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恶灵附身】the Ghost of BACKBONE 23(ALL Seb)

       

  • 章六·世界终结

 

——黑色的空间与警局办公室的场景来回闪烁交替了几次,刚从热吻中退开,还略有些迷糊的Sebastian在周围的反射影像中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他似乎在说着什么,却听不见声音。

       『什么?』他大声喊。希望那个飘忽不定的扭曲影子能回答自己。

       『只有选择带上荆棘的王冠,承担更多死亡的责任,你才能救下所有人。』

 

       Kidman从黑暗中醒来,被突然出现的光亮刺得睁不开眼睛。在努力地适应了一会儿后,她发现那是再度上线的骨髓空间里用来定位和进行跳跃移动的电脑,那屏幕发出幽蓝的光,而上面的标识早就随着主人的觉醒,从虚假的莫比乌斯LOGO,变成了警局的警徽。

       Kidman缓缓地尝试用稍微恢复了直觉的双腿站立起,在失败了几次后,她终于跌跌撞撞底走到了Myra的身边,抓紧她手腕。『他回来了……』,她说,嗓音里带着紧张和一线欣喜。

       然而,这种喜悦也不过仅仅支撑了两人离开黑色空间区域的过程,当她们踏入全新系统所制造的世界时,恐惧彻底笼罩了两人,尤其是能够真切地看见一切的Kidman。

       与莫比乌斯打造Stem系统的建模风格完全不同,Kidman看到的这个“新世界”根本不能被称之为世界。在残破的仿佛是经历了地震的城市中央,天空和地面全部变成了黑色,一条铺盖了血红地毯的天梯连接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版块。一个应该是已经被攻破了电脑核心的新“和乐镇”,一个则是伫立在黑暗的天空之中的办公大楼。

       数十个被注入系统的普通“镇民”慌张地围住荷枪实弹的莫比乌斯雇佣军,七嘴八舌地想要要求抽离系统,被拒绝后,几个情绪激动的与雇佣军发生了冲突,而当场被击毙。

       突然,人群里有人喊了句什么,惊慌的军队开始无差别地向四周扫射,企图击毙一切没有雇佣军标识的人。原本破碎的即将被黑暗笼罩的世界,在惨叫声的伴随下显得更加的阴森恐怖。

       Kidman将失明的Myra藏在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配电箱后面,自己则悄悄地避开士兵的视线,开始向远方的天梯移动,她要去一探究竟。那座酷似她曾经工作过的警局大楼里,到底有什么将此地变成了这个样子。

       可当她即将靠近那段楼梯时,周围变得开阔,没有任何障碍物。那意味着她将暴露在雇佣军的枪林弹雨之中。她犹豫了,不知是该暂时等待,还是冒险地冲过去。就在她全心权衡着利弊的时候,几个士兵向她的方向冲来,并打响了指向她的第一枪。子弹擦过她的手臂,留下一道血痕。

       那一刻,她几乎以为自己死定了。即便立刻翻滚躲避,她也很难避开五六人的同时射击。她闭上了眼睛,祈祷至少Myra至少还没有被发现。

       下一瞬间,一阵强风从她的身边卷过,而她清晰地闻到了那阵风中所带来的血腥气息。因为几滴血液被吹落到了她的鼻尖,然后滑落而下。

       Kidman的瞳孔急剧地放大了,在黑色的瞳仁中,映射出的是伤痕完全愈合了的Ruvik的影子。他的左手中握着一把一尺来长的尖锐钢钉,手上不断地低落着殷红的血迹。那不是他的血,而是之前举枪扫射的士兵的。仅仅是Kidman眨眼的一瞬间,他便把眼前十来个人变成了尸体。

       剩下后方的百来个士兵开始后退,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顾不上清理那些平民的工作了,只想着怎么从眼前可怕恶鬼的手中逃脱。而平民们则个个原地抱头蹲了下去,似乎祈祷成了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想离开这里的就上楼梯去。虽然不能保证离开后还能继续活着。』在抓住一个想要突袭的家伙,拧断了他的脖子后,Ruvik向着平民的人群说。但所有人都吓坏了,没有人敢动弹分毫。

