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 4(康汉、赛马)

       2038年11月19日,下午14时25分。

       汉克终于从长时间驻扎医院,被各种摆弄、测试的烦躁中解脱出来。穿上康纳替他拿来的替换衣服,坐上出租车,带着仿佛是人形护卫犬一样的仿生人,来到警局。一则是为了给康纳找个正式的岗位,另外也是为了向队里打个招呼,毕竟他在那最混乱的一夜中失踪,杳无音信了一周多,再下去,不要说工作,可能连身份都会被注销。

       『真是麻烦啊。』他抱怨着,在门口警卫的惊讶注视下走进去,直直地闯入福勒警长的办公室。『我卷入了一场倒霉的事故,脑袋上被钻了个洞,断了2根肋骨,还有一节脊椎,不得不住了医院。我需要再休息至少一周。』他把一叠医院报告甩在桌子上。

       福勒带着一丝怀疑看看眼前中气十足的汉克,又看看报告上的内容。『可是出院报告显示,你已经完全正常了。』

       『FUCK!』脾气照常爆炸的汉克,立刻不给情面地甩出了一句习惯性的脏话,『我也把你从楼顶上丢下来试试?那时候我都以为自己肯定嗝屁了。』

       话音刚落,尾随而入的康纳立刻显出了自责的模样。『我很抱歉……』他低下头,仿佛是一条被踢了的狗。

       『闭嘴康纳,我不是跟你说。』汉克转头又骂了一句,语调却几近温柔。

       『可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局里的老弱病残,连档案室几年没移动过屁股的家伙也出门维持秩序了。依照你现在的情况,我不可能批准你病假。』福勒警长指了指玻璃门外一团混乱的办公区域。

       『所以除非我死了,就算从十层的顶楼摔下来也不能多休息几天是吗?!』汉克龇着牙冲上司怒吼。

       『好吧,好吧。』福勒抬起双手,『这样如何。我会给你安排最轻松的任务,不需要去任何可能发生冲突的现场,也不会有恶心的凶杀尸体。就帮忙收集信息,询问相关人员,找找人什么的。你能使用警车,还有这家伙帮忙,应该不会很辛苦。』他用大拇指指了指汉克身后的康纳。

       『这么说他算是正式聘用了?』汉克将眼神转向康纳示意。

       『是的,现在正是缺人手的时候,所以直接跳过实习期了。恭喜你被安德森奴役,年轻人。』福勒站起身,与康纳握了一次手,并用眼神和口型示意他即将获得的搭档的不讲理程度。而下一刻,他便又冲着两人不耐烦地摆摆手。『现在你们可以去工作了』

       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汉克拽着康纳走出了警长的独立办公室。

       指尖在电脑触屏上划过,一个个乱七八糟的案子逐个地跳出来。开始头疼的汉克有点恼了。『已经够乱了,怎么还有那么多人离家出走?为了篱笆门开的方向产生邻里纠纷,可笑!就没有点有价值的事吗?』

       在他的拳头即将砸到桌面上以示愤慨的时候,从背后贴近他耳边的脑袋打断了他的动作。

       在感觉到正碎碎念着的汉克突然停下的异常后,康纳猛然抬起头。而眼前的景象让他立刻亮起了红灯。他不喜欢有人贴着他的副队长那么近,尤其是还张着一张与他几近相似的脸,并且目测还比更他高大、更具有控制力和侵袭性的时候。介于他还没有配枪,所以他立刻就反射性地拿起桌上的一个笔筒,打算向汉克身后的那个脑袋投掷过去。

       『嘿!嘿!Easy!』幸好随后出现的卡姆斯基及时阻止了他。

       而汉克显然被吓到了,开始大声叫骂道,『What FUCK!这一模一样的脸是怎么回事?』

       康纳猜他一定是想起了RK800 313 248 317-60那个冒牌的混蛋,毕竟被人欺骗了之后,又用枪挟持了一路,谁都会有这样的排斥反应。但至少这次的这个体型完全不一样,衣服也不同。汉克不会再弄错,也不会再次用枪指着他们,玩那个答错了就要死的二选一游戏。

       与康纳预料的一样,汉克显得很生气,他用“杀了你”的眼神瞪视着卡姆斯基和那个高大的“冒牌货”。

       『我们只是来请你们帮一点小忙。』然而卡姆斯基却表现得一点也不在意眼前人的敌对。『我们需要找一个人,仿生人,这事关于一项重要的遗嘱。』

       『对不起!你也看到我们这里现在很忙!』汉克断然地拒绝了他。而康纳在心中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但世事总是难料,这时候福勒又带着一脸“政治任务”的狗屎官方表情,从他那个玻璃小房子里走了出来,冲汉克勾了勾手指。于是理所当然的,一群人又像一堆小鸭子一样呼啦啦地挤进了警长办公室。

