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小千

【巫师3】曼陀罗佳酿7(雷吉斯/杰洛特)

为了不卡在中间,车就下次吧。(借口)

===========================================

        当杰洛特做好心里准备(嗨!那是当然的,如果是普通聊天中探探口风,简单任务;如果是被问起时承认,普通任务;被要求时说出“我爱你”困难级别任务;主动告白,地狱级别的任务,好比玩一场人物死了存档也会“死”的游戏,彻底的战战兢兢),来到港口时,悲催地发现由于天气原因,最近一个航班的船已经提前在前一天晚上起航了。
        杰洛特瞬间僵持住了,他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现在回去找能给他开个通往移动中航船的传送门的人还来得及吗?他不确定。但有一个声音在他的大脑里沉稳地说,“雷吉斯没有走”。
        三步并作两步,杰洛特冲到负责售卖船票的家伙所在的小屋,甚至没有敲门就闯了进去。『最近一班船的登船记录,我要看看。』他直截了当地说,瞪圆着眼。
        那个被闯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刚想骂人的胖子,在张开嘴的瞬间看见了猎魔人背后的两把剑,还有他那仿佛野兽般散发着可怕光芒的金色竖瞳。立刻,他就将即将脱口的脏话吞了回去,『好,好。』他哆嗦着走到柜子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大帐册。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所有航班的售票情况和登船情况。
        『猎魔人,你要找谁?』他抬头小心地从眼角边看着来人的脸色,心里嘀咕着不知哪个人要倒霉了。虽然不认识,但他依然知道这个白发的狩魔猎人是谁。他是弑王者,轻而易举地就干掉拉多维德,改变整个王国局势的人。
        没理胖子,杰洛特自己指着最近航班日期下的名单从上自下逐个查看,视线在来回扫查了两次后,他终于松下一口气来。
        『有一个灰白头发的草药医生,高高瘦瘦的,斜背着一个挎包。你有看到过吗?』杰洛特转头问那个胖子。
        『有有,他昨天在前面码头上坐了大半天,来问了很多次开船的时间,但一直没有买船票。船开走的时候,他来问了下一班的日期。』为了让可怕的猎魔人尽快离开,码头售票处的管理员立马就和盘托出。虽然在心底很想知道那个和和气气的文弱医生到底惹到这猎魔人什么了,但他还想多活几年,所以很好地闭紧了嘴,只是抓紧着桌沿,目送猎魔人走出门的背影。

