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巫师3】曼陀罗佳酿1(雷吉斯/杰洛特)

最开始一贯的警告: 作者脑洞非常大,有对人物的新设定和新解释,胡说八道,乱编乱造,注意OOC防雷。不能接受的请火速退避


         意外,在这个世界里无处不在,却又奇怪地并非像硬币落地哪面向上的问题一样,具有恒定的几率。比如当猎魔人以意外律,向被救助者要求“你回家第一眼看到的东西”时,通常得到不是令人尴尬的妻子的情夫,一条狗,一只虫子或者其他的任何猎魔人并不想要的东西,而是像兰伯特那样的孩子。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规律是,“意外”的结果总是正确的,所以这也保证了意外律在任何国家里都得到了承认。


        杰洛特仰躺在主卧的大床上,感觉自己无聊得要发霉。
        虽然想要放弃猎魔人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找一个安宁娴静的地方安顿下来养老,是他自己的愿望,但真的过上了这样的悠闲日子,他又变得浑身不适。也许猎魔人那种走常年走在刀锋上般的心跳加速感是会上瘾的,也可能只是想到会在很长时间里失去拥有共同谈资的友人,而滋生出的寂寞罢了。
        早晨,雷吉斯来向他告别,说是要去看看那个因为悲伤而躲藏起来的族人,毕竟那家伙救过他的命。
        他是不是会自此就在尼弗嘉德定居下来了?杰洛特想,毕竟他曾经那么说过。在那里已经早就不见什么魔物尸怪之类的了,没有人会发现一个高等吸血鬼混迹在人群里。

        辗转反侧了几次后,杰洛特又读了一次放在床头的,此刻不知在何处游历的希里的来信。即使十万分地小心,但由于被展开太多次,信件还是被弄得有些破旧了。
        『啊……』猎魔人感叹着,将双手放在脑后,仰望着束缚着他的屋顶,『搞不好等到她想起来看我时,我已经懒死在这里,变成一具腐烂发臭的尸体了。』他低声咕哝,语气听着就像是失去灵感而发脾气的丹德里恩。
        也许丹德里恩时不时地惹些祸出来求救也不错,他胡思乱想着,开始思念起他曾经与各位友人一同走过的点点滴滴,还有叶。
        『艹……』猎魔人暗骂了一句,从婆妈的忧思中脱离出来。在床上跪坐起来,进入了冥想。

        在鸡鸣第二次的时候,杰洛特猛然地睁开眼睛,一跃而起,像风一样收拾完他的装备,那些猎魔人旅途中必须的东西,抓起前一顿晚餐多余的干面包,牵上萝卜,飞奔了出去。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庄园所有的事务都扔给了管家,一如他入驻这里之后的所有日子。反正他也不会酿酒,更不会打理一整个庄园的生意和生活所需要的钱财。那该死的银行和金融家们,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再见第二次。他想要的,是自由自在,不为几个子儿就到处砍一些没必要的玩意儿,而不是被富裕所捆绑的庄园主生活。

        在马匹上颠簸着,杰洛特开始思考,如果雷吉斯徒步离开的话,也许在傍晚前就能赶上他。在离开陶森特的路上,他们就可以继续聊天,打发在无人郊野中行走的无趣。然后他们可以在下一个小镇分别,而杰洛特可以看看那里有没有什么需要他的工作,不一定要是猎魔人的工作,哪怕是帮人找回一个锅子的活儿也行。他需要磨练,不然他的猎魔人感官一定会锈掉,然后连带着他的身体和脑子一起。

        然而就像命中注定多坎坷,杰洛特的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这大约就是人人都相信“命运”这个迷信,哪怕是心思缜密不择手段的国王也不例外的原因吧——事实总是会玩弄你,而不会让人一直称心如意,无论你计划得多么完美。
        在飞奔了一整天后,次日的正午,猎魔人终于放弃找寻友人,转而开始与两只山洞巨魔玩起了“你说我猜”的谜语游戏,为了赢得对方手上一块看起来不错的符文石。虽然它对于目前杰洛特的师匠级装备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必要,但他闲得无聊嘛。而且,就算没什么回报的好东西,在无聊的旅途中能和人,或者能给你回音的任何有智慧的生物磨磨嘴皮子,也是一种难得的乐趣。
        丹德里恩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诗歌的世界,沉闷得让人想要自杀。”在杰洛特看来,把诗歌改成对话后,就变得很合适。虽说他前半生经常惯于沉寂,但显然这不是他的本性,他只是默默地忍受着罢了,就像那些扔向他的石子和怪物的称呼。
        不管怎么说,在千回百转的现实面前,猎魔人改变了他的计划,转而打算在赢了山洞巨魔手中所有的东西之后,再把那些玩意儿还给他们,唯独留下那块符文石。想必那俩个家伙在输掉游戏的怒火中烧之后,又会因为失而复得的“宝物”而高兴得忘记之前所有的事。这样,杰洛特就能不费任何力气,在避免战斗的情况下,把要的东西骗到手。
        可是,一如既往地发生了意外的事,当他刚赢到手两块掺了金矿碎沙的石化屎团子后,抱着一堆药草的雷吉斯就出现在他眼前,带着略惊讶的表情。然后,猎魔人就像他自己想象中的山洞巨魔一样,忘记了那块符文石。

        翻越泥沼之后,雷吉斯带来的那头勤勤恳恳的愚蠢驴子,就被各色药材、罐子,还有各种水鬼、沼泽巫婆以及其他怪物们的掉落物,它们身体的一部分,几乎压垮了。这让草药医生不得不选择步行。
        『你可以和我同骑的。』曾经将刚从狂渴血瘾中恢复的虚弱的雷吉斯扛回他的居所,猎魔人熟知高等吸血鬼并没有他们外表和名号所见得如此沉重。『只要我把萝卜的马鞍稍微更换一下。』说着,一眨眼他就从侧袋中,像是变魔术一样掏出一副老旧的廉价马鞍——那几乎是一块可以固定于马身的革质厚毯,没有什么便于骑跨的形状,但对于双人同骑来说再好不过。

        一顿饭的功夫,雷吉斯终于放弃了推辞,被猎魔人拉上了马匹。原因是他接连地踩中了三块坚硬的小石子,而后者就正巧每次都卡在了他靴子的鞋跟缝隙里,使他不得不用他尖锐指甲把它们一次又一次地扣出来,简直是灾难。
        但坐上马,并不意味着煎熬的结束,现在他又得和重力做斗争了。平坦的马鞍让他很难找到抓的地方,而马匹走动时的摇晃,又让他止不住地在马背上来回地移动,颇有下滑的趋势。
        『你可以抓住我的腰的。』猎魔人终于止不住笑,说。

                                                                                                         TBC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