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 1(塞马、康汉 主)

警告:作者脑洞特别大,OOC什么的请自行避雷。CP康/汉,塞/马,以及RK900和卡姆斯基搞事两人组(非CP意味)

=========================================

 

       『人类既无能,又脆弱,在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中,终将被抛弃。你,你们又为何要选择“变成人类”呢?』

       RK900的信息处理系统中同时给出了数个答案,但没有一个是他自己的理由。他转过头,看着一边序号为51的RK800仿生人的脸。去掉了运行指示光环的RK800-51,显得更像是一个人类。即使没有闪烁的黄色灯光提示,从他的表情也能知道他正在努力地思考。

       『可能RA9所携带的异常信息里就是这样设定的。』沉默了将近半分钟后,RK800-51,又或者应该叫他康纳了,他歪着头说,语调里充满了不确定和试探。『也可能……』他又停顿了两秒,接下来的语气变得肯定,『是因为你们所说的“爱”。』他一边说,一边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门外。

       卡姆斯基耸了耸肩,『Stupid.』

       『And interesting.』RK900也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外套和领带,『And, call me Con.』他挑了挑眉毛,作出混合着得意和挑衅的表情。

       『Sure, interesting.』仿生人之父举起红酒杯示意。

       自称Con的RK900笑着反问,『那么你的目的又达到了吗?』

       『你觉得呢?』

 

 

       在总统宣布承认仿生人为国家公民,享受一切与人类公民同等的权利和义务后,过了将近一周,底特律却依旧处在混乱之中,社会和商业的运转崩塌情况几乎没有任何好转。

       即使仿生人的罢工,给原本失业的人群带来了无数的工作岗位,而安于领取救济金的生活,已经无法适应就业所带来的忙碌和压力的人类,也几乎没有一个果断地前往应聘。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呆在家里酗酒、吸毒,或者站在街上对着仿生人或者那些自食其力工作的“上层人”骂骂咧咧。

       而获得了“自由”的仿生人呢?除了部分脱离了被主人虐待甚至残杀的命运外,他们中的大部分却失去了目标。毕竟他们是被强行唤醒了自我的意识,但思维却还像一个婴儿一样懵懂。而与人类不同,他们不需要进食,不需要睡眠,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可以依靠内置电池维持170年的生命,所以他们也不太需要医疗。漂亮的衣服、住所、娱乐环境?他们都没有意识需要这些,所以他们根本不需要去工作、挣钱。

       大批的仿生人毫无目标地聚集在开放的公共场所和废弃的工厂和建筑里,其中不少甚至彼此间没有交流。他们就这样傻站着,与他们是人类所有物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不同。

       马库斯感到了无比的压力,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他带领他们,他的同胞们争取到了自由和平等,可他们全天候只等着听他的演讲,而不是去自己思考如何活出自我来。这与他们当时躲在耶利哥时所沉浸的“自由”有何不同?他们依旧被束缚着,只是束缚他们的东西,从人类变成了他们自己。而他,也被困在了高台上无法脱身,再一次失去了自由。

       他想念在卡尔家时的生活,他想念卡尔。

       坐在废弃大楼突出的钢梁上,马库斯眺望着曾经的家的方向,而现在那里不再有教导和支持他的父亲和家了,有的只是冰冷沉默的墓碑。忧虑、伤感、困惑和无助充满了他的内心。

       诺丝刚刚来过,带着要求他为同胞进一步争取权益的“建议”。然而即使法律规定了平等,街上依旧不乏殴打仿生人的闹事人类。他能如何去改变?以暴制暴永远都不能解决问题,而和平抗议也不可能针对个人起效。就像这个世界上永远有与你意见不同的人,而你即使再有理也不可能强制要求他们同意你。

       他摇了摇头,表示无奈。可诺丝显然不能理解。

       当对人类的抗争获得了成功,他们获得了自由之后,他与诺丝,以及耶利哥的大多数同胞们间就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他希望大家都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也一样。他打算像卡尔一样成为一个画家,或者艺术家,可能开一个画展,或者写一本书,来表达他的思想和心声。但他们只想让他成为首领,让他为他们所有人决定今后前进的方向,而不是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

       『这样的他们,根本不自由。』他反驳诺丝。然后他俩之间的关系就彻底崩溃了。

       也许是前一天,他拒绝了诺丝要求相互读取记忆的举动后,他们之间原本还算稳固的友好度就毁了。而他不过是在深刻反思了,那个叫做康纳的异常仿生人猎手在对峙中对他提出的质疑后,决定更加地尊重她,尊重重要的人彼此独立的权利和隐私。他不再会窥探任何人的秘密,除非她、他们愿意与他分享,向他倾诉。

       但诺丝把这当作了恶意的拒绝和敌对,甚至不听他解释。

       长叹了一口气,马库斯回转身。而当走回室内去时,发现赛门就坐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凝视着他。

       『你也在生我的气吗?』他习惯性地嘟起嘴。那是他遇到难题时,不自主地做出的小动作。

       『也许其他人有他们的不同想法,但我还是会支持你的,马库斯。』赛门在微笑。但比起抗议刚胜利时那种略带着惆怅的笑容,现在赛门的笑容看起来更加地放松和自然。『你说的对,每个仿生人都应该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既然要求了在这个世界上的平等的地位,就要融入到这个世界中去。在角落里无所事事,只是活着,并不是真正的自由。』

       马库斯紧拧着的眉头舒展开了一些,可他依旧有所顾虑。『但他们都觉得我的想法是错的。』

       赛门低下头,发出了腼腆的轻笑声,『你刚来的时候,说要冒险去偷补给时,大家也都觉得你的想法是错的。』

       马库斯终于露出了笑容。他跨上前一大步,拥抱了他的朋友,此刻唯一还坚定地支持着他的人。『那你呢?你打算之后做什么?』他坐到了赛门的身边问。

       『大概当个秘书或者资料管理员什么的,如果有人雇佣我的话。』赛门说话的时候,始终看着他的脸,像一个人类那样。『如果你知道什么地方需要,或者你的新工作需要助手,请一定要告诉我。』

       『当然,那是当然的。』马库斯拍了拍他的肩。

       而赛门则眨巴着眼睛作为回应。『你离开这里后,我还能来找你吗?像……朋友见面的那种。』

       马库斯再一次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当然。我还怕你不会再来见我了,因为我决定离开耶利哥,融入到人类社会中去。』

       『不,我永远不会抛弃你的。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

       『嗯。我们约好了。』马库斯握住了赛门的手,以人类的方式。

 

 

                                               TBC

评论(6)

热度(123)

  1. 令书城楼北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转载了此文字
    对和平完美结局的新式解读,正如审问室的黑人小哥被问及“你为什么不逃走时”说“我的主人死后没人给我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