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虐杀原型】分裂5 (Mercer&Heller友情向)

       Heller哑口无言,久久地长坐在已经变成漆黑一片的电脑屏幕前,捂着脸。不是为了对方那些推脱责任的煽情说词,也不是为了那些曾因自己的行动导致无辜者死亡而愧疚。而是因为Karen最后的一个反问。

       『不管怎么说,知道你女儿是否“死过”那又有什么区别呢?』镜头里的女人突然笑起来,『还是说……你也那么认为?感染者都是疯子,是怪物。Alex是,你自己是,当然,如果Maya曾同样死而复活的话,那她也会是。』

       Heller很想大吼着说“住口”,很想否定那可恶女人的说辞,然而一切到他的喉咙口时却被噎住了。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那么想过。想过Maya会不会不再是他的女儿了,而是一个隐藏着的披着他女儿皮的怪物。

       那女人虽然满口谎言,卑鄙无耻,但她也许可能是对的。

       无论Maya发生了什么,她都是他的女儿。他不会像Dana一样,眼睁睁地看着唯一的亲人离去,失去温暖和爱,然后彻底变成一个陌生的疯子。他不会恐惧,哪怕Maya在他面前变成别的什么东西,他会抚养她,耐心地和她交流,让她慢慢变得更正常,像一个普通人,过上普通的生活。如果不能,他也不会抛弃她,他绝对不能。

       冷静下来后,Heller开始思考,思考他曾经认定的“事实”中还有多少虚伪,还藏着多少危机。越详细地了解真相,他越是怀疑起他过去通过“吸收”活人来获得的信息。虽然那些绝非是谎言,但也未必就是真实。大多的人,尤其是执行命令的士兵们,获知的实在有限。

       Alex Mercer真的是从那场与他之间的生死战斗中悄悄溜走而活下来了吗?他真的失忆了吗?黑色守望真的被击败了吗?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制造一种毁灭某个种族的生化武器?还是制造某个能毁灭一切的种族成为武器?

       过去他从来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他觉得它们没什么差异,都是糟糕极致的。然而或许并不是。在他真正审视了内心,正视了一切,并深思熟虑了所有的细枝末节之后,他终于可以确定他能够否认Karen她那鬼话了。也许那些细节对暂时的结果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了解Maya曾经历的不幸的细节,能够让他更好地应对未来可能会发生的问题,更好地照顾她,而不是像一个愚蠢的不顾家庭的男人那样,只看表面现象就自我安慰家人活的不错。

       『我要再去会会那个又活过来的Zeus。还有,我需要继续调查黑色守望。彻底地了解过去发生过什么,以及他们还会要做什么,所有的真相。』站起身,Heller转向依旧在低落情绪中的Dana,『你有什么建议?』

       Dana显然还在哭,她的嗓音嘶哑,但那没有阻止她说话,也没有影响她的思考。『如果有机会,我想要和他谈谈,无论他是什么。』她擤了一下鼻子,然后悄悄转过身去扯了另一张新纸巾。『我会帮你,挖到所有的信息。因为我也想要知道,不能再傻傻地自以为是下去了。要么什么都不去想,做个无知但快乐的白痴,要么就要查到底。』

       『谢谢。』Heller说,『要是我找到他,会立刻联系你。』

 

       Alex在睡梦中惊醒,冷汗浸湿了背后的床单。

       自从他从核弹爆炸的伤害中恢复过来后,他就又能正常入睡了,而不是无论黑夜和白天都醒着。也许是那些日子,包括在海洋中漂浮的一年,他太久没有睡着过了;但也可能是某些东西改变了他,他不再那么愤怒。

       当然,他并不会知道,当他的另一部分的肢体被海水卷走时,带走了比细胞和组织更多的东西,比如被各种人类意识和知识填充,而获得庞大数据库的病毒本体。也有可能,是在自我学习之后,拥有“智慧”的病毒主动寻找机会脱离了他,不再受他的控制,也不再影响他的脑子。

       在床上坐起身,Alex回忆起那个疯狂的梦,也许是白天他看了太多关于前不久刚爆发的又一次黑光灾难的资料和消息,也可能是他的大脑无意识地读取了体内病毒想要“繁衍”的DNA信息。他又一次看见自己站在熟悉的地方,手里拿着那一试管黑光标本。

                                                          TBC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