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巫师3】曼陀罗佳酿6(雷吉斯/杰洛特)

本次走纯剧情流程,车下次再发

=========================

        然而第二天早餐的时候,杰洛特在直愣愣地胡吃海塞了一会儿干面包后,开口告别。『你今天就要动身了吧。』他甚至说出的不是一个问句,『我在这里还有个该死的委托,牵涉到该死的政治。要不是罗契所托,我一点也不想扯进这一团的浑水里去。』他气鼓鼓地喝了一大口水,『我可能要在这里呆久一点了。也许我们可以在去史凯利杰群岛的船码头汇合,你说呢?考虑到你被病人牵制后的移动速度,我有萝卜,赶上应该没问题。』

        『啊噢,那当然。』雷吉斯回答到,没有显现出任何犹豫或者不满,只是没有像平常那样看向猎魔人的眼睛。

        杰洛特在心底斟酌了一翻,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拿着剑走出了门。他不想在这时候做出什么令人生厌的举动,比如在雷吉斯明明有需要赶时间独自去做的事的当口,拖他的后腿。虽然,他很多次地想过,“如果有雷吉斯帮忙,查起来一定更快”。

        走出两条街道后,在乞丐聚集的混乱市场前,问询了数次都被人无视或嘲讽,猎魔人愤愤地踢着躺在路中间的碎石子。虽然他并不是非得要个会套话的帮手,但有的话显然能够让他加快进度,尤其是缩短这种在超级不合作人群中,忍气吞声地与人搭话的不愉快过程。

               
        他长叹了一声,忍不住大声抱怨道。『那个失恋小公主好烦人啊!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稍微出了口气后,猎魔人回转身,快步走向几个不愿意开口的目击者,给那些不合作的混蛋们一人一个亚克西法印。

        在正午时,他终于查到了盗窃并掉包泰莫利亚送往尼弗迦德的合约文书的人,是一个伪装成罗契下属士兵的松鼠党。虽说,穿带成那个鬼样子,没有人能看出对方是个精灵,还是个秃子,又或者是个秃子精灵,但杰洛特对于罗契竟然如此大意依然有点儿恼。

        面对要求他去松鼠党聚集地取回文书的罗契,杰洛特拧着眉头。『好吧。』他应允说,『但你就不能弄个暗号或者别的什么凭证吗?你那些手下,你不可能全都面熟,你还想要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吗?』

        也许是军人高傲的本能,几个新来的不熟悉情况下属军官,看到猎魔人如此嚣张地说话,拉开剑就想要在罗契面前挣个功,却被罗契严厉地呵退了。他向那些还想要争辩什么的人举起手掌,会客大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今后会设立绝对安全的通道,这次就拜托你了,杰洛特。』

        耸耸肩,猎魔人在众人的怒视下,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可意外的是,后面的事情并不顺利,又或者说其实太过顺利。

        顺利的是,杰洛特遇到一个完全有能力,且愿意帮他拿回文书的人,不顺利的是,那个人是阿瓦拉克。

        『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你突然就提出要帮忙这种你毫无兴趣,甚至鄙视的愚蠢人类的破事,到底有什么目的?』杰洛特毫不客气地劈脸就问,言语间那种不信任充分地得到了流露。

        但阿瓦拉克无动于衷,既不愤怒,也不想解释,只是直接地说,『希里雅有急事找你。』

        『什么!』杰洛特无法克制地加大了音量,『她出什么事了?该死的,为什么你还站在这里,而不是去帮帮她?她在哪里?到底怎么了?!!』只要提到这个女儿,立刻地,原本冷静的猎魔人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她没事。嘘——冷静。』精灵抬手示意对方不要冲动,可却没什么作用。

        『什么叫没事?你不是说她有急事找我?』猎魔人恶狠狠地看向那个显然把他当成了智障的高傲家伙。

        『她没事。有麻烦的人不是她,而是你的一个诗人朋友,而她想要帮他,所以她在到处找你。』精灵挑了挑眉,摆出一副“瞧,你要是能安静听我把话说完,事情会简单不少”的得意样子。

        『丹德里恩。』杰洛特向天空丢了个白眼,把原本按到剑柄上的手收了回来,抱在胸口。『所以他在哪儿?又干了什么了?』

        『你的态度真是顺时千变啊,猎魔人。』精灵的嘴角动了动,看起来像是嘲讽。但杰洛特一点也不想和他抬杠,就差没说出“有屁快放”这种粗俗不堪的句子了。

        『哼!差不多也知道在哪儿,用不着你我也能找到。』他瞪了一眼阿瓦拉克,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后,便转身就走。

        『那个诗人并不在这个城市,而希里雅在城外的小酒馆等你。她让我来帮你尽快拿到你要的文书,好摆脱你手上的这个任务。』精灵表现得很有耐心,仿佛是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三岁幼儿,仅仅是快步跟了上去。

        『为什么不直接给我开个传送门?丹德里恩那个蠢货不会又快把自己玩死了吧!比如又得罪了某个女爵大人。』杰洛特咬牙切齿地说。这也难怪,当你一年要为这个不靠谱的朋友至少擦三次会殃及他生命的屁股时,很难没有一点儿情绪。