        日落前,杰洛特终于在一家小旅店找到了雷吉斯入住的登记,没有退房,不在屋内,也没有听说有什么病人需要出诊。
        『呼嗯。看来还是很有希望在今天找到他的。』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查看草药医师留在那里的私人物品。他的背包被带走了,但留下了大多数的药品。而具老板娘的描述,雷吉斯正午走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巨大的草编大篮子。
        『去采药了吗?』杰洛特拿起一个空瓶闻了闻,然后是下一个。一会儿过后,他确定了雷吉斯可能去的位置。那些他短缺的药剂所需要的草药,只有在傍晚的南区小山坑里才能采集到。
        『看来我一直还留着那把钥匙,是正确的。』从腰带的后兜底部掏出一把略带锈迹的黄铜钥匙,在掌心抛了抛。『看来又要从下水道走了。』他走下来,请老板娘帮找人喂一下萝卜,便走进了集市里。在几个小摊贩惊异的目光下,从广场中央的井口跳了下去。
        淌着污水,踩着各色被冲入的垃圾,杰洛特走进地下暗道中,向着水源的上流走去。渐渐地,通道中散发的异味慢慢消失,水流也开始变得清晰,当靠近光亮的通道末端时,流入的清澈山间流水甚至变得温暖。
        用曾经在下水道管理员死尸上摸到的钥匙,打开了涂布有防水油的铁栅栏门,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他来到了那个开满了各色草药花朵的山坳里。
        随着风吹草木发出的沙沙声,猎魔人又紧张了起来。不是为了前方深邃的草丛里可能隐藏着的怪物,而是为了显然已在不远处的人影。
        下意识地,杰洛特从装有各种煎药罐的装备带里摸出了一瓶,看也没看就一口灌了下去,也许只是为了稳定精神。但等药液进入喉咙的那一刻,他发现喝下去的不是白海鸥或者白蜂蜜。该死的,他咽下去整整一瓶海克娜煎药!配上他紧张兮兮犹如上战场的样子,这下更加没法看了。
        猎魔人感到了绝望,他面对狂猎时也不曾这样。
        他强迫自己用正常的姿势走近他要告白的对象,而不是绷紧着肌肉像个准备偷袭杀手。
        『嘿!杰洛特!』在他思考是不是该在附近晃一圈,好等煎药药效过去,并且草药师忙碌完的时候再去见他时,雷吉斯已经发现了他。
        交换了一个拥抱后,两人就着山石坐了下来。没有在意脚边的老鼠枯骨和不断有工蚁来回搬运进出的蚂蚁巢穴。
        『你没有走。』猎魔人用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作为开场白,却掩不住内心的喜悦。
        『噢!是的。我并没有那么着急,狄拉夫虽然看起来不是很让人放心,但其实还是个稳重的人。我只是去探望一下,所以不是非得赶那班船。』雷吉斯与杰洛特并排坐着,半转着头,在近距离看着他。
        杰洛特当然知道这一点,如果真的着急,那位高等吸血鬼完全可以化作一阵烟雾飞行几千里,而不是陪他坐在马上颠了一路。他感觉雷吉斯也很享受这种缓慢而放松的旅行过程,但却不是很肯定雷吉斯会也同样享受他所期待的那种关系,旅伴、搭档以及情人。虽然他能明白雷吉斯与他有着同样的感情,然而要成为那种彼此能长久地一同行走的人,他依旧没什么信心。就他毫无说服力的糟糕名声以及此刻这张中毒深重的脸来说,做一个“永远的爱”的告白和要求实在难以被接受。所以他张了张嘴,但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有心事。你想说什么,却有所犹豫。为什么?』吸血鬼的手落在他的背后,轻轻地顺抚着。
        杰洛特感觉浑身的毛发都直立了起来,一种冲动敲打着喉咙的门。『我是说如果,要是你找到了狄拉夫,而他的情况还好的话。你会和我一起继续旅行吗?到处看看什么的。南方王国日新月异的城镇,还有北方热情的村落,夏季的雨林,冬季的雾凇。』
        雷吉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眨着眼观察着他。『你想这样吗?』那双的手停留在了杰洛特的腰间。
        『是的。』猎魔人低下头,握紧着拳头承认了。当话说出口后,就显得没想象的那么艰难了。
        『那也是我正打算的。如果你既不反对,又不急着回陶森特的话。』腰间的手收紧了,杰洛特能感觉到传来的那份力量和饱含的深意。
        『太好了。我还担心你拒绝我。毕竟你说过打算去尼弗迦德久住。』猎魔人虽然这么说着,但表情却不像他说得那么“好”的样子,他还在疑虑。
        高等吸血鬼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酒瓶,递到他眼前,想要让他放松下来,而不是如同一只听着周围声响却在装睡的猫。
        杰洛特接过了瓶子,却没有打开。他眯着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金绿色的光芒。他盯着雷吉斯看了三秒,然后猛然吻了过去。『我爱你。』他说出口。
        下一瞬间,他就得到了热辣的回应。吸血鬼的舌尖钻入了嘴里,缠上了他的。杰洛特感觉浑身都烧了起来,只有贴上吸血鬼的身躯才能减缓它。他这么做了,并且扯开了吸血鬼领口的第一颗扣子。
        『我们会一直一直到处走,到了每年最冷的那两周,可以回陶森特享受美酒。我们会吗?』换气的时候,还剩下一丝不安的杰洛特追问。
        『当然。』吸血鬼笑着说,『我会跟你去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他保持着相拥的姿势,凑到猎魔人的耳边。他小声重复着那个具有魔力的句子。
        他们再次拥吻在一起,用凶狠的力度探索彼此的口腔。杰洛特迷恋地反复舔着雷吉斯的牙尖,贪婪地感受着它划过自己时那份颤栗的体验。
        『也许你会想去参观一下,我曾经在这里发现的好地方。』
        『是和下水道有关吗?』雷吉斯很聪明,他想起杰洛特曾经提到的“下水道有意思的地方”,也知道这个城市的下水道上段显然连接着这个山中流下的泉水。
        『噢——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脱去了长裤,雷吉斯卷起了长长的衣摆,两人赤脚走进了浅浅的山泉溪水中。远处水底的裂缝咕嘟嘟地冒着热气泡,让水面上蒸腾起一片雾气,水边盛开的曼陀罗花也散发出令人心醉的香味。
        而他们到达了的目的地处,这种缭绕的有毒的芳香烟雾更是愈发的浓郁,每一次呼吸都会体会到像是被曼陀罗酒所醉的感觉。
        杰洛特转过身,靠在一排高木桩上。水位刚好漫过了他的膝盖,到达他的大腿,温度刚好适合沐浴。而头顶上,茂盛的水生树木垂下的气根几乎可以接触到他的发丝。血液中,煎药和曼陀罗释放出的毒素共同作用,让紫黑色的血管遍布在他浑身。加上纯白色在微风中拂动的头发,黑夜中发出荧光的猫科动物才有的眼睛,以及深浅纵横的疤痕,让他看起来无比像一只怪物。如果是普通人一定会被吓坏,哪怕是好友如丹德里恩,也曾经被他喝下毒性煎药后的样子搞得紧张无比。
        但雷吉斯并不在意,甚至也同样喜爱他现在这个样子,他们看起来如此相似,两个希望在人群中愉快生活的怪物。
        『不错的温泉。』雷吉斯在木桩边一块石碑上放下了包和外套,把杰洛特递过来的剑和皮带装备们也放在了那里。
        『还有更不错的。』猎魔人将他拉近,将退下的内裤塞到他的手里。
        黑色夜幕中,在圆月月光的照耀下,高等吸血鬼的眼睛中闪过一线危险的红光。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