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老农(兔子小千)

专业在冰冻区产量,脑洞奇葩,如同黑洞。

【底特律:化生为人】侵蚀/蜕变 5(康汉、赛马)

本次更新含RK900单方面耍老汉。

==============================

2038年11月22日,上午10时30分。

       介于汉克和康纳快速为卡姆斯基、模控生命股东大会,甚至是总统解决了难题,于是他们进一步被指定为政府的代表人,来见证这场遗产宣读和继承签字仪式。

       老实说汉克完全不知道这事儿怎么会扯上了总统的,即便继承人是个仿生人,而总统承认了仿生人的公民权利。这就好比一个巡警立了功,正巧被媒体炒得大热,全联邦皆知。为了应付底层民众的诉请,国土安全部的负责人让警局总署给他颁了个奖章,并在公开的场合上提到了此时,并对当事人进行口头的赞扬。那又如何?反正国土安全部负责人肯定不会派人去出席当事人的家庭晚餐就是了。但他现在却不得不因为“总统的要求”而坐在这张椅子上,几度想要起身离开。

       倒不是说他不愿意做这场见证,毕竟这让他今日早晨不必早起,中午还有模控生命公司安排的大餐可吃。但现在……他为刚才路上不听康纳劝告喝了一大杯汽水而感到后悔。

       虽然他听说过咖啡有利尿的效果,但他这才礼节性地喝了两口,就急不可待地需要去洗手间解决问题,也未免有些太快了。现在距离他喝下那杯汽水半小时还不到。

       他猜从高空坠落还是给他带来了一点后遗症,他现在简直就是一下水道管子,上面倒下去,不论是汽水,还是汉堡,不一会儿就到了底。汉克翻了个白眼,感谢医生至少没让他在肚子上挂个屎尿袋子。但他真的憋得慌了,为什么监狱搞个视频通讯要等那么多时间?

       他很生气,一切都是因为红冰。因为红冰,老艺术家的亲儿子才会堕落至此,甚至不惜一切篡改、伪造遗嘱,就为了赶快拿到钱买毒品。现在一切被曝光,这个混账儿子终于被请去吃牢饭,而不是拿着原本给他的三分之一财产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人还没有来吗?』在等了五分钟后,汉克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起来,『那很抱歉,我得稍微离开一会儿。』在主办律师明显的充满质疑和不认可的目光下,他离开座位。『反正这小子在这里坐着,他见证也一样。』他指了指康纳后,头也不回地直奔厕所而去。

       在汉克离开了大约一分钟,桌上的投影式屏幕里就出现了另一个当事人,还在押的李奥·曼费德的脸。他显然很愤怒,不受控制地大叫着“为什么我父亲的钱要给不相干的人”之类的,然后被狱警按在了椅子里。

       但显然已经经历了很多类似情况的律师对这种情况毫不在意,他咳嗽了一下,不顾屏幕里的叫嚷开始说话。『现在,三位当事人——卡尔·曼费德先生的两位继承人和一位受赠人,已经全部到场,我下面将当众宣读卡尔·曼费德先生的遗嘱,并播放他最后留给三位的影像。请到场的见证人作为见证。』

       他从一个红色牛皮纸信封里,拿出了一份遗嘱,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开始大声朗读。

       『我,卡尔·曼费德,将我所有的存款以及位于纽约、华盛顿的三处房产全部留给我的长子李奥·曼费德;将底特律的宅邸和工作室、工作室里尚未售出的作品,以及以工作室为名义,与他人合作的项目,包括合同、股份在内的所有产权和使用权,全部留给我的养子,马库斯·曼费德。而我在模控生命的36%的股份,将赠与曾经帮助了我很多的老朋友,以利亚·卡姆斯基。』

       在李奥的叫骂声中,马库斯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在桌子下面紧紧地抓着陪他前来的赛门的手,仿佛那是他此刻仅存的东西了。

       而随着视频被播放,卡尔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面罩,虚弱的脸出现在了另一个屏幕上。

       『当天警方接警后赶到后,将曼费德先生快速送达了州立医院进行抢救。』律师直接跳过了警察武断枪击马库斯的内容,以免尴尬。『然而,曼费德先生依旧因为大面积心梗无法恢复,于3日后与世长辞。』

       屏幕上,卡尔颤颤巍巍地艰难开口,每说一句话,在氧气面罩上便会出现一团白色的雾气,随即地又快速消失,就像他的生命。

       『以利亚老朋友,谢谢你,感谢你一直以来给我的帮助。拿着那些股份,相信你能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李奥,我不能再帮你了。希望你能抛弃过去那些不好的东西,抛弃那些让你失去理智的东西,好好地生活。除了钱,我的确没有给过你什么。但我爱你,孩子。我很抱歉!』

       『还有马库斯,我的儿子,我不能再教你什么了,但我相信你也不需要我再教你什么了。希望工作室会对你有用,我猜你会喜欢它。』

       『我永远爱你们。』他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合上眼睛。

       马库斯在视频被打开后,早就已经在哭了,而李奥也突然变得沉默不语,只有卡姆斯基还保持着微笑,在这种时候却显得有几分欠揍。

 

       而汉克出门后转了一大圈才找到了洗手间。当他解开裤子开始“放水”后,一阵鞋底敲击的哒哒声由远及近,最后停留在了他的身侧,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了从边上扎来的刺人视线。

       是那个看起来就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仿生人之父带来的,更加不知道在打算些什么的仿生人RK900。

       『你的脑子是有什么问题?』汉克大叫着想要给这个正大光明窥视他解手的塑料混蛋一拳,但介于他还没提上裤子而不得不放弃。

       『我很正常。』仿生人挑了挑一边的眉毛,凝视着老警探急急忙忙地把东西收进内裤里,一边说,『看起来你也不错。』

       『FUCK YOU!』汉克骂道,『仿生人为什么要来厕所!!』

       『自从仿生人平权法案生效后,就没有什么公共场合是禁止仿生人进入的了。』RK900对着正努力拉上裤子大门的汉克眨了眨右眼,作出一个俏皮的表情。

       『老天!别用那张脸做这么恶心的表情!』逃窜至洗手台的汉克还是不忘怼回去。

       『可是在RK800的记忆库里,明明记载着你很喜欢他做这个表情。』与康纳几乎一样的声音拉着长调说。

       汉克感觉自己的脖子都要僵直了,他一点点地像是个卡壳的机器一样回过头来瞪着眼前的这个仿生人。『What hell!你们还看别人的记忆?!』

       『RK800曾经给模控生命的数据库上传了他的记忆数据,而之前不久,模控生命授权我读取了这些数据。』

       刚踏出一步的汉克踩到了自己洗手甩出的水渍上,猛地一个踉跄。

       『你为什么那么紧张?』那个仿生人像是鬼魅一样又转到了汉克的身后,把嘴贴近警探的耳后,轻声说,『还是有什么怕被人知道的记忆?』

       下一刻,汉克愤怒地用力推了他一把,『你不是康纳,别给我来这套!』

       『好吧。』RK900乖巧地举起手。『我只是想要显得友好一些而已。』

       然而汉克没有理他,直接转身离开了。

       RK900的指示灯变成黄色闪了闪。他在分析人类有趣的情感和行为方式,这让他在工作之暇感到愉快,就像RK800喜欢抛硬币一样。

 

                                                                      TBC

评论(5)

热度(110)