        『我以为你讨厌传送门。不,至少没那么急,但他似乎还是需要你的帮助。』阿瓦拉克带着典型的对人类愚蠢行为不削的表情,一边飞快地并排走着,一边等待着猎魔人的进一步询问,或者回复。

        但杰洛特不理他了,当他是一团空气,自顾自地奔跑起来。

        『我可以理解为,你很讨厌我吗?』快到达松鼠党据点的中心时,精灵再次出声。而他得到了一个不满的眼神,和“是”的答案。

        『为什么?据说你并不歧视任何种族。』精灵的眉毛抬到了一个平时不太容易出现的角度。

        『没错。』猎魔人用简单的两个字答道。

        『那你为什么总是这种态度?好像很厌烦我似的。』看着猎魔人凶狠地冲进门,砍倒了所有胆敢阻挡他的守卫,并凶残地使出一脚临空飞踢,将正要将泰莫利亚的文书投入火盆的家伙,踹得脑袋磕上了火盆的边缘。

        杰洛特将文书捡了起来,吹吹灰后塞进了贴身的衣袋里。而那个被踢翻的家伙,倒在地上时,他帽子几乎是立刻地便着了起来。看样子,就算他先前不是秃子,日后也逃不了秃的命运了。

        『你认为我对一个对我女儿有所企图的家伙应该是什么态度?』回过头,他怒视着阿瓦拉克。

        『你一定是有所误会。我一直将希里雅当作是我最……』停了一秒,精灵才说出后面的半句,『好朋友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

        猎魔人用一种看白痴的表情瞪着他。

        『解释你的反应。』精灵指了指他。

        『我在数你到底要说几个“孩子”。说到底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些什么,还有你实验室里藏着的那个情人对希里的侮辱之词。』说完这句后,无论阿瓦拉克说些什么,杰洛特都彻底地无视了他。最终,精灵只能在前方丢了一个传送门,好让猎魔人直接前往罗契那里交差。

        傍晚的时候,杰洛特来到了希里约好的酒馆里。一路上,阿瓦拉克都很客气地离他十米地跟着,并且一言不发。这让杰洛特感到了宁静和自在。之前与阿瓦拉克一起走的时候,让他无比想念独自一人的旅程。“在路上聊天打发徒步的时光,显然不是什么人都好”,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不一会儿,希里便从门外进来,拉下斗篷的帽子,坐到杰洛特的身边,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而不是担心丹德里恩安危的紧张表情。

        『看起来丹德里恩这次运气还不错,只是变得有些好笑而已。』举起酒杯,杰洛特也放松了下来。

        『咳……』希里咳嗽着笑出声来,『运气不错,也很糟。虽然不到危及生命的程度,但他为了这个问题已经开始要死要活了。』

        『这个可以忽略。他经常要死要活的。』杰洛特喝了一口,没什么良心地吐槽自己的友人。『所以说他到底惹到谁了?』

        『一个学徒女术士。』希里用“你懂原因”的眼神说,『然后他遭到了诅咒。』仿佛是又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她再次噗哧地笑起来。『现在他正哀叹着没有美女相伴的日子简直是灵感透支,活不下去。估计再过几周,或者可能是几天,他就要尝试着上吊了。』

        『他是被投掷了一个经久不散的臭弹吗?』杰洛特放声大笑起来。

        『不。更严重一点。发挥你的想象。』希里做了一个对淑女来说非常不雅的动作,暗示这位诗人的不幸遭遇。然而她完全就是一个豪放的猎魔人了,不会在意这些小礼节,而她对面的父亲显然也不会在意。

        杰洛特笑得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他经典的作死行为,经常让他的头受到威胁。但看来这次受到威胁的是他下面的头,真是适得其所。』他勉强把酒液咽了下去,『所以我得帮他去找到这个女术士,替他求情?或者帮他找到破除诅咒的方法。』

        『第二种。』希里用食指敲了敲桌面,『而且非你不可。因为那位女术士是这么说的。』她清了清喉咙,模拟起那位有些气愤的高傲女人,『你这个玩弄感情的无耻之徒,简直和你的那个令人心寒的狩魔猎人朋友臭味相投。最近的满月之日后,他还不能证明他能具有坚实不移的爱的话。你就走着瞧吧!』

        在如此表演之下,杰洛特勾起的嘴角瞬间抽了筋,『为什么扯上我……』

        『所以你想好了要向谁道歉,并表达自己坚定的爱情了?』希里眨着闪亮亮的眼睛看向他,这时候她倒是像一个喜爱八卦的女孩儿了。

        『我觉得让丹德里恩承受这次的教训也不错。至少能让人减少对他上面的头不保的担忧。』杰洛特回避地说。

        『嘿!你不能这样。虽然他是该受点教训。但说起来,听这画外之意,这个诅咒你也得要付一半的责任。而且你不会真想看到他吊死在树上的,不是吗?』他的女儿拍打了一下他的胳膊。

        『好吧,好吧。我得想想。』杰洛特无奈地答应。

        『距离月圆之日还有三天。』希里捧着杯子提醒他,『加油!』她一口饮干了杯中的酒,然后挥挥手走了出去。

        『老天啊——』杰洛特抹了一下脸,把鼻尖埋进了酒杯里。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