       『这帮助模控生命和卡姆斯基先生寻找另一位遗产继承人是总统指示的任务。』福勒开口就提到了总统。

       『那为什么不找FBI?』汉克双手抱胸以是不服。

       『因为那位继承人是一个仿生人,总统和卡姆斯基先生都觉得一直负责仿生人相关案件的你,是最合适的人选。』福勒试图耐心地进行劝说,但得到了汉克的一句“狗屁”作为反驳。

       『如果你们能帮这个忙,马库斯·曼费德先生将继承他的父亲卡尔·曼费德先生留给他的,至少5000万的遗产。虽然他们流着不同颜色的血液。』站在一边的RK900,适时地开口说。『我想,失去了5000万,对谁来说都挺遗憾的。而且作为平权后的第一个继承人类遗产的仿生人,这笔遗产就不仅仅代表了钱的价值。不是吗?』

       汉克这回没有回嘴,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代表了模控生命股东利益的仿生人。

       『另外,卡尔·曼费德先生的另一个继承人是个嗜好红冰的败家子。如果马库斯先生不能继承这笔遗产的话,恐怕那些卡尔·曼费德先生曾经的心血都会变成红色的粉末,付之东流了。』RK900眨了眨眼睛,做出了诚恳的补充说明。很明显的,他已经很好地掌握了汉克的心态,只要提到红冰,他就绝对不可能不管。

       『该死的!把所有相关的资料都发给我。』汉克骂了一句后,垂着双手走向门口,几步后又转身停下了,指着跟在身后的康纳,『哦,不,发给他!』他撇撇头,直径走向办公桌去拿警车钥匙。

       之后的八小时,他们一直开车在底特律的各个仿生人聚集地转,非但没有得到关于马库斯离开耶利哥团体后的任何消息,然而碰了一鼻子灰。尤其是康纳,简直是收货了无数的敌意。

       汉克很想知道,当康纳当时在证物库找寻到耶利哥地址的线索并离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看起来并不仅仅是向模控生命上层汇报了具体地址那么简单。他还记得当他在夜晚的楼顶上再次看见康纳后,对方那冷漠到仿佛是又重新回归成为一个机器的表情,以及当自己为阻止他而争吵时,他所作出的举动。

       但即使他无数次地想要询问,脑海中盘旋着的康纳痛哭的样子都一直让他无法开口。

       那是一道伤。

       也许汉克身上的那些能够在医疗的帮助下快速、神奇地痊愈,但他恐怕康纳心里的伤并没有那么简单地能够恢复。

       『也许我们应该像是找一个“人类”一样思考,从马库斯的过去中寻找线索。』他将围巾解下来,强硬地带到了康纳的脖子上,然后重新启动了车子。『他曾经是著名画家、艺术家的管家、儿子。但那个宅邸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回去了,他该去哪里?如何谋生?』他开口向康纳解释和分析,『假设他除了家务工作,还会些艺术的话。第一,卖画。但现在底特律这情况,这基本赚不到钱。第二,唱歌。在新闻录像里我们都能看到他歌唱的样子,唱得很不错。而在酒吧当个歌手,是个不错的选择。』

       康纳像是个仰慕前辈的新进警员一样,扑扇着眼睛看着汉克。

       而老警官也越发得意起来。『底特律注册的酒吧有386所,其中每天都有歌手表演的有124家,目前还照常营业的是71家。所有酒吧的新雇佣人员必须登记,虽然我暂时还无法调阅具体登记资料,但是这一周以来有雇佣新歌手的酒吧就只有10家。』他拿起可乐瓶大饮了一口,打了个嗝。『就我们调查所知,马库斯是和一名名叫赛门的型号为PL600的仿生人一起离开的。那么很可能他们会一起工作。你觉得就这个型号所掌握的基础功能来说,在酒吧里他能胜任什么职位?』

       『PL600是陪伴型家政型仿生人,在酒吧的话,一般是服务员,或者也可以是调酒师。』康纳回答道。

       『所以既雇佣了新的歌手,又雇佣了新的服务员或调酒师的酒吧,就是我们的目标。现在缩小到了7家。然后,其中有5家位于当前人类和仿生人频繁冲突的街区,另外2家位于高端社区的局势则比较平和,仿生人在那里更容易被接受。』

       『所以我们现在只需要先去这两家看看。』康纳歪着头,几乎把鼻尖蹭到了汉克的脸上,『我现在知道你过去为什么那么快就成为了副警长了。』

       『哼!没想到塑料混蛋的马屁也挺厉害啊。』汉克笑着骂道。

                                                   TBC

 

=========================================

所以,其实我想问有没有华生发现了盲点?

评论(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