绷的肩膀劝说。

       然而,Heller依旧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些,我就无法安睡。我一直都做梦,梦见那些最糟糕的日子,梦见Maya躺在尸体袋里,然后它动了,她变成了怪物。』他用力地捂住脸,掩盖他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

       『好吧。不过你得等等。要我给你倒杯水吗?』Dana柔声问。Heller点点头。

       捧着仅仅小啜了两口的水杯,Heller静静地等待着,心里却如同在烈火中煎熬。他想知道真相,却又害怕着如果那不是他想要的,而是他最恐惧的,那该怎么办?

       在天快要亮的时候,Dana得到了回复。

       Karen同意,通过视频与Heller交谈。『人总是要面对的,不是吗?』屏幕里,她疲惫而苍白,露出一抹苦笑,『自己种下的恶果……』


       Karen很清楚,当Heller和Dana知道了所有的前因后果,那些细节,那些她参与部分的骗局之后,会作何反应。但那又能怎样呢?他们找不到她,即使找到了她,那也只是将她从持续的地狱处境中拯救出来罢了。她已经累了,却没有勇气自己结束它。

       『在你破口大骂,并决定要杀我之前。我要说,在我面临的如此情况之下,又有谁能作出其他选择呢?我是做了不可原谅的事,害死了数以万记的无辜群众,但如果重新给我选择,我依然会这么做,依然会选择我的母亲,而不是整个城市的居民。』Karen平静地说,没有流露出一丝后悔。

       Heller握紧了拳头。他知道这样的开场白意味着什么。

       『你的女儿的确“曾经”死了,那份死亡报告并不是假的。』Karen并不像那些被揭穿骗局的恶徒那样闪烁其词,而是马上将关键的内容吐露了出来。『然后,她和你,不,她和Alex Mercer一样,又一次醒了过来。所以他们将她封锁起来,研究她。』

       『你欺骗我!欺骗了Dana!』Heller怒吼,几乎要一拳击穿屏幕。

       『我连自己爱的男人也能放弃,你们又算什么?』Karen的眼睛里充满了悲哀,『你没有资格指责我,你为了救你的女儿,那些战斗中又卷入了多少平民?你至少有力量去战斗。而我……当看到妈妈,在他们给我看的视频里,被虐待,随时可能被杀害,甚至是当成试验品的时候,我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我能怎样?我只能服从,答应他们任何的条件,哪怕是把Alex送上死路。』泪水从女人的眼眶里滚落,她毫无表情的脸上,那种绝望显得万分真实。

       『如果是你的妻子、女儿被作为人质,而你没有任何找到她们、救出她们的能力时,你也会像我这样做的。』


                                                             TBC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