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虐杀原型】分裂6 (Mercer&Heller友情向)

       无论回忆多少次,脑子里能够看见的,就只是他自己松手,摔碎试管的画面,却一点也记不起那一瞬间他的想法和心情。不是绝望中想要拉全世界下水,也不是愤怒至极时的报复心,甚至没有恐惧或迟疑,什么都没有。当时那一刻的记忆一片空白。

       为什么要摔碎试管?在被十多支枪口瞄准时,若想要保命,Alex唯一的选择是以摔碎试管为要挟,而不是真的摔了它。作为黑光的研究者,那时候他应该很清楚,黑光病毒被释放后的结果,不单是危及旁人,他自己更不可能活着。如果,试管没有碎,那么失去了可以作为交换条件的对象,他会被射杀,而如果试管碎了,那么即使没有被立刻被子弹杀死,他也会被病毒杀死。所以,为什么要摔碎试管,而不是拿它交涉?黑色守望的上级知道它的恐怖,所以哪怕是存在一点点的试管足够牢固可能,他们也不会在他还握着试管的时候,下令击毙他。

       对于这个矛盾的问题,Alex得不出答案。但他突然想起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会震惊的可能性。

       走到桌边,抓过果盘里的一个苹果,在巨大的握力下,水果碎裂开来,然后被手掌中的一团黑色物质同化后吸收。Alex现在没有心情,也没有胃口,但他依然注意一天营养的均衡,就仿佛自己还是个普通的人类。

       他在书桌前坐下,打开电脑,将视频画面定格在了他将试管摔落前的那一刻。——那是一支不符合实验室采购要求的试管。

       厚度太大,透光度不够,易碎,不耐高温处理,没有任何黑光研究室定制的专用记号,甚至不可能被应用于任何四级实验室中。烈性病毒即使是非空气传播型的,也不应该用这样的容器来存放和移动。更不要说那里面是最最可怕的,毫无治疗方法的“黑光”。它本该在全封闭的操作箱中,由机械臂注入真空全密封有机玻璃罐中,而不是易碎的玻璃试管,然后需要再套上第二层紧贴罐体的防泄漏金属密闭外壳,再放入全部填充好防震材料的外箱中,才能移出。

       然而……Karen只是慌慌张张地给了他一个破试管,就把他推了出去。

       一瞬间,Alex明白过来。他们能让他顺利地带走“黑光”并走出去,不是因为他和Karen的暗中窃取行动成功了,而是他们一开始就打算好了要释放病毒,借用他的手。

       在他面对追击而来的军队时而不知所措时,一支可远距离射击电击弹的狙击枪,足以让他在几秒的时间内因为麻痹而松手,然后呯地,随着破碎的玻璃试管,当场的知情者都会全部消失。

       这一切都是黑色守望的计划,而Karen必然被他们所要挟和控制。因为哪怕她并不在意他的死活,但要一个知道试管里装着最可怕病毒,且随时会碎裂、泄漏的人,亲自拿着它走出来,那需要莫大的勇气。

       将鼠标的指针移到右上角,Alex关闭了视频和所有的文件夹。

       他觉得他需要来杯咖啡,好驱散郁闷的心情,并且提提神。他对黑色守望的猜测,从一开始就错了。所以他得重新对信息进行梳理,并对现状今昔评估。比如从,他们为什么要在如此大的城市散播黑光,又为什么选择在那个车站动手,而不是别的地方或者城市?仅仅是因为正巧他想要窃取病毒,所以顺势而为之吗?

       Alex想起了当他刚加入实验室时,那些上层对于新研究基地选址的争论。最终他们竟然放弃了之前所有的选项,定了一个看起来一点也不适合保密,而且基建条件和可用土地都比原其他任何方案要差的地方,多花了额外的上亿资金,才获得现在的这个地方。并且,他们将原本安置在更安全条件下的Elizabeth Greene也搬到了这里。

       『嗯哼!有意思。』Alex拿上钥匙,走出租借的公寓小屋。在街角买杯咖啡,然后在地铁站前买个汉堡,三站路外的巷子里,一个废弃的仓库,接上光缆,就能黑进某个前黑色守望专家组成员的私人网络里,寻找一些他想要的线索的踪迹。

                                                   TBC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