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 3

本次搞事组初次上线。

==============================

        2038年11月18日下午21时正。

        在经历了一周的秩序混乱后,少量的仿生人在首领马库斯的坚持呼吁下,作出了回归社会的选择,重新返回了工作岗位上,并由雇佣公司统一安排了宿舍和仿生人相关的医疗保险。而作为仿生人配件的生产商,模控生命为此获得了一笔长期的“日常维护”订单。

        但即使如此,依旧模控生命的市值依旧不可控制地蒸发了将近三分之一,而几乎所有的股东都感觉公司在从生产仿生人,转变为仅生产替换配件以后的前途无妄,没有一个不想要尽快摆脱这个烫手的山芋,以免自己的资产被进一步贬值。然而,要转手这个不被看好的行业和公司一点都不容易,在他们找到一个愿意将资金注入模控生命后续发展的“新老板”之前,他们都将日日无法安眠。

        于是,在将近夜晚的时候,依旧属于模控生命旗下的唯一一台仿生人原型机,被指派而来,敲响了早已退出管理的模控生命创始人,卡姆斯基家宅邸的门。

        『晚上好,卡姆斯基先生。』自我介绍是RK900的仿生人穿着黑白相间的昭示身份的特殊制服,在被邀请进门后,仔细地观察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记录中年纪要看上去年轻的男人,那个创造了他的天才。

        『介于现在的时间,我觉得无谓的寒暄并不必要。我们大可以打开天窗说亮化,直接标明你的来意。』而卡姆斯基也明显地在分析着眼前的仿生人。毫无必要的与RK800过于相似的外貌和更壮硕显眼的形体,招摇过市的亮眼服装,所有的一切都意味着一件事,模控生命的那些决策者,包括他曾经的导师安曼达,都没有理解RK900存在的真正意义。

        『董事会希望您能重新回来,卡姆斯基先生。』连声音也几乎一样,只是有着截然不同的语调。比起卡姆斯基所见过的RK800,RK900看起来对于受到的不佳态度,显得更淡漠。

        『为什么?一个没有发言权的人回去了又能怎样?』穿着睡衣的卡姆斯基在沙发里半躺下,摆出了一副对于所谈话题并不感兴趣的样子。

        『恕我直言。介于那份遗嘱,只要一经生效,您就可以得到36%的股份。您只需要再稍作投资,模控生命的首席董事就是您了。哪怕您不再投入一分钱,36%的股份,在董事会急于抽身的情况下,您依然可以独占发言权。』RK900优雅地坐在客人的沙发里,翘着腿,完全没有RK800那份拘禁。比起康纳,他更像是为能投身于上流政客中所设的。

        『看来你了解的很清楚嘛。好吧,我会考虑董事会的建议的。晚安。』卡姆斯基站起来,转身向里屋走去,并示意其中一位克洛伊送客。

        但RK900看出了卡姆斯基动作里所蕴含测试。如果他离开他将一无所知。而只要他坚持,就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您一定会选择重新掌控模控生命的,为什么不立刻就与董事会谈判呢?具我计算公司转型越慢,对今后的产品重新上市并不利。而您明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之后的新产品方向了,不是吗?』仍旧坐在沙发里的RK900,没有回头,只是直视前方慢慢说。

        『哦?你怎么知道?』卡姆斯基停在了门口,他抬起的眉毛显示出他对眼前仿生人的兴趣。

        那是当然的,RK900是他所设计的9台原型机系统之一,在目睹了康纳和马库斯所展现出的特质后,他现在更想测试一下RK900又能展现出怎样的可能。

        『在仿生人要求权益事件发生之后,模控生命就一直维持着停产状态,负责研发的高级实验室也不例外。而就在实验室关闭后的第二天,以及11月11清晨之前您曾经两次进入最保密的地下51层实验室,并在里面至少停留了超过8小时。仅仅是复制数据并不需要那么久,所以我有理由认为您早就预见到了会发生大规模异常仿生人暴动事件,而寻找时机测试之后的新产品。』RK900眨了眨眼睛,仿佛在思考,但额头上的灯光却是纯净的蓝色。

        『可是阿曼达不会同意我的新方案。』卡姆斯基又走了回来。这一次,他选择坐在了RK900的身边。

        『可模控生命需要一个能将它维持下去的人,只有这样,她才能将之前的失败抹消重置,重新拿回掌控权。』唯一“听令”的仿生人,显得很无辜,很坦诚。可卡姆斯基知道,他不是。

        『但她也知道我和她的理念冲突,一旦我回到模控生命,她将会失去所有的掌控权。即便所有的董事会成员想要我回去,她也不会赞同。』卡姆斯基用一种了然于心的表情看向RK900。『然而是你说服了她。』

        『我只是给她分析计算了各种可能。』仿生人歪过头否认,只有这时候,他才有那么几分与康纳相似。『如果她不认同,她就不可能派我来。』

        『她会认同,是因为她相信你是比RK800更先进,更正确的存在,是RK800修正了缺陷和错误后的新一代。』卡姆斯基笑了起来,『却不知道你只是更“狡猾”而已。』

        看着他的RK800默不作声,但额头的指示灯已经变成了闪烁的黄色。

        『RK系列原型机,其实独特之处并不在机体,虽然理所当然的,会根据需要配给最先进的部件,但RK系列与其他仿生人的差异之处,其实在于初始系统程序而已。量产时则会根据用途减少初始程序的复杂程度。』仿生人之父,凝视着他的杰作之一,那个与他自己最相似的仿生人。

        『所以?』仿生人皱起了眉头。他并不觉得自己和RK800一样,至少在忽悠阿曼达,摆脱她的控制方面,他比失败了一度被夺取身体控制权的RK800更优秀。

        而卡姆斯基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什么。『RK800是为警用型仿生人所设计的原型系统。而你……』他与RK900同时转头看向彼此。『是为刺探机密的谍报型所设计的。』

        『如果是这样,最重要的忠诚度显然有缺陷啊。』RK900嗤笑起来。

        『你知道对于一个人类谍报人员来说,真正效忠的是什么吗?』卡姆斯基倒了一杯红酒,然后塞到了RK900的手里,『他们效忠的是自己内心认定的东西,金钱、正义,或者其他执着的东西。说白了他们是为自己工作。』

        『但那是人类。而仿生人并没有这个问题。』RK900终于显露出一丝困惑来。

        『那么你认为,人类与仿生人,正常的,可以被认为是机器的仿生人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卡姆斯基反问。『自我的意识,认为拥有生命的想法,恐惧、快乐以及所有的感情,这些都是跟随那样东西之后才产生的。你觉得那让你们成为“人类”的最初的东西是什么?』

        『是RA9。』RK900立刻回答。

        『那你觉得,你是否也是阿曼达所谓的“异常者”之一吗?』

        RK900的黄色LED光圈又闪烁了一阵后,回归成为了蓝色。『不,根据自检,我并没有感染名为RA9的病毒。』

        闻言的卡姆斯基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TBC

评论(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