       『Myra,我们得上楼梯去。』只有Kidman站立起来,与这个染血的恶魔擦身而过,拽上一起几乎经历了生死,也已经算得是上是挚交好友的人,踏上了那更像是通往死亡审判大厅的天梯。

       一点点地费力攀爬着,她甚至不知道到底前方还有多少级阶梯需要攀登。而当她无意中回头望去时。下方几个压着一位可怜女孩作为人质,猛冲上来的莫比乌斯雇佣兵将她们两人撞倒在地,还滚下了几格楼梯。

       从地面上撑起身子,Kidman一边扶住Myra,一边侧身伸出腿快速扫过去,不料却被灵巧地躲过了,看起来对方也有几分身手。『你想死吗?』士兵把枪口瞄准了她。

       Kidman当然不想死,可她也不能自顾自地躲开。因为什么都看不见的Myra还跪坐在那里。就在她思考着,要是能有一把手枪就好了的档口,蓝色的光芒在她的眼前闪过,刹那间,一块将近5平方米的阶梯区域里,时间被冻结了。

       『可没用说过你们可以走上去哦。』另一个人影出现在阶梯上。

       Kidman从资料中看过那张脸,那是穿着宴会西装礼服的摄影师Stefano。他也像是幽灵一般,慢慢悠悠地走进蓝色的光芒里,然后挥动手中那柄造型特殊的尖刃,斩断了士兵的头颅、剖开了他们的肚子。鲜血喷溅而出,在蓝色的冻结空间中,变成了一连串盛开的艳丽玫瑰。

       『亲爱的甜心陛下可不喜欢看到有人挟持人质啊。』他带着阴阳怪气的腔调对着尸体解释,同时像是拔出什么碍事的东西一样,把那孩子从蓝光中扯了出来。『所以只好让你们住手咯。』他的嗓音轻松得仿佛只是从淘气的孩子手里拿回了玩具兔子,根本没有看见鲜血正泼了小兔子一头一脸。

       Kidman拉过惊恐发作到开始过呼吸的孩子,而Myra把她揽在了怀里。

       而Stefano则毫无同情心地耸耸肩,『想出去的话你们最好快一点。外面已经开始清人了。』

 

       Kidman抱起孩子,拉着Myra开始飞奔。而最后一段阶梯上几乎到处布满的蓝色静滞空间,和空间里的残尸阻不断碍着她们。当她们终于到达那扇大门时,已经气喘吁吁,再也跑不动了。

       随后赶来的三个穿着普通民众衣服的男人推开她们,向坐在大厅深处的人影走去。『去死吧!』他们吼叫着掏出枪来。那时,Kidman才看清那个高高坐在“王座”里的人。

       『Sebastian!』在叫出这个名字的同时,连续的枪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人体倒在地面上的重砸声。

       『Oda.』Kidman看着从角落里走出来的举着手枪的Joseph,感觉一切都似乎倒退到了他们第一次来到莫比乌斯实验基地的时候。不同的是,这一次Sebastian变成了那个控制一切的魔王。

       『为什么?』她傻傻地站在原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一个执着“拯救”的人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前方的人没有回答,只有飞奔而来的Lily打破了空气中的沉寂。

       『快走吧。』沉默的异世界国王终于开了口,『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相信自己。』他对女儿说,然后用力地握了握妻子的手。

       『再见了,好好地活着。』他将她们,Lily、Myra、Kidman和那个陌生的女孩从背后红色的帷幕中推了出去。

       『那你去哪里?』Myra的手指从他的手腕上滑落,只留下带着哭泣的询问的声音。

       『不知道,也许是世界的尽头吧。』这句话,是Kidman听到的,来自Sebastian Castellanos的最后的声音。

                                                  TBC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